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8日,在選舉欺詐指控尚未得到法律裁決的情況下,美國左派媒體和民主黨參選人拜登自我宣佈當選「新一任」美國總統。對此,特朗普表示,這次大選遠沒有結束,他的競選團隊正全面採取法律行動,揪出總統大選舞弊的黑手。同一天,全美50州同步舉行「停止竊選」的集會,抗議拜登團隊在大選中有組織的舞弊。多名共和黨參眾議員表示,媒體無法確定誰是總統,選民才可決定,戰鬥沒有結束。一場徹底清除美國深層政府的正邪之戰正在激烈展開。

深層政府(deep state),又稱深層集團或黑暗勢力,它是指非經民選,由政府官僚、公務員、軍事工業複合體、金融業、財團、情報機構、大媒體集團所組成的,為保護其既得利益,幕後真正並實際控制國家的集團。該詞來源於土耳其秘密組織「derin devlet」。該組織1923年由土耳其共和國第一任總統穆斯塔法‧凱末爾‧阿塔圖爾克成立,目的是通過隱秘行動來保護現有的政府結構,比如抹黑、暗殺敵對人士。2019年8月12日,《紐約時報》發表了「誰在統治美國?」的文章,為美國「深層政府」洗地闢謠,並稱「深層政府」論的廣泛流傳與特朗普總統的推波助瀾不無關係,是特朗普炮製出來的假新聞。然而,現在美國大選集體舞弊的事實證明了「深層政府」的真實存在。

10月16日,《紐約郵報》報道了拜登次子亨特‧拜登憑藉其父權利深度腐敗,大肆撈錢的內幕,很多人通過推特轉發了該文章。10月14日,推特便立即禁止民眾在推特發佈《紐約郵報》這篇報道的超連結,並警告那些想點擊超連結的人「該超連結可能不安全」。同時,另一媒體巨頭面書也採取行動,限制該報道在其新聞流中的傳播,理由是需要第三方核查該內容的真實性。推特和面書的行動再次引發了一些民眾對社交媒體審查和偏見的指責,同時他們用行動自證了自己是「深層政府」的重要成員。對此,美國國會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舉行聽證會,傑克‧多西、皮查伊和朱克伯格被召與會。在會上,參議員們指責這些科技企業老闆進行對新聞自由的審查。這場聽證會讓在美國科技界的「深層政府」浮出水面。

在特朗普執政以來,媒體界的「深層政府」也因屢屢炮製假新聞而自爆其醜。《紐約時報》、CNN、CBS等左派媒體以抹黑醜化特朗普為己任,意在製造特朗普太差的輿論氛圍,最終目的是幫助深層政府政變奪權。2018年9月,特朗普針對《我是特朗普政府中的一名抵抗者》的文章,在Twitter上回應道:「深層國家勢力和左翼,還有他們的工具,假新聞媒體,真的是發瘋了…」對相信「深層政府」存在的美國人,美國「深層政府」的代言人除了通過其控制的輿論否認外,就是對這些群體「貼標籤」,稱其為「匿名者Q」(QAnon),這種一邊作惡,一邊否認並順便給反對者貼標籤的做法真是與中共邪黨的手段一模一樣。難怪特朗普總統多次對美國人疾呼「深層政府」將把美國帶入社會主義。

現在美國「深層政府」在大選中孤注一擲,搞大選舞弊,變相發動政變已被很多正義的美國人發現,他們紛紛走向街頭向「深層政府」表達憤怒。11月6日,賓州郵局工作人員霍普金斯(Richard Hopkins)告訴Project Veritas的調查記者歐基夫,郵局局長命令他們挑出11月3日後晚到的選票,將其與其它郵件分開,再蓋上3日的郵戳,以幫助拜登贏得選票。除此之外,他們還通過在投票筆、投票器、計票軟件上做手腳,甚至是郵寄假選票,或把特朗普的選票扔進垃圾箱等手段控制大選結果。為獲得大選結果,「深層政府」不懼曝光,不惜進行系統的有組織的舞弊,這彰顯出其勢力之強大,善良的美國人已被這股勢力逼到了牆角,公義和法律在他們面前變得一錢不值。

11月7日中午12時,亞利桑那州最高法院門前廣場聚集數千民眾,他們紛紛高喊:「多做四年」、「U.S.A」,擁護美國民主選舉的合法性,要求法院調查選舉弊案,同時要向媒體追責。亞利桑那州眾議員沃爾特·布萊克曼在集會說,「我在海外參加過很多戰役,對抗過很多邪惡,但沒想到回到美國還要面對這種邪惡。」與此同時,CNN、美聯社、霍士等主要媒體宣佈拜登勝選,因為他們宣佈,拜登贏了賓州和內華達。但賓州、密歇根、內華達等都被指控選票舞弊,法律訴訟正在進行中。他們「操之過急」的舉動,再次讓美國「深層政府」浮出水面。11月8日,全美50州同步舉行「停止竊選」的集會,抗議「深層政府」在大選中有組織的舞弊。

面對大規模的有組織選舉舞弊,特朗普競選團隊開始了法律起訴,以確保充份捍衛選舉法,並確保合法的獲勝者即位。特朗普總統稱,美國人應有一次誠實的選舉:這意味著要計算所有合法選票,而不是將非法選票計入。這是確保公眾對我們的選舉有充份信心的唯一途徑。但拜登競選團隊拒絕同意這一基本原則,並希望將所有選票計入,即使這些選票是偽造的、人為製造、或來自無資格或已故選民的。特朗普稱,只有從事不法行為的一方才會非法阻止觀察員進入計票室——然後又在法庭上阻止觀察員進入。可見,通過舞弊「勝選」,美國「深層政府」已完全浮出水面。

「深層政府」有組織的在本次總統大選舞弊,目前得到了越來越多的證據支持。11月9日,面書行政總裁朱克伯格被控在搖擺州投入巨額資金甚至向法官支付「小費」,以圖影響選舉結果,而被告上法庭。同日,密歇根州總檢察長戴納‧尼塞爾向記者發出停止令,要求刪除他「顯示選民欺詐培訓的底特律洩密影片」被網絡曝光……面對鋪天蓋地的選舉舞弊鐵證,11月9日,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終於坐不住了,他發出一份備忘錄,授權聯邦檢查官對大量投票違規的指控進行調查。

與此同時,特朗普總統突然解僱了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該命令立即生效。美國資深媒體人認為,這可能是特朗普總統為下一步啟動《叛亂法》鋪路,因為面對大量舞弊證據,「深層政府」已浮出水面,它們即將和特朗普政府攤牌,當它們輸了官司之後或許會狗急跳牆,再次發動像「安提法」、「黑命貴」一樣的騷亂,對此特朗普政府已有防備。無可否認,現在正邪大戰正在美國上演,目前美國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已被上天悉數安排到位,等待舞弊者的將是正義的審判。春江水暖鴨先知,中共與俄國遲遲對拜登「勝選」不祝賀,這反常舉動背後暗示著「深層政府」將走向失敗,將被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