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9日,特朗普在其推特發佈消息:解僱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Mark Esper),由國家反恐中心主任克里斯托弗·米勒(Christopher C. Miller)將擔任代理國防部長,立即生效。 大選塵埃還未最終落定,埃斯珀被踢出國防部的靴子已先落地。這一事在大選前就已經露出端倪。

十月末,美國「Axios」新聞網等多家媒體有消息說:如果特朗普在今年總統選舉中成功連任,美國安全機構將面臨「大換血」,包括國防部長埃斯珀。

月前,白宮發言人賈德·迪爾曾回應有關人事變動的傳聞對「Axios」表示說:「對大選後或(特朗普)第二個任期內的變化進行猜測也不合適。」她又對《華盛頓郵報》表示,「如果總統對某個人失去信心,他會讓你們知道」。

國防部的掌門人要被解僱,那自然不是憑總統一句話就能做到。如果沒有他們重大失職或者瀆職的確鑿理由,總統也難以得到其他同僚的支持,想換人談何容易?看來,換人的正當理由已經很充份。只是原本打算成功連任後再實施,現在已經提前行動,而且是從國防部開始,這意味著特朗普已經破釜沉舟,爭取在任內換掉已經令他失去信心和信任的人,為反擊國家腐敗清除障礙。

今年5月底的「弗洛伊德之死」引發的和平抗議活動被有人別有用心地趁勢演變成「黑命貴」運動,一些暴徒在砸爛街道兩側商店的玻璃,放火燒掉警車。BLM的街頭暴力抗議活動席捲美國,並延燒到白宮外,抗議者燒燬了華盛頓聖約翰教堂。抗議者還進入白宮的前院,一度迫使總統撤到白宮的一個地下掩體中。特朗普認為不能讓國家首都被攻陷,準備動用《反叛亂法案》,表示必要時向各州派遣軍隊平息騷亂。國防部長埃斯珀卻在隨後的記者會上表示,不支持援引《叛亂法》,不允許總統在抗議活動中使用現役軍隊參與國內執法。「黑命貴」運動後來又開始了在各地砸美國國父們的歷史雕像運動,特朗普陣營雖然聲明有證據表明是社會主義色彩的安提法組織在運作反政府的恐怖騷亂,但是因無法得到武裝力量的支持而只能打嘴炮而已。

此外,特朗普與埃斯珀還在黎巴嫩首都大爆炸起因,軍方繼續使用南方邦聯旗幟等諸多問題上有分歧。據最近NBC的報道,埃斯珀曾想命令海陸空三軍的秘書改變各自部門的名稱,特朗普強烈反對重新命名基地。但埃斯珀計劃與國會合作,在年度《國防授權法案》(NDAA)中加入語言,以便將更改名稱寫入法律。他還在幫助國會議員起草立法,要把美國內戰期間聯邦軍領袖的名字從軍事基地中剝離出來。這也是特朗普不贊同的。

看來,埃斯珀與特朗普的分歧,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埃斯珀多在身邊一天,都可能是一種反作用力的隱患。

目前,對民主黨大選舞弊案的調查勝利在望,各項充足的證據都對特朗普翻盤有利。一旦選舉舞弊案被實錘敲定,拜登落敗,特朗普必須預防反對派陰謀策劃的動亂。同時,在國際關係上,也必須預防中共在南海或台海發動軍事衝突。這些,都迫切需要一個得力的可靠的國防部長。這恐怕是提前對國防部開刀的主要原因吧。由國家反恐中心的主任克里斯托弗·米勒來接任,也符合特朗普加強軍事反恐、制止暴力騷亂的需要。

目前,大選最終結果仍在懸念中。特朗普解僱國防部長的行動,對反美國的黑暗勢力來說,又是一記重拳。表明他無需等待連任成功、隨時解決當務之急的魄力和勇氣。是否會有更多的人事變動,就看他需不需要,要做就能做。不過,在頻繁應對各種重大且複雜事務中,特朗普或許不會在換屆前繼續大換血,除非發生極特別相關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