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直以來試圖顛覆實行民主制度的台灣,試圖利用統戰迫使台灣政府向北京妥協。中共通過利誘台商、干擾台灣民主選舉,以及對台灣青少年洗腦等三種統戰方式,在不同層面滲透台灣,台灣也隨之成了全球抗共第一線。

近日,《每日野獸》刊登了筆名為布倫登·洪(Brendon Hong)的文章,該文認為,數十年來,中共的統戰工作一直在幕後努力,企圖說服台灣精英台灣應該歡迎北京來接管。

中共竊政以來就一直對台灣文攻武嚇,試圖吞併。布倫登·洪在文章中指出,數十年來,北京政府一直在依靠統戰,利用貿易和共同的民族根源來達到目的。統戰工作通常在幕後進行,以有跨國資產的富裕人士為目標,通過說服、經濟利誘和勒索等方式提出中共的要約,或向在台灣、香港和華僑社區的基層組織提供資金,以塑造民眾對中共的看法。

雖然中共的統戰機構遍佈全球,但布倫登·洪指出,在台灣,中共統戰的影響最為明顯。

用特殊招待誘惑台商 讓中共有機會來討債

中共統戰部於1942年首次成立,是中共的一個部門,該部門著手將毛澤東的思想灌輸到所有社會階層中,並建立中共對黨外團體的監督。多年來,統戰的工作範圍有所擴大,包含了台灣、香港和海外的情報工作。尤其是在台灣,中共統戰部自1980年代後期起一直在加強行動,以顛覆台灣的民主。

在過去的四十年中,中國成長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台灣企業開始與大陸有業務往來,這成了中共對台灣統戰的機會。

布倫登·洪表示,統戰部在全國各地的分支機構密切關注在大陸接受教育或進行工作的台灣人,對他們進行詳細的背景調查,並在年度報告中將這些信息提供給中共領導層。除此之外,他們還收攏人心,組織活動,並參與塑造中國的商業環境,為台灣企業提供有利條件。而這種對台灣企業特殊照顧的目的是可以讓中共有機會來討債。

企圖顛覆台灣民主 利用假新聞和網絡干擾台灣大選

布倫登·洪介紹說,在去年台灣總統選舉之前,中共統戰部在安排了台灣媒體高管和資深記者與中國新聞機構進行了一系列「交流」之後,利用經濟激勵,並以禁止他們進入利潤豐厚的中國市場相威脅,以此向他們施加壓力。

統戰部門甚至在投票前兩個月組織了一次關於如何在互聯網上動員的會議,涵蓋了網絡空間的「政治指導思想」等主題。一個例子是統戰部門與中共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網信辦)的合作,聘請社交媒體有影響力的人和現場直播者,他們可以在網上擴大中共所要的信息。

於是,在台灣一月份舉行的總統大選前的幾周裏,虛假信息宣傳充斥著廣播、電視和網絡,誇大了蔡英文與美國和日本的友好關係,暗示她正在出賣台灣。一些台灣模特將自己的照片貼到社交媒體,抱怨蔡英文執政時期的社會和經濟狀況。在面書上,有大量的帖子聲稱大選計票有誤。

正如知名媒體人唐浩在大選一年前就預測的那樣:「中共勢將加足馬力,全面強化統戰力度與介入選舉,促親北京候選人當選總統,加速兩岸統一。」

不過,雖然中共統戰部開足馬力,但蔡英文依然成為了台灣民主的最終贏家。

中共統戰青少年 台大學生抵制

中共的統戰工作並不停留在企業高管和社會精英,布倫登·洪指出,在台灣國民達到就業或投票年齡之前,中共統戰部就已經開始關注他們了。

宋文笛是澳洲國立大學澳洲世界研究中心的訪問學者,他的研究重點是台灣政治、中國精英政治以及美中台關係。他指出,中共統戰在社會的各個層面進行運作,以「贏得人心」。宋文笛指出,中共統戰部致力於「培養台灣青年」。一個例子是「海峽兩岸和平小天使」計劃,該計劃關注來自台灣的7至14歲青少年兒童,並將他們帶到中國大陸與他們同齡的孩子配對,以建立長期的關係。

宋文笛認為,一旦「和平小天使」這樣的計劃鎖住了台灣的青少年,統戰部門就將致力於長期塑造親共的意識,形成「從在校學生、基層社區協會負責人、媒體和學者,一直到高級政治人物」的管道式培養。

台灣中央警察大學國境警察學系助理教授王智盛去年就曾表示,中共早年就有「三中」(指中小企業、中低階層、中南部民眾)的對台統戰政策,但2014年發生太陽花學運後,中共在「三中」以外又納入了「一青」(指年輕人)。他說,中共對台灣青年的統戰工作,也從過去的「短暫接觸」轉變為「心靈契合」,對青年學生的統戰已從過去的請客吃飯,轉為提供獎學金、降低大學門檻等方式,讓學生赴大陸融入當地生活,未來可能升級為「一條龍」的做法,提供更多經濟誘惑創造對中共的認同。

面對中共的統戰,台灣青年已經有所警覺,對於大陸天津大學主辦的「海峽兩岸青年學生領導力論壇」,台大學生出現反彈,公開反對參加該論壇,並呼籲全台學生共組「青年抵抗校園統戰聯盟」。

捍衛民主 台灣走在抗共第一線

然而,台灣的經濟仍然與中國大陸有密切關係,布倫登·洪表示,台灣的官員和外交官沒有說要設法使台灣經濟與中國大陸脫鉤,但總體上將說服台灣企業重新考慮與中國勞工和投資的聯繫,以及相關業務關係,並鼓勵他們將業務轉移回台灣。目的是限制中共統戰的渠道。

中美貿易戰、中共隱瞞疫情導致病毒大流行等原因,也使得包括台商在內的海外公司已經或計劃將供應鏈轉移出中國。

在華人世界,人們正在認清中共統戰的邪惡目的。布倫登·洪指出,對於海外華人,包括在1966年至1976年文化大革命期間逃離中國的人,以及在1997年移交給中國之前離開香港的香港人及其後代,中共統戰部希望通過發揮共同的文化根源,建立一個身份共識,讓他們全都忠於中共,以此將他們重新趕入羊圈。

統戰走到今天,美國人也清醒地認識到了中共用統戰綁架世界華人的伎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明確指出「中共不等於中國」,「中共不代表中國14億人民」。對此,有台灣民調顯示,56.2%的台灣民眾表示贊同,而美國對中共的制裁行動,也有高達60.3%民眾表示贊成。

陸委會發言人邱垂正10月29日表示,即使中共口口聲聲說,黨和人民不可分割,「但我們認為,中共為延續政權的做法,和中國人民利益相悖,更殘害許多人民正當權利」。

因此,中共的統戰正在適得其反。布倫登·洪認為,自從台灣大選以來,對中共的不利看法已達到頂峰,並且隨著台北與華盛頓關係轉熱而轉移到新的領域。

台灣外交部長吳釗燮回應「每日野獸」對台灣兩黨與華盛頓接觸的決議詢問時說,他的外交部將「逐步尋求每一次機會進一步加強與美國的雙邊關係」。

9月,吳釗燮告訴法國24電視台,台灣「在捍衛民主國家免遭共產主義中國接管的第一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