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大選「兩老之爭」雖然尚有餘波,但觀乎近日傳媒報道的風向,以及不少國家已經向拜登發出賀電,看來勝負已決;特朗普雖然堅持要以法律挑戰選舉結果,但翻盤的機會看來十分渺茫。

特朗普筆走偏鋒,以生意人的頭腦入主白宮,不按牌理出牌的做法令人無從捉摸;對敵人如是,對朋友也一樣。只能夠說他挫敗了不少對手的銳氣,包括北韓、中共及伊朗領導人都被他「過了一戙」,實在令親者痛仇者快;但由於生意人唯利是圖的性格,祭起「美國優先」作掩護的大纛,也得失了不少盟友。可以說,無論特朗普的政績如何,討厭他的人著實不少;連我家隔壁的老頭,選前幾天也纏著我把特朗普罵翻天,看來特朗普的影響力真的非同小可。

是否喜歡特朗普,純粹是個人原則和政治取向,但應否剝奪特朗普的發言權,卻關乎一個言論自由的重要底線。

特朗普在美國時間11月5日晚上在白宮見記者,指控民主黨操縱選舉,又指選舉人員腐敗,當他不斷攻擊美國選舉制度時,美國3家主要廣播公司——美國廣播公司(ABC)、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及全國廣播公司(NBC)全部中止直播。NBC 主播 Lester Holt 在 NBC 晚間新聞中說:「我們要停止直播,因為總統提出多項虛假指控。」ABC 新聞主播 David Muir 則說:「(特朗普的發言)有很多東西需要查證。」CBS 新聞主播 Norah O'Donnell 同樣中斷總統講話,並改播事實核查(fact checking)的內容。

3家電視台的主播都在指控特朗普的發言沒有事實根據,但其實3位主播中斷直播的同時,同樣沒法提出證據否定特朗普的指控。電視台不單剝奪了特朗普的發言權,也剝奪了巿民大眾的知情權;特朗普的指控如果沒有事實根據,即使由他自說自話,到頭來終會站不住腳,何不讓巿民大眾自行判斷,反正民主精神就是要培養成熟的民智。「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訂明,連法律也不可以剝奪言論自由,除非是那些具體的、直接引起暴力行動的言論才不受憲法保護;特朗普的指控無論如何也不入於此類,根本沒有足夠的理由中斷他的發言。現在電視台越俎代庖扮起法官,自行判定特朗普的發言內容並不恰當,反倒顯得霸道,但做法卻相當危險,也違反了民主社會一向賴以自豪的原則,就是「縱使我不贊同你的觀點,卻會誓死捍衛你發言的權利」。

根據網站www.ap.org的計算,拜登獲得的選舉人票是290張,特朗普是214張;但如果單看兩者的實際得票,拜登得票總數為7,650萬,特朗普得票則為7,165萬;換言之,拜登需要面對的是7千多萬的反對聲音,要撫平這種逆民意看來並不簡單。

「沒有梁營,沒有唐營,只有香港營」的一番諛詞說得漂亮,但不正本清源化解敵對陣營的意見,以為振臂一呼便可以號令天下,只是癡人說夢而已。歷史告訴我們,香港營不但沒有出現,社會分裂反而進一步加深。3家電視台的「熄咪」之舉,正正與化解敵意鼓吹團結之路背馳。歷史經常都會諷刺地重複,就不知今次美國是否這個舞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