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大陸原材料價格暴漲,引發下游加工企業叫苦不迭,企業利潤進一步受到壓縮,經營困難,部份企業倒閉。有分析認為,原材料價格暴漲將會引發中小企業資金鏈緊張,產品滯銷,甚至引發大量企業倒閉危機。

原材料價格暴漲 加工企業叫苦不迭

近期,大陸原材料價格不斷提升,似乎開啟了中共病毒後的報復性上漲,漲價原材料涉及各行各業。

數據顯示,10月下旬,含絨量90%白鴨絨的價格一度達到每噸29萬元,相比5月份的價格上漲了61%,近期價格徘徊在28萬元左右。

石家莊維寶萊紡織有限公司總經理邢偉奇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採訪時稱:「整個紡織圈就亂了套了。上游的棉花、棉紗等所有原材料飛速上漲,一天一個價。」60支紗價格由原來的2.6萬跳漲到3萬多,原材料暴漲之下,坯布、面料、印染等也聞風而動,紡織市場正在掀起一輪前所未見的轟轟烈烈的 「漲價潮」 。

根據中共農業農村部數據,自今年5月國家臨儲粟米競價銷售啟動以來,東北、華北的粟米平均收購價已分別達到2150元/噸和2400元/噸左右,比年初上漲約30%,同比漲幅也將近25%。

交易所數據也顯示,國產大豆價格也持續上漲,近一個月從4,500元/噸猛漲至5,300元/噸。而以粟米、大豆為原料的食用油及飼料加工企業叫苦不迭。

大陸一家食用油企業的財會人員告訴大紀元記者,由於原材料上漲,企業幾乎虧本經營,沒有甚麼利潤。市場競爭激烈,不敢隨便大幅提價,否則根本賣不動。

11月9日,化工企業建滔集團發佈漲價通知,指出鑒於覆銅板原材料、玻璃布、環氧樹脂等價格暴漲,且供應緊張導致公司覆銅板生產成本不斷上升,即日起對所有材料銷售價格上調。

而在11月6日,山東金寶也發佈過漲價通知,漲價原因幾乎如出一轍:由於近期電子銅箔、樹脂、玻纖布等上游原材料價格持續上漲,導致公司覆銅板產品生產成本居高不下。

銅、鋁、冷軋板價格在4月份到達最低點後反彈。截至9月,冷軋板價格和銅的價格已經高於去年同期。

此外,冷氣機、雪櫃受到原材料上漲的影響才剛剛開始。受上游原材料價格持續上漲的影響,今年以來以彩電為代表的家電產品出現了漲價。

從今年上半年開始,水泥、沙、原木、MDI、海綿等許多跟家居產業息息相關的原材料也開始上漲。同時銅、鋁價格原材料價格暴漲,直接影響到到電線、鋁合金門窗等產品的價格。

業界預期,受此影響,裝修行業或將在明年開春迎來一波漲價潮。

原材料漲價令大量企業苦不堪言

業內人士稱,原材料上漲的成本想全部轉移給消費者是很困難的,只能轉移一部份。原材料漲價擠壓了大部份利潤,尤其對於外貿加工企業來說,結匯時人民幣再一升值,就難以賺錢。

而且對於目前國外品牌商、零售商大多不接受紡服企業、外貿公司上調報價。因此要麼 「 棄單」,要麼獨自消化棉花、棉紗等上漲的成本,無論做哪一種選擇,生產企業都很痛苦。

多位紡織行業人士均表示,按最新成本核價之後的報價,客戶不予接受;而另一面,貿易商又抱怨很難找到供貨質量好,價格又便宜的代加工企業。

財經評論人張經倫認為,隨著原材料價格的不斷攀升,未來中小型企業將面對資金困難及產品滯銷的風險,或有大批企業倒閉。

張經倫表示,隨著原材料價格的不斷上漲,購買同樣的原材料,企業需要付出更多資金,而這部份成本的增加不能馬上體現在銷售價格上,可能會導致資金鏈緊張。而且大部份中小企業憑藉著價格優勢贏得市場,一但原材料大幅漲價後,中小企業也不得不大幅度提價,失去與大品牌競爭的價格優勢。加上中美貿易爭端及關稅增加等,未來中小企業產品滯銷的可能性非常大!

大陸媒體報道,最近在深圳,出現了一些外貿企業裁員、倒閉的消息,引起了很多關注。

深圳寶安區、深圳松崗街道、龍華區等地工業園區,過去人山人海的景象不復存在,多處廠房空無一人,招工、找工的人都少了。而且很多商戶、酒店、門店、工廠倒閉,失業和收入下降的人都非常多,一片蕭條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