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在法律程序完成前宣佈拜登勝選的目的是通過媒體操縱大眾意識,改變選舉結果的精神戰爭。

與美國內戰用大炮和刺刀不同,這次媒體的統一口徑宣傳是在大眾意識中形成拜登已經上位的事實,讓許多有良知的人傷心,對黑暗勢力的攻擊灰心喪氣,對未來左派的打擊報復的恐懼,覺得正義力量失敗。這樣的群體精神形成了一個失敗,悲傷,抑鬱的環境,客觀上會造成人們先從精神上接受拜登勝選,之後才能達到全社會認同或接受黑暗勢力通過作弊手段操縱美國制度並左右大選結果的目的。

1、共產主義對美國大選的滲透

九評編輯部的著作《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中寫道:「在西方,共產邪靈想直接掌控國家政權的企圖雖然沒能得逞,但是它想方設法用各種手段掌控國家政權,積極推動改頭換面的社會主義政策,變異法律,鼓動暴力,變異道德,搞亂社會,以最終魔變西方世界,達成毀滅人類的終極目的。美國是以兩黨為主的多黨制,共產主義要想進入美國政治主流,必然試圖控制兩大黨中的一黨甚至兩黨。控制政黨之後,下一步就是控制越來越多的議會席位,讓自己的候選人佔據政府或者法院裏的關鍵職位。從美國被共產邪靈滲透的情況,人們可以看到事情的嚴重性。」

目前在美國大選中,左派的核心理念和道德基礎也與共產主義類似,是無神論、進化論、「社會民主」、「社會公平」,一步一步把社會推向極權主義。而且從幾個州的實際情況來看,美國政府和選舉系統中被滲透的規模已經達到了可以控制美國總統走向的規模了。那麼通過政治手段奪取政權的條件也已經成熟,並順利成章。

美國南北戰爭時,人們用大炮和刺刀對壘;到了今天,這場對壘的形式變成了選票和數字。於是在美國,選舉變成了沒有硝煙的戰爭,左派採用的手段是無道德的,把在共產黨國家那些詭異的、陰謀的、奪權的手段都轉移到美國去了。具體的舞弊手段包括死人投票、郵政系統蓋假郵戳(把選舉日後到達的選票蓋上3日當天的郵戳)作弊、電子投票系統作弊等等,非法投票層出不窮。核心是用共產主義的不道德手段操縱美國的選舉系統來獲取權力。

2:精神戰爭是重要戰場

共產主義的政治手段中,最主要的兩個部份是暴力和謊言。如果選票作弊是暴力的話,那麼媒體發動的精神戰就是謊言,它把沒有發生的事情說成事實。美國決定總統的制度不是媒體,是通過選舉人團的成員投票選出總統,目前選舉人團的結果和大選投票是否舞弊還沒有水落石出。而大批媒體卻主動越界,宣佈大選結果,如同體育記者衝上球場當裁判一樣荒謬。

那麼這件事情為何如此發生了呢?九評編輯部的著作《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中寫道「在西方社會裏,在共產邪靈的操控下,媒體也被共產主義思潮嚴重滲透,其代理人廣泛散播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把媒體變成反傳統、反道德、傳播魔性信息與謊言仇恨的重要工具,為世風日下推波助瀾。媒體真正的傳播真相、守護道德良知的責任常被棄置一邊。」本次媒體的大規模行動,其實是共產主義使用媒體作為精神戰爭的運載工具。

精神戰爭可以通過非物質的手段瓦解一支強大的軍隊:如中國歷史上有名的淝水之戰,當時苻堅率前秦軍南下攻打東晉,總兵力近百萬之眾。當時東晉將領派人用激將法使苻堅同意先退後,讓兩軍進行決戰。於是前秦軍在苻堅的指揮下後撤,結果東晉將領朱序在前秦軍中大喊:「秦軍敗了!秦軍敗了!」結果前秦軍被假象所迷,真的相信秦軍大敗,結果人馬相踏,死傷無數,大軍死傷殆盡。

早在上個世紀,蔣介石就指出了精神戰爭在反抗共產主義中的重要作用:

「我們不必灰心。處在這嚴重的情況之下,基督教世界不應以失敗主義自棄。沒有甚麼比恐懼共產主義,更有助於共產主義的達成其目的。

假若我們保持對永恆價值的真正信念,我們將能認清,我們手中握有許多打擊共產主義的武器。在信神的宗教戰場上,與共產主義作戰,就是打擊它最薄弱的要害。

接受共產主義無神論者的挑戰,動員起來,阻止撒旦的邪惡挑戰。如此才可以迫使共產黨在思想戰場上採取守勢。

我們面對著蘇俄在科學方面的成就,如把人送入太空,而若我們對本身失掉信心,不藉思想戰來反擊敵人,則共產主義可能安穩地走上勝利之道。

但是,認識了自由人類心靈中的偉大,我確信這種情形不致於發生。在神的指導之下,未來的世界是屬於我們的。」《共黨是人類最大的敵人——中華民國五十年十二月三十日應美基督教雜誌之請所撰證道詞》

因此,精神戰爭是反對共產主義的重要戰場,共產主義清楚知道這一點,可是很多人卻忽略了它。

3:共產主義的精神戰爭的目的是扭曲集體意識

首先進入量子力學的世界,在有關量子的諸多實驗中,有兩個最讓人覺得神秘而困惑的實驗是「薛定諤的貓」和單粒子雙縫干涉實驗的延伸實驗——「延遲實驗」。這兩個實驗都與觀察者的意識緊密相關。

觀察者的意識,決定著薛定諤的貓的生死命運;觀察者的意識,可以倒置因果——改變已經發生的事情。在量子世界裏,這是真實存在的。如果量子力學的理論是對的,那末我們每個人的精神世界裏,可能都隱藏著巨大的力量。

那末集體的精神力量呢?美國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的研究揭示,兩人以上同時持有相同的思維或情感,可能對周遭的物質世界產生看得見的作用。意念的力量不僅僅是意識形態的,它實際上也可以顯現出來,而個體之間的團結則能強化這種力量,旨在測試人類意識的力量。

該校研究人員內爾森(Roger Nelson)在普林斯頓大學工程異常研究(Princeton Engineering Anomalies Research,PEAR)實驗室的調查顯示,人類的意念能影響隨機事件產生器(random event generator)的行動。內爾森在5月份一場研討會的概要中表示,與在一般或混亂的情況下相比,受測者在高度參與儀式、音樂會和創造性的活動時以意念控制隨機事件產生器,其結果會更偏離偶然的預測值,亦即更加可能是意念所控制、而非偶然產生的。集體意識的作用,很可能有著改變整個物質世界的力量。

如果集體意識這末重要,那末通過左右它就會在世界上帶來巨大的變化。因此共產主義通過做票先行製造假結果,再通過媒體大規模灌輸這種結果,就把這個假象輸入了世界人類的集體意識,讓正義的人們的集體意識中形成失敗,悲傷,抑鬱的信息,讓集體意識接受拜登勝選,這樣就會帶來它們想要的結果。達到不戰而勝的目的。

這也就是為何士氣如何重要的一個關鍵問題,集體意識很可能影響現實事件的走向,而不放棄希望,堅定的信念,可能就是這個關鍵時刻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