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性選民欺詐可能會將祖·拜登送入白宮。儘管主流媒體和社交平台不遺餘力封殺,該指控選舉日之前仍不脛而走在民間流傳。拜登兒子亨特的手提電腦和他的前生意夥伴已提供足夠證據,中共向這位民主黨候選人及其家族支付了數百萬美元,服務內容卻無從知曉。

這條爆炸性新聞足以令美國的在職中產階級震驚、憤怒。過去二十年以來,他們的工作被系統地流失到中國。然而對建制派來說,拜登可能執政的前景讓他們長長鬆了一口氣。畢竟,他們認為唐納德·特朗普在中美經濟脫鉤方面的努力衝擊了其重心——與北京建立了數十年的貿易關係讓美國企業、政界及文化精英荷包滿滿,有權有勢。

看到特朗普在如此惡毒的算計攻勢下可能會落選走人,這股政治勢力難掩其內心得意。甚至許多保守派人士也認為前景慘淡,僅存一線希望。至少共和黨贏得幾個眾議院席位,他們說,還有破紀錄的非裔和西班牙裔選民支持。如果共和黨主導參議院,就能阻止拜登-賀錦麗提倡任何進步主義方案,例如佔據最高法院。

這無異於癡人說夢。共和黨有幾個席位岌岌可危,2022年極可能被別人收入囊中,參議院兩年後勢必易手。

另外,拜登的精神狀態每況愈下,屆時總統一職恐落入賀錦麗手中,而她在參議院的投票記錄最為激進。共和黨似乎忘記,當年在他們掌控參眾兩院的情況下,奧巴馬罔顧來自該黨和全國反對把核彈交給美國長期敵人的聲浪,執意將伊朗的核武器項目合法化。保守派應該從中得到教訓,有媒體聯合保駕護航,做「回聲室」,一個民主黨總統輕易就能抵制來自共和黨的任何異議。

然而,以上所有這些都建立在美國政治圈子基本保持常態的前提下,暫且不論世界史上規模最大的選民欺詐行為。但是,我們的政治並不正常。

2020選舉是一場政變高潮。一位美國總統上任四年內經受曠日持久,持續不斷地圍攻設計,可謂史無前例。美國的間諜機構,五角大樓官員,外交官,媒體,甚至特朗普的前任,對該總統發動狂轟亂炸式的輪番攻擊。

2016年夏天,希拉莉·克林頓的總統選舉團隊僱用一名前英國間諜對特朗普陣營進行競爭對手研究,錯誤地將這位共和黨候選人抹黑為通俄間諜。FBI利用克林頓基金支持的檔案對特朗普及其助手進行監視。特朗普當選後,即將退位的巴拉克·奧巴馬總統指示中情局(CIA)局長約翰·布倫南(John Brennan)將反特朗普檔案變身為冠冕堂皇的情報界評估,結論是俄國的確幫助特朗普贏得2016競選。也就是說,特朗普的前任利用美國的反間諜機構,企圖連根拔掉他的總統職位。

離新政府成立僅剩幾個月,前FBI局長羅伯特·穆勒領導的特別顧問團被委任調查特朗普和俄國的關係,從而將反特朗普的陰謀又延續了近兩年之久。2019年秋季,眾議院民主黨人、媒體,以及情報界官員以總統和烏克蘭領導人的一通電話為由大做文章,妄啟彈劾程序,儘管他已經被參議院開釋。

今年春,民主黨州長和市長們借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強推嚴酷的封城措施,目標卻是特朗普的基礎支持者——在職中產階級。眾多小企業商家熬過封城的艱難,卻不敵來自與民主黨結盟的團體破壞。例如「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和安提法(Antifa)組織,它們策劃的暴動洗劫了全美許多城市。

中共病毒更施以民主黨推廣郵寄選票的藉口。特朗普及其他人早就警告過,郵寄選票是選民欺詐的秘方,勢必造成混亂。但混亂原本就是某些人的計劃。

臨近美國大選,民主黨陣營發佈通告,預測11月份可能出現的種種情況。特朗普在選舉夜看起來勝券在握,但他的領先會被之後湧入的數百萬張郵寄選票抵消。特朗普團隊繼而將選民欺詐的指控訴諸法庭。目前為止聽起來是那麼回事吧。然而它們還預測全國範圍內會爆發衝突。

按照民主黨的思路,以下才是故事應有的結尾—無論哪種情況發生,關於選舉的最終決定權不在最高法院,選民也都靠邊站,生殺大權在五角大樓手中。

接下來數周甚至數個月,無論美國走向何方,顯然再也不會是她的公民們星期二(3日)早上醒來所看到的那個國家了。令人憂心的不僅僅是一場選舉被盜,而是美國政府的本質已變。如果這樣的話,唐納德·特朗普退位後或將成為歷史上美國公眾所選擇的最後一位真正的美國總統。#

原文There Is Nothing Normal About the 2020 Presidential Election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李·史密斯(Lee Smith)是近期發表新書《曠日持久的政變:來自國外和國內的勢力如何攻擊美國總統》的作者。

本文中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