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美國大選,更關乎未來世界的命運!】2020美國大選,已經不是荒誕的「宮鬥劇」,而是價值觀的聖戰,正邪的較量,國運的分水嶺,更關乎未來世界的命運!不是特朗普想贏,而是選民要他——非贏不可!——網友

【美國的生死存亡已到最關鍵時刻】如果不是今年的天翻地覆,大家還不知道美國的生死存亡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候。我們不要以沮喪的心態看這個事情,要儘自己的能力把此事往好的方向推動。冥冥之中,可能有更高的智慧。——王篤然

【這不關乎特朗普,而是關乎美國人民】前美國議長金里奇說:六十年來我從來沒有這麼憤怒過。一幫腐敗的人徹底藐視美國人民,以為我們如此沒有脊樑骨、懦弱、不敢站出來,以至於他們可以從我們手裏偷走總統職位。而我們只會扭扭手,召集幾個律師,然後就算了。我希望特朗普總統能夠領導數百萬美國人——大家完全清楚這是怎麼回事:費城政治腐敗,底特律政治腐敗,他們在試圖偷走總統職位。我們不能允許他們那麼做。首先,把犯法的人關起來。不讓觀察員進場、把窗戶擋起來、造假票,這些都違反了聯邦法律。沒有人應該有疑議,你們看到的就是要偷走總統職位。這不關乎特朗普,而是關乎美國人民。人民有沒有權利通過誠實的選舉和可信的選票來選擇他們的領袖,還是從今往後我們都只是綿羊,被高科技公司、媒體和各地政治機器統治?這是美國的制度危機,跟華盛頓在聖誕前夜(跨過特拉華河前)和林肯葛底斯堡(演說)相類似。這是關乎我們存在的真實而深刻的危機。問:已經計數的選票怎麼辦?答:沒有觀察員在場的選區,全區選票作廢。

【正義與邪惡較量,聖靈與邪靈角力】李大宇:特朗普於今天白宮新聞會上,說到選舉制度被破壞時,ABC、CBS、MSNBC等多家主流媒體突然中斷直播,理由是特朗普所指內容「錯誤百出」,左媒主播說,我們不僅打斷了他,還「糾正」了他。與此同時,特朗普的推特和面書發言被全線阻擊,很多被標籤為有害信息隱藏。這場大選,已經成為政變!而推特及左媒都是助紂為虐的幫兇。//默默:一直覺得特朗普不是在跟民主黨和拜登在戰鬥,而是跟整個媒體界、IT業、金融業、娛樂業、共和黨內部及歐洲澳洲亞洲非洲全世界的建制派戰鬥!特朗普的意外出現打破了他們共同分贓的平衡。Trump是神選的王,Trump of God(神的號角)已吹響,基督徒請跟隨萬王之王耶和華的號角向所有黑暗勢力宣戰!//金子:表面上看是特朗普與敗燈之爭。實際這是一場正義與邪惡的較量,是聖靈與邪靈角力。

【郵寄選票裏出政權】郵寄選票裏出政權——比中共槍桿子裏出政權成本還低。選舉體制涉及美國制度中與三權分立幾乎同等重要的聯邦與地方政府分權。今年大選,如果舞弊沒成功,共和黨掌控的國會必須大大修改選舉系統的法律;如果舞弊成功,就沒有修改一說了,從此民主黨政要就算家家都有亨特·拜登,也沒人能將他們趕下去。——何清漣

【原來一切都有預案,都準備好了】在大選的關鍵時刻,拜登居然放心躲進地下室睡覺,我還納悶呢。現在終於恍然大悟:一切都有預案,已經準備好了,輸贏都能當選。怪不得佩洛西說:不管輸贏,拜登都能進白宮。看來,以一己之力對抗華盛頓沼澤太難了。希拉莉,奧巴馬,佩洛西,拜登,及共和黨的小布殊,FBI,司法部掌門人等,誰不是人精?——楊佩昌

【美國可以四年換總統,中共可不會等你四年】有人說美國的制度選誰當總統都沒關係,反正四年後還能改選。這話放在20年前我同意,放在當下我絕不能同意。美國可以四年換總統,納粹中共可不會停下來等你四年。一旦狼崽子長成了餓狼,它就會撲過來咬死所有人。難道忘了東郭先生、農夫與蛇的故事了嗎?防患於未然,把災禍扼殺在萌芽時才是代價最小的!——@Cyrano7770

【有害信息無害信息的標準是甚麼?】有害信息無害信息的標準是甚麼?是誰來判定?在中國共產黨眼裏一切不符合共產黨利益的言論都是有害信息,都在屏蔽範疇!在美國是不是一切質疑民主黨的信息都是有害信息,都在屏蔽之列?!一個人受了委屈就要聽他訴說,如果他認為受到了不公正的對待也要聽他的申辯,他有言論自由的權力!——@AxVYJhw7FQX1XAn

【丟了2000多億,有史以來最貴的演講!】馬雲還講到WTO、世衛組織這些國際組織有問題,需要改革,這些話觸碰習近平的神經。習近平不願意在這個時間說世衛組織有任何問題。馬雲講了這幾分鐘,丟了2000多億! 有史以來最貴的演講!這買賣虧大了!//LIFETIME視界:馬雲在外灘金融峰會演講直接得罪了習近平。中國媒體只挑出馬雲一句話「中國沒有系統性金融風險,就沒有金融系統」批評。其實這句話算輕的,更嚴重的是馬雲通篇批評中國官方不改革。而且馬云「打著紅旗反紅旗」,引用習近平的話批評習近平。馬雲通篇更像是給習近平下「指導棋」。 馬雲為這次「外灘金融峰會」精心準備了5400字的長篇講稿,這在科技企業界不多見。顯然,馬雲是處心積慮想表達憋在心裏的一些話。但是,習近平已變了,不僅不容忍任志強式「惡意的批評」,也不能容忍馬雲式「善意的建議」。這標誌言論管制尺度更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