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一位歷史學博士表示,西班牙流感的歷史已經證明,用封鎖措施對抗瘟疫大流行是行不通的。他還警告說,把對抗瘟疫的權力全部交到政府手裏,必定會導致濫用職權的事情發生。

10月14日,柏林哈耶克俱樂部(Hayek)組織一個關於資本主義、社會主義和中共病毒(俗稱新冠病毒、武漢病毒)的研討會。當晚,歷史學博士伯肯坎普(Gérard Bökenkamp)發表了演講,之後他接受了德文大紀元記者的採訪。

以197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奧地利出生的經濟學家,政治哲學家哈耶克(Friedrich August von Hayek)命名的俱樂部以促進經濟、法律和社會科學教育的發展為宗旨,致力於公民之間的自由思想交流。

伯肯坎普表示,在1918年至1920年間的西班牙流感造成全球至少5000萬至1億人死亡。因此,人們把這段歷史與現在發生的中共病毒大流行做比較。他表示,當時人們也採用了保持社交距離和封鎖措施,可並沒有起作用。他認為,這說明,用這種方法對抗瘟疫是行不通的。

伯肯坎普是研究德意志聯邦共和國的經濟和國內政治的歷史學家。2011年,他關於德國社會經濟政策的博士論文獲得了柏林商人和工業家協會(VBKI)歐洲獎。伯肯坎普為「瑙曼基金會」(Friedrich-Naumann-Stiftung)工作,是在線報紙「自由世界」的主編,也是自由撰稿人。

伯肯坎普表示,「這種(封鎖)做法明顯是行不通的」,不然就不會造成這麼多人死亡了。而且這種措施違背人的社會屬性,無法持久。

他說,「我們不能讓經濟持續處於封鎖狀態,不可能幾個月一直封鎖,因為這違背了我們的社會屬性。」

他主張採取一種「能持久的,可以融入日常生活的,跟我們經濟能兼容的做法,而不是做出如此打擊我們社會的措施,讓社會完全無法持續下去」。

伯肯坎普表示,過去人們把天災看作是必須面對的風險的一部份,接受它,與它共存。「它屬於我們生命的一部份:人會死,會得病,要面對苦難和痛苦,人們更能與風險共存。」

可是現在人們明顯比20年或30年前更害怕瘟疫或疾病或其它一些事情帶來的後果,想逃避,想讓國家出面來抵禦這些,而且國家也做出這樣的承諾。這令伯肯坎普感到憂心。

他說,「儘管國家做不到,但它答應了,那麼國家就擁有了一個不可思議的權利地位。」他引用英國劍橋大學歷史系教授、歷史學家、理論政治家阿克頓勳爵(Lord Acton)的話說,「『權力使人腐敗,絕對的權力絕對使人腐敗。』如果我們將這個權力拱手交給國家的話,那麼不管誰當政,權力被濫用就只是一個時間的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