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表示,目前有近50個國家與170家電訊公司加入了美國領導的「乾淨網絡」,這些國家的5G網絡建設只使用可靠供應商,而不使用「華為」等中國公司提供的設備和技術。

《美國之音》報道,蓬佩奧說:「為了美國和整個世界的利益,在召集志同道合的國家結成聯盟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功。近50個淨網國家中,包括30個北約盟國中的27個,37個經合組織成員國中的31個,27個歐盟成員國中的26個,與12個波羅的海、亞得里亞海和黑海沿岸國家中的11個,幾乎佔世界總產值的三分之二;170家電訊公司行列中,涵蓋了領先全球的許多公司」。

七月二十三日,蓬佩奧曾發表主題為「共產中國和自由世界的未來」的演講,他堅定的承諾,要與中國人民一起,與愛好自由、志同道合的國家一起,擊潰中共的極權暴政。打擊中共,不只關乎信仰與理念的國際正義,是一場貿易戰、經濟戰與軍事戰,更是科技戰與資訊戰,「乾淨網絡」防止中共滲透,形成安全堡壘,更顯迫切而重要。

中共早期即在國內利用「長城防火牆」控制民眾訪問國際互聯網,並大量使用數據驅動技術以監測、控制和審查中國民眾。此後,中共再以全方位的監視系統「金盾工程」、開發攔截信息軟件,包括「人臉識別」與「步態識別」等系統,對民眾的監控逐步升級。

位於德國柏林的智囊「墨卡託基金會」中國問題研究所(MERICS)分析師麗貝卡‧阿切薩蒂(Rebecca Arcesati)說:中共一直在許多發展中國家積極推廣其互聯網和網絡治理手冊,最近一次是利用數字絲綢之路沿線的5G連接和智慧城市項目」。《金融時報》也報道,塞爾維亞是簽署了中共的智慧城市配套項目的國家之一,包括由海康威視(Hikvision)提供的監控錄像頭,海康威視是一家因涉嫌侵犯新疆人權而被美國列入黑名單的公司。

十月初,《華爾街日報》發表了一篇哈德遜學院(Hudson Institute)研究員克勞迪婭‧羅塞特(Claudia Rosett)的文章,指出中共利用聯合國向全球蒐集大數據,爭奪國際新標準制定權,對全世界進行監控,從而輸出其審查與監控人民的暴政模式。其中,「地理空間中心」將設在浙江省德清縣,而「大數據研究中心」設在杭州,此即阿里巴巴集團的所在地。《華爾街日報》的文章,正傳達了與德國智囊相同的擔憂和顧慮。

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民主黨副主席馬克‧沃納(Mark Warner)也認為中共企圖控制下一代數字基礎設施,此與美國的價值觀完全相悖,例如透明度、包容不同意見與尊重人權等。他表示,「中共正在開發一種技術治理模型」,威脅與日俱增。

十月十四日,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公佈了年度網絡自由(Freedom on the Net)報告,中共連續六年倒數第一,是65個國家中網絡自由情況獲得最差評分的國家。報告說,全球網絡自由情況十年來持續下降,中共更趁「武漢肺炎」疫情之機,擴大網絡監控、數據蒐集和審查言論,用高科技手段進行社會控制。

十月二十三日,美國白宮副國安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指出,中共慣用統戰,「建立檔案嗜好是列寧主義政權的特徵,透過收集與利用大數據,使得國家政策有利於北京為所欲為」。對數據進行建檔的「深圳振華數據資訊科技公司」,產品買家正是中共國安系統,這些官方掌握的數據檔案,可讓中共用來施壓、勒索、威脅特定對像或污衊、分化某一群體。

中共不僅處心積慮的監控網絡、蒐集大數據與染指5G,一般民眾即使只是玩電子遊戲當娛樂,也暴露於危險境地而不自知。

十月二十八日,曾任職美國國家安全局(NSA)的資安專家艾特爾(Dave Aitel)與智囊「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研究員司馬喬丹(Jordan Schneider)投書《華爾街日報》指出,中共掌握全球電玩市場的程度,更甚於「抖音」(TikTok)或「微信」(WeChat)等軟件,這已構成重大威脅與更迫切的國家安全問題。

這篇以「如果你打電玩,中共或許就在監視你」為題的文章中指出,過去十年來,中國科技巨擘「騰訊」投資或收購了全球數大知名電玩開發商等。中共藉由封鎖不同政治立場的玩家,展現它控制電玩內容的影響力,也蒐集美國民眾的資料;再透過讀取這些數百萬名玩家的電腦,來從事各種情報活動;中共還逼迫荷里活對北京敏感話題噤聲,得以審查美國言論。

過去,中共運用科技手段去強化專制體制,箝制人民的言論自由,穢行劣跡斑斑可考;繼而,它登堂入室的想藉由聯合國「地理空間中心」與「大數據研究中心」的合法招牌,把審查與監控民眾的醜惡行徑延伸到海外;如今,亟思擴充5G網絡建設的國家,與許多沉迷電玩的民眾,正陷入中共的紅色網絡牢籠中而不自覺。舉世各國的政府、議會都必須提高警覺,強化國家安全的架構體系;普羅大眾也要健全資訊與通訊的安全意識,以確保網絡自由與基本人權不受中共的滲透與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