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企業家馬雲實際控制的「螞蟻集團」即將上演一出「吸金大戲」的前夕,突然被習近平緊急叫停,引發廣泛關注。

直接原因是:10月24日,馬雲在上海金融峰會上發表了與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針鋒相對的講話。

王岐山說:「中國金融不能走投機賭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環的歧路,不能走龐氏騙局的邪路」。要堅持防範、化解金融風險,金融安全永遠排第一。王岐山的這個強硬講話,事先肯定是得到習近平認可的。

馬雲卻說,「中國沒有系統性金融風險」,因為「中國金融基本上沒有系統,中國實際上是『缺乏金融系統』的風險」。「過去16年,螞蟻金服一直圍繞著綠色、可持續和普惠發展。如果綠色、可持續和普惠包容的金融是錯誤的話,我們將一錯再錯,一錯到底」。

11月2日,中共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國家外匯管理局四大監管部門緊急約馬雲。11月3日晚,上交所和港交所宣佈:暫緩螞蟻集團原定11月5日上市。由馬雲導演的一場轟轟烈烈的金融「盛宴」,在即將開場的前一刻,被習近平「掀翻了桌子」。

對此,海內外有各種解讀,都有一定道理。但是,我認為,這件事應放在更長遠深廣的背景下來考察。它實際上是2012年2月6日「王立軍事件」後中共最高層內鬥的最新表現。

2012年2月6日,原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出逃至美國駐成都領事館。這一「石破天驚」的重大事件,成為當今中共政局的一個重要分水嶺。

王立軍將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與時任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密謀通過「政變」,把習近平趕下台,然後由薄取而代之的陰謀,洩露給了美國。周永康、薄熙來的後台,是中共最黑惡勢力的總代表江澤民、曾慶紅。

習近平得知這一消息後,從2013年1月1日起,發起了一場旨在向江、曾奪權的反腐打虎戰役。習的「打虎隊長」,就是在上海金融峰會上發表強硬講話的王岐山。江、曾提拔重用的一批黨政軍高官被拿下,以江、曾為首的「江澤民利益集團」的切身利益受到嚴重威脅。江、曾及其親信則全力反撲與阻擊。

2015年6、7月,大陸發生了一場驚心動魄的A股暴跌事件,股市一瀉千里,數以萬億的資金被吸走,通過地下錢莊等各個渠道,流往海外。這場股災被認為是長期把持中共金融市場的江、曾勢力發動的一場「金融政變」。從那時起,習近平一直在清洗金融市場上的江、曾勢力。除「一行三會」(中國人民銀行、證監會、銀監會、保監會)的一批金融高官外,拿下的有重大影響的「金融大鱷」有:

(1)華信集團董事長葉簡明

2018年2月,葉簡明被查。葉是2009年至2017年在江、曾大本營——上海,在江、曾掌控的最賺錢的兩大領域——金融、石油——暴發起來的。到2015年,華信成為中共三大國有石油企業——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之後的第四大石油公司,同時擁有證券、信託、期貨、銀行、保險、金融資產交易等重要金融平台,並與國內外大型金融機構共同設立全球併購基金。2017年,華信連續第4年進入美國《財富》雜誌世界500強。

華信下屬的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與聯合國、歐盟、國際能源署、美國蘭德公司、美國外交政策全國委員會、羅馬俱樂部等國際組織或智囊,建立了「戰略合作」;資助成立「國際關係與可持續發展中心」,多國政要擔任顧問和研究員;發起「中美高端對話」,每年組織中美高級退役將領對話。基金會秘書長何志平,被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之子亨特稱為「中國間諜頭子」。2017年11月,何志平涉嫌違反美國《海外反腐敗法》在紐約被抓,後被判刑3年。

從何志平的案情看,中華能源基金會,實際是一個打著「高端智囊」旗號的中共間諜機構。該基金會主席是葉簡明。

今年4月24日,中國華信能源及其3家附屬公司,被上海法院宣告破產,其淨負債高達1,307億元人民幣。

從葉簡明的7個關鍵關係人——王宏源、李光金、蔣春余、許嘉璐、胡懷幫、王三運、何志平的背景看,其後台老闆為江澤民、曾慶紅無疑。

(2)華融集團董事長賴小民

今年8月11日,賴小民案在天津開審,賴被控受賄17.88億餘元。這是迄今中共官方已公佈的貪官贓款數額的最高紀錄。此案被稱為中共「金融反腐第一大案」。

華融集團是一家經國務院批准,由財政部控股的國有非銀行金融機構,主業是經營、處置國有銀行不良資產。但賴小民很快突破主營業務範圍,急速擴張,開設了幾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發展成擁有銀行、證券、信託、投資、期貨、金融服務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團。

財新網曾披露,從賴小民家中搜出現金2.7億元;其母親收受的禮金高達3億元;賴小民有100多套房、100多個關係人、100多個情婦。

賴小民是江西瑞金人,是以曾慶紅為首的「江西幫」的重要成員,被認為是曾慶紅等權貴家族在金融市場圈錢的「白手套」。

(3)安邦集團董事長吳小暉

2018年5月10日,吳小暉被判刑18年,沒收財產105億元,追繳違法所得752.4851億元。同時,安邦集團被習近平當局接管。今年9月14日,資產高達2萬億元的安邦集團宣佈解散。

吳小暉1996年成立聯通租賃集團公司,1998年成立旅行者汽車集團,並成為上汽集團最大的承包商之一。上汽集團長期掌控在江澤民長子江綿恆手中。2004年安邦集團成立時有7家股東,上汽集團佔股20%,是最大股東。直到2013年11月以前,安邦集團法定代表人一直是江綿恆的親信、上汽集團總經理胡茂元。吳小暉最終能接掌安邦集團,也在於他是江家信得過的人。

(4)數字王國實際控制人車峰

2015年6月2日,前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戴相龍的女婿、香港數字王國實際控制人車峰,被中共有關部門帶走調查。

據海外媒體報道,中紀委在調查國家安全部副部長馬建時牽出車峰。車峰通過香港和國外特殊管道,為大陸金融高管非法洗錢、轉移資產,金額超過上千億元人民幣,車峰還涉嫌充當馬建的打手,僱用網軍發帖打擊政治對手。車峰還涉嫌打著國安部旗號在海外胡作非為,並與西方某些國家情報機構有聯繫。車峰在北京和香港都有高級會所,利用美女,為各色高官、富豪服務。

車峰案牽出了曾慶紅、劉雲山、張高麗、賈慶林、梁光烈等江澤民派系五大家族的貪腐醜聞。

(5)明天集團創辦人肖建華

2017年1月27日,肖建華被查。據接近中南海的消息人士透露,肖建華案是中南海頭號大案。

肖建華「明天系」旗下的金融機構資產總規模高達3萬億元人民幣。國內任何一位首富都無法與他相比。據《福布斯》報道,2018年世界首富貝索斯個人淨資產1,388億美元,折合人民幣8,888億元,不到明天系資產的1/3。

今年7月17日,中共銀保監會、證監會宣佈,從當天起,接管明天集團旗下9家金融機構。至此,「明天系」旗下最重要金融機構都被習近平當局接管。

7月18日,明天集團「針對各種惡意詆毀」,在微信上發表「嚴正聲明」。聲明稱,自2017年集團創始人肖建華「被返回大陸」以來,明天集團「全力配合相關部門的調查」。聲明對習近平當局「悍然宣佈全面接管」的用意表示懷疑,質問道:「為甚麼在相關部門主持下已經簽署收購協議並支付了首付款的華夏人壽重組方案2019 年10 月上報銀保監會後卻一直杳無音信?為甚麼上周剛同意天安人壽的重組方開展盡調,幾天後便宣佈接管?為甚麼新華信託已詳細盡調並完成轉讓的所有程序,卻被喊停?為甚麼新時代信託無1分錢爆雷並已完成盡調並簽署轉讓協議、上報股東資格審查材料的情況下還被接管?」「監管部門設置障礙、誇大風險,不遺餘力地推動接管」,「背後存在哪些權錢交易?將來重組又如何『市場化』?領導人親批的『自救重組』政策何在?」

聲明稱,明天集團「將行使正當的權利,連同我們掌握的其他情況,向有關部門進行實名舉報」。聲明發佈幾小時後被刪除。

肖建華從內蒙古包頭市起步,逐步建立起他的「金融帝國」,涉足銀行、保險、信託、證券、基金等,覆蓋金融業的全部牌照。

肖建華被認為是江澤民、曾慶紅、賈慶林、劉雲山、張德江、李嵐清等中共江派家族的「白手套」。

上述五個「金融大鱷」都在江、曾支持下,走「投機賭博的歪路」,「金融泡沫自我循環的歧路」,「龐氏騙局的邪路」,在極短時間內暴富的。

螞蟻集團也將成為「金融大鱷」?

螞蟻集團上市被認為是全球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IPO盛宴(首次公開發行)。據估計,螞蟻集團僅散戶申購就創3萬億美元記錄,總市值或可達2.1萬億元人民幣(約3,130億美元)。遠高於中國工商銀行(總市值1.75萬億元)、中國建設銀行(1.57萬億元)、中國農業銀行(1.1萬億元),以及中國銀行(0.94萬億元)這中國四大國有商業銀行中的任何一家,甚至略超過中行和農行的市值總和。

螞蟻集團的「吸金額」,比英國2019年的GDP(2.8萬億美元)還要多,可以說富可敵國了。

但是,據財經專家黃世聰分析,螞蟻集團旗下兩間公司——花唄、借唄的資本額才30億,貸款額竟高達3兆人民幣,槓桿比拉的太高,借了這麼多錢,呆帳有多少?只要呆帳比為3-4%,將完全扛不住。不過,螞蟻集團將把3兆化成證券產品賣給銀行,因為利息有3.5%,銀行覺得好賺,其實這些都架在3兆資金上。屆時,馬雲拿這3兆可以放貸15%,賺到很多錢。萬一倒帳了,誰遭殃?銀行和貸款人都將遭殃。

誰是螞蟻集團幕後老闆?

馬雲是中共黨員,是在中共領導下成為著名「民營企業家」的,心裏當然非常清楚,在「中共國」,金融業是「錢權結合」的產物。上述暴富的「金融大鱷」,無一不是「權錢結合」造就的。馬雲能夠走到今天,也是如此。

2014年7月14日,《紐約時報》披露,馬雲創辦的阿里巴巴,股東包括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前中共元老陳雲之子陳元,前中共政治局常委賀國強之子賀錦雷,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之子劉樂飛等。馬雲買下香港《南華早報》。該報的經營權和控制權卻在中共港澳工委手裏,港澳工委的實際控制人是曾慶紅。

螞蟻集團股東之一的北京京管投資中心,這支私募基金真正的管理者是博裕資本。博裕資本的實際控制人,是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

螞蟻集團最早是時任重慶市長黃奇帆幫馬雲搞起來的。據黃回憶,2013年,馬雲到重慶找黃說,想搞個貸款公司,因為浙江義烏、溫州的小貸公司在整頓,都凍結了。黃表示:只要不搞P2P,3天就幫你全部辦完。隨後,黃幫馬雲辦了兩個小貸公司。黃說:「現在螞蟻集團100億的利潤,45億利潤來自重慶那兩個小貸公司。」

黃奇帆何許人也?江、曾「上海幫」要員是也。2001年,黃從上海調任重慶市副市長。在江派要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任內,被提拔為市長。2012年2月「王立軍事件」爆發後、薄熙來四面楚歌時,黃在當年「兩會」期間對記者說,「我和薄配合默契,如魚得水」。

王立軍事件發生8年後的今天,各種人和事,繞來繞去,繞到馬雲,馬雲又繞到重慶,最後歸根到江、曾身上。

馬雲「唱反調」 習近平「掀桌子」

2018年9月10日,阿里巴巴董事長馬雲突然宣佈退休計劃:1年後交棒張勇,然後重回講台當老師,教書育人度餘生。

馬雲退休的消息一度被炒得沸沸揚揚,好像馬雲真的蔭生「激流勇退」之心。如果馬雲說到做到,就沒有今天這檔子事了。但是,金錢和權勢的誘惑實在太大了。此前,馬雲就有過兩次宣佈「退休」,都是退而不休。2018年第三次宣佈退休,還是退而不休。

到了2020年,習近平遭遇上台以來的最大危機。7月,習當局接管肖建華旗下9家金融機構的第二天,明天集團發表「嚴正聲明」,發出一連串質問,火氣很大,矛頭當然是對準習的。有分析認為,其背後肯定是江、曾在撐腰。10月1日,葉簡明與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之子亨特「交易」內幕曝光,有人直言,江澤民、曾慶紅、孟建柱出手了。10月2日,王岐山的「大秘」董宏被抓。有人放風說,「黨內將出大事,將會地動山搖」。

習近平似乎已經被置於懸崖邊了。而馬雲實際控制的螞蟻集團,從提出上市申請到通過,僅用了36天,可謂神速,且前景一片光明。

正是在這個時候,馬雲在上海,在「金融安全」這個關鍵問題上,跟習近平、王岐山唱起了反調。

習近平曾講:「每一個權力中心的周邊,都聚集了一批仰其鼻息的既得利益集團。這些人因為接近權力中心,得以壟斷資源,獲得巨大的利益。他們可能是權貴階層,也可能是『白手套』,他們遊走在邊緣,與權力完成合謀。」上面提到的葉簡明、賴小民、吳小暉、車峰、肖建華不一不是如此。

馬雲明知他的「金融王國」是怎麼建立起來的。2015年習金融反腐以來一直沒有動他。金融監管部門對螞蟻集團上市一路開綠燈。此時本應低調的馬雲,卻突然反常地高調了,公然向習、王開炮。

習近平、王岐山很可能馬上聯想到在金融市場呼風喚雨、翻江倒海的肖建華等及其背後的江、曾。於是,多管齊下,緊急叫停螞蟻集團上市。

馬雲遭重挫,實際上是習與江、曾內鬥白熱化。2020年年底前,習與江、曾是否會最後攤牌?讓我們一起靜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