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美國大選揭示出左派媒體的亂象。美國廣播公司(ABC)、全國廣播公司(NBC)、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等知名主流媒體,11月6日公然切斷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演說,接著媒體7日以相同標題集體宣佈拜登當選,拜登同日在「媒體加冕」下,發佈自己預計勝選感言。作家、資深媒體人蘇拾瑩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對於主流媒體墮落到如此地步感到詫異,批評這根本是一場「媒體政變」。

蘇拾瑩驚呼,「怎可以這樣!我是老記者,我們太清楚,記者責任就是報道事情經過,報道完,用自己的觀點去游說、評論,這沒問題,讓讀者自行判斷嘛,但絕不可以不報道呀,這實在很不可思議,完全無法被接受」。

主流媒體集體「派」總統 自大狂妄搞政變

蘇拾瑩在面書聲明,她不是特粉,一向也很害怕狂熱的特粉。但要她對不公不義的選舉作弊視而不見,她做不到!既然看到了主流媒體的陰謀,要她當耳聾噤聲,她也做不到!(蘇拾瑩面書)
蘇拾瑩在面書聲明,她不是特粉,一向也很害怕狂熱的特粉。但要她對不公不義的選舉作弊視而不見,她做不到!既然看到了主流媒體的陰謀,要她當耳聾噤聲,她也做不到!(蘇拾瑩面書)

蘇拾瑩說,本來還不相信主流媒體會刻意造假,電視媒體硬生生切斷特朗普總統記者會直播,「我就完全確定他們是故意的」,然後網絡媒體一個接一個「報派」宣佈拜登當選,「拜登是四十幾年政壇老將,很清楚選委會沒公佈,不能以『報派』說自己預計當選,況且疑點還很多」。

隔天,平面媒體用相同新聞標題「醫治美國社會的時候到了」為拜登塗脂抹粉,塑造新總統形象,「以假當真」做新聞。蘇拾瑩說,這可堪稱美國主流媒體和社群媒體聯手搞政變,看到媒體集體把拜登拱上去,實在「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緊接著,各國元首趕忙祝賀拜登,蘇拾瑩分析,這些各國元首的資訊也是「依賴主流媒體」提供,而歐洲媒體、台灣媒體新聞編譯自CNN、《紐約時報》,他們「集體給特朗普消音」,台灣民眾也就看不到真相,連「(台灣總統)蔡英文都被糊弄了」。

「主流媒體已佔據我們生活的大部份」,蘇拾瑩坦言,他們這一代都是看這些主流媒體長大,「他們報甚麼就信甚麼」,早已習慣於依賴,「我要是沒有醒過來,我也是完全依賴這些主流媒體的資訊,來建構我們對世界的認知」。

媒體何以走到如此墮落田地?

蘇拾瑩認為原因有兩個,第一、白宮記者討厭特朗普於是修理他,展現白宮記者自大妄為、忘乎所以,企圖「聯手遮天」,但人算不如天算;第二、媒體老闆多跟華爾街大亨、金融機構相互投資,大財團支持拜登,左右媒體方向。

此外,面書、YouTube、推特等社群平台屏蔽消息,美國「道明尼」票務系統,安插軟件「錘子」(Hammer)、「計分卡」(Scorecard)等計票作弊工具,幫拜登「做手腳」,背後牽扯出民主黨人與大財團。蘇拾瑩認為,這凸顯左派支持者背後無神論、缺乏信仰;「為何爆出拜登的選票作弊,而不是特朗普?」因為特朗普支持者六成是福音派基督徒,有信仰、嫉惡如仇,行為廉潔,較不敢做壞事。

背後是否中共因素?

蘇拾瑩認為,「多多少少有。」她說,西方社會講究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機制,今天為何如此不顧廉恥舞弊?起因是「黑人是命也是命」(BLM)運動,利用反種族歧視,製造燒殺擄掠,背後有中共五毛潛伏其中,而極左組織「安提法」(Antifa)也跟共產黨有連結。此外,猶太華爾街金融大亨、科技巨擘,僱用中共權貴二代;幫面書做審查的七八個人全是中國人,「說沒中共影子,我不信」。

蘇拾瑩說,「這情況與2018年韓流(韓國瑜)喧囂類似」,中共會用各種手段,集體操縱媒體,發動網絡訊息戰,把台灣攪得天翻地覆;而歐美僑界向來被收買監視,被滲透厲害,對照2020年美國大選亂象叢生,「說沒有中共介入我也不信」,呼籲各國政府,不要輕忽紅色滲透。

邪惡與正義的爭戰

「這是一場邪惡與正義的爭戰」,蘇拾瑩指出,經歷「香港反送中」事件,才知道中共可以這麼壞,而經歷美選作弊事件,也認清主流媒體墮落腐敗,「我們都學到功課了」。

蘇拾瑩說到,很多人在幫特朗普禱告,「我很篤定,特朗普的位子沒人可以偷走,特朗普不會輸」,也希望民眾不要人云亦云,勿隨邪惡起舞。

蘇拾瑩認為,不久後大家會漸漸發現真相,那些「傷風敗德」的主流媒體、科技社群龍頭難逃傾覆命運,她建議民眾可改看《大紀元時報》、「新唐人電視台」、希望之聲廣播以及阿波羅、《看中國》等媒體,相信未來媒體生態會大改變,像《大紀元時報》這樣堅持良知公平正義的媒體,最後會得勝。

*蘇拾瑩現居澳洲,是一名作家、資深媒體人,曾在余紀忠時代的《中國時報》擔任記者,以及《新經濟周刊》、《統領雜誌》總編輯、「新新聞」副總編輯、「銘記」建設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