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齊哈爾市法輪功學員李愛英於2015年11月4日晚被建華公安分局從家中綁架,後被非法判刑4年,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裏遭受了種種迫害,九死一生。

李愛英,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從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她曾五次被綁架迫害,兩次被非法勞教,一次被非法判刑4年。

下面是李愛英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哈爾濱女子監獄)的遭遇:

「碼上」、拳打腳踢

2016年6月8日,李愛英被劫持到黑龍江女子監獄11監區,即所謂的「攻堅」監區,現改為8監區。當天由殺人犯范秀梅領她到庫房,強行給她穿囚服。後進來一個女警惡毒地誹謗法輪功。李愛英一直目視著此人。最後女警說了一句「碼上」,就揚長而去。

范秀梅讓李愛英坐在一個凸凹不平的4~5寸高的小方凳上,兩手平放在腿上,身體挺直,目視前方。范秀梅還叫嚷:「眼睛不能眨,嘴不能張,身子不能動,眨一下都不行!」

中共體罰示意圖:長時間罰坐。(明慧網)
中共體罰示意圖:長時間罰坐。(明慧網)

李愛英只要身子稍動一下,就招來一頓拳打腳踢。她一直坐到晚上10點,沒有人給她飯吃,也不讓她洗漱。

夾拉乳頭

李愛英被安排在6組上鋪,范秀梅一直盯著她。凌晨3點,她起來打坐,毒販小李麗拿著一個摺疊凳朝她打過來,並把她從上鋪推下去。全監室9個人群毆她,試圖把她綁起來,用擦地抹布摀住她的嘴並堵上,但她們沒有得逞。

隨後,她們把她推到沒有監控的庫房,一起毆打她,並對她進行所謂強制「轉化」(放棄修煉)。一會來幾個人把她打一頓走了,過一會又來幾個人,又對她一頓暴打,不知打了她多少次。這些人都是專業打手,而且每天污言穢語不絕於耳。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明慧網)

有一個稍有善心的大姐對李愛英說:「你吃點飯吧,要不就熬不住了。」第二天,她吃了一頓飯。

第3天,范秀梅對全屋的犯人說:「誰不動手(打李愛英)就扣誰的分,別想減刑。」這是受隊長的指使。為了表現,一個叫李華芬的詐騙犯,說她最會夾人。她就夾李愛英的前身和乳房,夾住肉後使勁拉,拉得很長,再鬆開手,夾得她上身全是青紫色。

毒販伍丹和詐騙犯陶玉翠用鞋底子抽打她的臉,打得她鼻子大出血。小李麗穿著厚底旅遊鞋踢她的頭無數次。晚上,小李麗給她一個饅頭並惡狠狠地說:「饅頭是共產黨的,你也別吃。」李愛英說:「明天我就不吃。」

被打昏死

從第四天開始,李愛英就開始了絕食反迫害。在大隊長王曉麗、戈雪紅的慫恿下,這些犯人變本加厲地迫害她。她們找來十五六個犯人,叫囂一定要讓她「轉化」。她們站成兩排,對她暴力毆打。

詐騙犯周紅梅、何冬梅、小李麗、陳揚等一起上,有抓她頭髮的,有擰胳膊的,有搧嘴巴子的,直到把她打倒在地,不省人事。

等她醒來,天已黑了。一隻鞋扣在她的臉上,地上一片水。這時她發現手已經腫得像饅頭一樣,右胳膊不能動,腿也抬不起來,就像患了腦血栓的後遺症一樣。

她失去了正常的生活能力,但是她們仍不放過她,繼續強迫她碼坐(坐小凳子)。她就高喊「法輪大法好!」制止迫害。這更加觸怒了大隊長戈雪紅,戈用束縛帶把她綁在床頭,安排幾夥人輪流日夜看著她。三天兩宿一直這樣綁著,不讓她閉眼。

迫害繼續升級。警察拿來兩個束縛帶,把她的手、腳、腿、腰緊緊全部勒上,臀部下面放一個小凳,身體一傾斜,小凳就竄到一邊,她承受著常人難以想像的痛苦,被吊了8個小時,直到晚上灌食才把她放下來。那時她的四肢已沒有了知覺,心臟跳動起伏很大,連睜眼的力氣都沒有了。

野蠻灌食

就在這時,大隊長王曉麗來看李愛英的情況,因她不能洗漱,身體散發出一股難聞的氣味。王曉麗沒走到跟前就被嗆跑了。

李愛英全身都是傷,面目皆非,仍被繼續罰坐。她坐不住,一個人就拽她的頭髮,另一個人就踩她的腳強行讓她坐直。那時她被打得嘴腫得很高,閉不上。范秀梅就用腳上的鞋蹭她的牙,用笤帚頭紮她的眼睛。

由於她不報數,打手們就用腳狠狠地踹她的後背。當時她的右胳膊一動不能動,穿衣服都穿不上,造成了胳膊脫臼。

由於她絕食抗議,她們就強行給她灌食,後來鼻子也被插破了。每次被灌食,她的鼻子、嘴都出很多血。

一天,受警察指使,犯人在監房裏放誣衊法輪功的光碟讓李愛英看,她對她們說這都是對法輪功的污衊,不要聽信謊言。全屋人在警察的授意下都上來打她。

她兒子和家人去看她時,看到她被折磨的慘狀,就要求監獄給她治療,她這才被送到監獄管理局醫院。當時大夫說:「你不能再被打了。你現在高血壓、心臟病都很嚴重,隨時有生命危險,你住院吧。」

李愛英被帶回監獄醫院,她對史獄長和醫院趙院長說:「我沒有罪,應該被無條件釋放。我修『真、善、忍』做好人,做對社會有益的人,難道還有錯嗎?為甚麼被這些社會上的渣滓打成這樣?公道何在!中共監獄裏沒有理可講,打人罵人就是理。」

九死一生

由於長期被灌食造成營養不良,再加上精神與身體遭受的摧殘,李愛英的身體每況愈下,她身高1.65米,體重從130斤降到60多斤,瘦得皮包骨。

她在醫院住了6個月後又回到監區,戈雪紅還不放過她,指使犯人范秀梅對她迫害。由於她長期遭受身體與精神上的折磨,導致精神恍惚。她上不了廁所,犯人強行連拉帶拽把她抱到廁所,造成她股骨頭掉下來,骨折了。

在監獄管理局醫院裏,李愛英又呆了40多天,之後又被帶回監獄。她對那些打她的犯人沒有怨恨,她的善念喚醒了她們的良知。犯人李華芬曾夾拉她的乳頭,後來背地裏向她道歉,並表示不再隨從。還有幾人也在暗中幫她。

一次,在大夏天裏,她全身冰涼,她們用大被給她捂上,同時用熱水瓶子燙。她仍沒有一點體溫,當時所有見到她的人都認為她確死無疑。

但這時,李愛英的頭腦特別清醒,她相信法輪功,堅信自己不會死,結果奇蹟出現了。她真切地感受到一股熱流從心臟發出來,慢慢向身體周圍擴展、擴展。

第二天,李愛英開始打坐煉功。這時大隊長戈雪紅來了,不允許她打坐。她說:「戈雪紅,你執法犯法。你迫害大法弟子,你會遭報應!」

在李愛英遭受迫害時,她丈夫由於長期被騷擾,造成精神壓抑,導致身體不好,不能正常工作。她的孩子為了生活流落他鄉。哥哥嫂子為她奔波,哥哥險些失去生命,嫂子不停地找公檢法部門論理。姐姐為營救她,在壓力下精神恍惚,造成重大車禍,撞癟了半個頭,搶救了三天才甦醒。

李愛英寫道:「我只是想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卻幾經迫害,九死一生。我用生命告訴世人法輪大法是佛法,是救人的法。切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