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就在這,與我們同在。」牧師斯多科曼面對特雷薩草坪上數千民眾說道,聽眾為此鼓掌。這一幕出現在德國慕尼黑「橫向思維」抗議政府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過嚴措施的集會上,當天恰巧是諸神節。

2020年11月1日,「橫向思維」原本主題是「民主葬禮」,抗議德國政府對病毒採取措施不當和踐踏民主。人們在慕尼黑特雷薩草坪(Theresienwiese)的大會台上擺放著三具棺木,分別為《基本法》、《民主》和《法制》。

「橫向思維」原本主題是「民主葬禮」,抗議德國政府對病毒採取措施的不當和對民主的踐踏。在慕尼黑特雷薩草坪(Theresienwiese)會台上擺放三具棺木,分別為《基本法》、《民主》和《法制》。(黃芩/大紀元)
「橫向思維」原本主題是「民主葬禮」,抗議德國政府對病毒採取措施的不當和對民主的踐踏。在慕尼黑特雷薩草坪(Theresienwiese)會台上擺放三具棺木,分別為《基本法》、《民主》和《法制》。(黃芩/大紀元)

由於參加活動人數超過警方批准人數,警方不允許舉辦集會。主辦者海因茨(Markus Haintz)宣佈臨時改成祈禱大會。

參加祈禱大會的人們。(黃芩/大紀元)
參加祈禱大會的人們。(黃芩/大紀元)

人們聆聽神職人員禱告。(黃芩/大紀元)
人們聆聽神職人員禱告。(黃芩/大紀元)

「我們希望國家美好 為此才來這裏」

牧師斯多科曼(Chiristian Stockmann)在大會上說,「神創造了天地萬物,祂只想造福人類。我們希望我們的國家美好,為此我們才來到這裏,希望人類神聖、自由和快樂。」而現在他的七個孩子「每天都要戴八個小時口罩。」

斯多科曼牧師還介紹了他原本是不知天高地厚、醉生夢死的人,25歲時,有一天神蹟展現在他面前,讓他不得不相信神的存在。之後成了深信神的牧師。

「柏林的藥物:製造恐懼」

人們聆聽神職人員禱告。(黃芩/大紀元)
人們聆聽神職人員禱告。(黃芩/大紀元)

德國著名的前電視牧師弗里格(Jurgen Fliege)說,目前所發生的事並不簡單,我們對柏林(德國政府)的期望,是能有治療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簡單藥物。可這「藥物」卻變成「上至耄耋老人,下至小兒」都要經歷嚇唬,70%-80%的人恐懼被感染。

弗里格斥責柏林(德國政府)藥物的副作用,就是《基本法》受到影響,這關乎人的尊嚴。

「我們四處尋找的精神藥物是甚麼?」弗里格牧師說,唯一能癒合恐懼、痛苦的靈丹妙藥就是對神的信賴。

500年前的馬丁.路德建議我們,今天就種一棵蘋果樹。(這裏是指馬丁.路德說的,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我今天就要種一棵蘋果樹。)弗里格牧師手裏拿著一棵蘋果樹苗,「如果世上到處充滿惡魔,那我們今天就種一棵蘋果樹。」

「我要自由 寧死不願活在中共體制中」

音樂人伊冰先生(Melchior Ibing)和岳母戈特弗里德女士(Marie Susanne Gottfried)一起參加祈禱大會。(黃芩/大紀元)
音樂人伊冰先生(Melchior Ibing)和岳母戈特弗里德女士(Marie Susanne Gottfried)一起參加祈禱大會。(黃芩/大紀元)

音樂人伊冰先生(Melchior Ibing)說,「應對(中共病毒)措施的副作用,遠遠超過這些措施能減少而造成的損失。這讓我無法忍受。」他說。

「這是個巨大的醜聞,政府有八個月時間,放棄了所有風險群體。」伊冰先生說,「護士薪水的增加在哪裏?主要的醫療保健招聘計劃在哪裏?分配給風險人群的FFP 3口罩在哪裏?這是對真正高危人群不可思議的背叛,當然也是對所有非高危人群的背叛。」

「就我個人而言,我很擔心我們朝著中國(中共)的方向發展。我不想生活在(中共)這樣的體制中,老實說,我寧願去死,我需要自由。」

艾冰先生的岳母戈特弗里德女士(Marie Susanne Gottfried)說,「我的願望是,我們國家能重新得到自由、愛和歡樂。」

「我感到神的能量真的在這個空間場,閃耀著光芒,給予在場人們力量,為我們的孩子爭取生存的價值和在這個星球的生存。」戈特弗里德女士說,「我姓戈特弗里德,(Gottfried,Gottfrieden有神保佑平安之意)我有義務為神保佑平安而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