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洛伐克議會11月4日通過了一項法律修正案,宣佈前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是犯罪組織,同時在公共場所禁止出現共產主義和納粹法西斯的標誌,從而成為繼烏克蘭、三個波羅的海國家和波蘭等國之後,主動清除共產黨餘毒的東歐國家之一。

共產黨是犯罪組織

這項新修正案指出,曾經在1948年到1990年期間統治捷克斯洛伐克的共產黨,以及在斯洛伐克的共產黨分部都是犯罪組織,因為共產黨在獨裁執政期間曾殘酷的鎮壓公民社會和限制民眾自由。

修正案還禁止在紀念碑和紀念牌匾等公共場所使用象徵共產主義和納粹法西斯等專制政治體制的任何標誌,同時也禁止使用共產黨和納粹法西斯人士的名字來命名街道、廣場以及其它公共場所。

不過,修正案允許那些曾經是共產黨專制體制內的、但在後來成為反對共產黨、並與共產黨進行鬥爭的人士的名字,可以用來給街道或公共場所命名。而決定哪些人名可以使用,將由斯洛伐克民族記憶學院作出最後裁決。

這項修正案獲得絕大多數國會議員的支持,在表決中順利通過。

此前,歐洲議會也同樣通過了類似的決議案。

歐洲各國清除共產黨成為潮流

自1989年起,波蘭、匈牙利、東德、保加利亞、捷克、克羅地亞、南斯拉夫、阿爾巴尼亞、立陶宛、愛沙尼亞、拉托維亞、烏克蘭等國先後宣佈獨立,脫離蘇聯共產黨的控制,結束了共產黨專制獨裁。1991年12月25日, 蘇聯解體。

隨後,東歐多國開始了去共產黨化行動,包括制定相關法律法規,禁止傳播共產主義思想。清算共產黨罪行,在全世界逐漸形成一種趨勢。

早在1993年,斯洛伐克的鄰國捷克就已經通過一項法律,把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定性為犯罪組織。而後烏克蘭、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波蘭等國家,在結束共產黨專制統治多年後,近年來也紛紛立法清除共產主義殘留污垢,宣佈把共產主義與納粹法西斯視為同等,禁止生產、持有、傳播和銷售含有共產主義標誌的任何產品;如果使用共產黨的鐮刀、斧頭、紅旗、紅星等標誌,將面臨罰款或是被判刑。這些國家都經歷過共產黨獨裁專制統治的苦難。

2006年1月25日,歐洲委員會通過了《必須在國際上譴責極權主義的共產主義制度罪行》的決議,要求原東歐共產國家修改教科書,為共產極權體制的犧牲者修建紀念碑。

這一決議是根據瑞典國會代表團成員林德布勞的一份報告起草的,這份題為《共產極權專政罪行需要國際性譴責》的報告指出:「共產極權體制從產生之初就已被打上大規模侵犯人權的烙印。共產黨為奪取政權和維持專政,將屠殺及謀殺程序納入體制。在必要時,共產極權體制不惜使用恐怖暴力手段維持政權,正像人們在1968年的捷克斯洛伐克,1971年、1976年、1981年的波蘭和1989年的中國所見證的。暴力恐怖的規則適用於所有共產極權體制,無論是過去的還是現存的,無論是哪個國家。」

坦克上的蘇聯士兵用槍指向抗議的學生。(網絡圖片)
坦克上的蘇聯士兵用槍指向抗議的學生。(網絡圖片)

共產黨給國家和民族帶來禍害

與世界許多國家的共產黨一樣,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自上個世紀20年代初成立開始,就接受共產國際和莫斯科的領導指揮,奪得政權以後對本國民眾實行殘酷的政治迫害和血腥鎮壓。

1968年,杜布切克成為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的領導人,曾嘗試領導共產黨進行改革,實施人性社會主義,並取消新聞檢查,讓民眾享有言論自由和旅行自由。這場改革被命名為布拉格之春,但後來被蘇聯派出軍隊用武力強行鎮壓而中斷。此後共產黨在捷克斯洛伐克對民眾和知識界的各種迫害變得更加肆無忌憚。

俄羅斯時事評論人士尼科里斯基說,對捷克和斯洛伐克的民眾來說,當年蘇軍坦克鎮壓布拉格之春,許令多年輕人喪生街頭,這一歷史事件對民眾的影響深遠,兩國人民至今無法忘記。

他認為,布拉格之春被鎮壓,共產黨統治捷克斯洛伐剋期間實施的各種迫害,還有冷戰歷史等等,這些都導致今天捷克和斯洛伐克的民眾和政治組織堅定的支持清算共產主義,他們都不把共產黨當成正的政治勢力看待,認為共產主義不能給國家和社會帶來好處,只能帶來禍害。

縱觀歷史,共產主義制度建立100多年以來,給人類帶來的是屠殺、疾病、饑荒以及文化與種族的滅絕。

根據卡雷爾巴託賽克所著《共產主義黑皮書》統計,僅20世紀,全球計一億人死於共產主義革命,其中蘇聯2,000萬、中國6,500萬、越南100萬、北韓200萬、柬埔寨200萬、東歐100萬、拉丁美洲15萬、非洲170萬、阿富汗150萬。學者認為上述數字要低於實際死亡人數,如中國死難者至少有8,000萬人,而前蘇聯烏克蘭大饑荒導致的死亡人數是至少3,000萬人。

2020年10月4日,美國眾議院推出一項法案(H.R.8491),將中國共產黨指定為跨國有組織犯罪集團。該法案一旦通過,在全球共產主義黑幕即將被徹底清除之際,將為中共被起訴、懲罰和剷除提供法律依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