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省蘭州市自2019年爆發「布魯氏菌」洩露事故至今,感染人數仍在不斷增加,而且患者症狀加重。蘭州至今沒有治療方案,對患者一直敷衍,想用幾千元「賠償金」打發受害者,而對責任人的後續處理至今沒有說法。

2019年7月24日至8月20日,位於城關區鹽場路的中牧實業股份有限公司蘭州生物藥廠在獸用布菌疫苗生產過程中發生布魯氏菌洩漏,導致當地市民大量感染。

近日《大紀元》記者採訪當地患者獲悉,當地感染者包括大人、孩子、孕婦。外界質疑中共官方涉嫌隱瞞疫情。去年官方稱有200人感染,今年9月大陸媒體說當地感染者超過3,000人,11月5日蘭州政府說至少有6,620人確認為陽性。

《大紀元》記者採訪兩位蘭州當地感染布魯氏菌的患者了解到,感染的人數很多,患者病情嚴重,但醫院不給治療,民眾希望能儘快把病治好而不是要幾千塊錢的一次性補償。

其中一名患者李軍(化名)說,當地老百姓有人維權被抓,但對於相關責任人,官方只說「相關責任人已經處罰了」,老百姓不知道是怎麼處罰的,後來聽說調到了北京總部。

他希望《大紀元》能夠把這件事報道出去,「這個事害死人了,現在關鍵是也不給你治療,就光賠償。我就想把病治好,你給我賠償再多的錢有啥用?」他說。

當地患者病情嚴重

兩位受訪患者均於去年11月和今年7月兩次檢查確診,並已經出現症狀——關節特別疼痛、身體疲乏。「感覺睡覺也睡不醒,一整天疲勞沒精神,我才四十歲」,李軍說。

李軍表示,他們(官方)之前說人跟人不傳染,現在傳染得一塌糊塗。他正在讀高三的女兒病情嚴重,檢查結果是1:400四個加號,老師給家長打電話說孩子在課堂上睡覺。

另一位患者方明(化名)了解到,有兩三個孕婦懷孕兩三個月、三四個月,自動流產,到外地檢查證明與感染布魯氏菌有關;還有兩歲多、十幾歲的孩子感染。

大陸《財新周刊》今年9月披露有超過3,000人受影響時,蘭州衛健委堅稱當地居民並不是染上布病,「只是陽性,對群眾身體健康無影響。」

蘭州無治療 患者無人理

目前蘭州很多患者想去外地檢查,不相信蘭州本地的醫院。方明說,蘭州的醫院、專家不承認(症狀)跟這個病有關,「跟我們說我們本身的抗體就能抗好,不用吃藥,不用幹啥,也不用住院治療。到現在沒有治療方案。」

他說:「內蒙那邊有個三甲醫院,裏面專門有個科室是治療布病的,那邊醫院1:50都是布病 ,而蘭州1:100都還不算布病 ,我就有些可笑了,拿老百姓當甚麼了。」

近日他和其他幾位患者去藥廠問情況,「那的人理都不理」,被告知去「善後工作組」,善後工作組的專家不解答問題,後來拒絕不見這些患者。

官方「賠償」買斷患者 治療方案無果

據李軍敘述,目前患者被告知簽合同,第一次讓簽的合同是7,500元人民幣,事後不再負責,之後因患者普遍不滿,第二次通知患者賠償後再發病也會管,賠償分為「嚴重的、輕症的、有生命危險的」不同等級。

李軍拿到了第一個合同,第二個合同尚未到手,但他沒有簽字。他說,「現在就是這樣的賠償,你簽也行,不簽也行。我們大家都說應該去醫院把病看好,你給我賠錢幹啥。這個害死人了。」

方明表示,這不是錢的問題,沒辦法拿錢來衡量,關鍵是怎麼把病治好,現在傳染了這麼多人,令人們有一種恐懼感,小孩以後怎麼辦,現在這些事情根本沒有人管。

他說:「專家剛開始把我們騙得說(騙我們說),這個病得了三個月到半年後,就慢慢地自動有抵抗能力就消退了,沒有了。你看這一年多,不但沒有消退,而且病也發作了,疼得很,而且有的人很疼的,有的人走路都瘸著走了。你只給七千來塊錢,讓我們簽字,怎麼簽?」

他的女兒檢查三次都是陽性,而社區和工作組說,「這樣的事情多得很,這樣的事情暫時沒影響到你。」第二次檢查後不給單子,也沒有電話通知,後來媒體報道了才通知。他的妻子第一次檢查陽性,第二次被告知是陰性,第三次檢查又是陽性。

「你就是暫時給我們賠償了七千多塊錢,把我們這個心穩住了,那麼這個病能不能治好?到底我們去哪家醫院治療?指定的地方在哪裏?而且這個病最後的程度是甚麼樣的?他們沒有給我們確定的說法,只是說『沒事、沒事,好著呢,不要緊』。」方明說,「你說你給我們七千塊錢的費用,就不用說檢查了,連一般去一趟的費用都不夠,你說這也叫給我們補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