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投票結束,但計票工作還在持續進行。特朗普總統譴責民主黨大肆舞弊,操控選舉。其競選團隊在幾個選情膠著的關鍵州提芝士法訴訟,要求重新計票、暫停計票或切實提供監督計票的機會。專家指出,法律訴訟可能一直提交到最高法院。

11月5日晚,特朗普總統發表講話,譴責民主黨大肆舞弊、圖謀操控選舉。他列舉證據,簡述在多個州出現的作弊亂象,直言不允許選舉被竊取。

「如果計算合法選票,我輕鬆取勝。如果計算非法的、遲來的選票,那麼民主黨可以從我們手中竊取大選。」他表示,這不是一個誰輸誰贏的問題,「我們不能讓這種事情在這個國家發生,我們不能因此蒙羞」。

在此之前,特朗普競選團隊已圍繞計票舞弊問題將多個關鍵搖擺州告上法院。賓夕凡尼亞州、密歇根州、佐治亞州以及內華達州和威斯康辛州被要求暫停計票或重新計票。

各州在12月8日之前選出選舉人

在正常的選舉年,如果不出現爭議,各州根據提前投票和選舉日的投票來統計民眾的選票。在結果得到確認後,由各州選民選出的選舉人團將代表各自的州投出他們的選票。最終,在全國獲得超過270張選舉人票的候選人將勝選。

全國一共有538張選舉人票,大致按各州人口劃分。大多數州會將選舉人票全部投給在該州獲得多數民眾選票的候選人,只有緬因州和內布拉斯加州例外。這兩個州的選舉人票按照候選人在該州獲得民眾選票的比例來分配。

各州在選舉夜或選舉後幾小時報告的計票結果是非官方的,因為正式的結果可能需要幾天甚至數周的時間才能統計、核實和認證出來。今年,由於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郵寄選票較往年都要多得多。這意味著需要更長時間才能出結果,同時也被指給選票舞弊提供了更多機會。

一個州計票結果出現後,可能會出現三種情況。正常情況下,如果候選人獲得的選票差距夠大,投票結果會被確認。

但如果非官方的計票幅度接近,一些州會自動或被要求進行重新計票。在愛荷華和內華達等州,即使票數差距很大,只要候選人提出要求,就會進行重新計票。

通常,如果重新計票或爭議迅速解決,一個州可以任命其選舉人,州長將準備一份證明,詳細說明民眾和選舉人票的情況。

今年,各州必須在12月8日之前選出選舉人,解決有關選舉團隊和選舉人的任何爭議,這個日期被稱為「安全港最後期限」。

但如果爭議無法在這個日期前解決,在一些州,行政部門或其它機構成員有發言權。

選舉人團將於12月14日在每個州開會投票

根據美國《憲法》,不論一個州的民眾投票狀況如何,尤其是在州未在安全港最後期限前作出決定時,州議會有權決定仍然存在爭議的選舉結果無效,並選擇自己的選舉人。

在德薩斯州,州長是唯一有權解決總統選舉爭端的人;在北卡羅來納州,獨立的州選舉委員會可以獲得最終決定權。

但一些學者說,如果一個搖擺州的州長和州議會屬於不同的兩個黨派,他們可能會提交兩個不同的選舉結果。賓夕凡尼亞州、密歇根州、威斯康辛州和北卡羅來納州都是由民主黨人做州長,由共和黨控制州議會。

雖然大多數專家認為這種情況不太可能發生,但歷史已有先例。1876年,三個州任命了「決鬥選舉人」,促使國會在1887年通過了《選舉計票法》。根據該法案,聯邦國會兩院將分別決定接受哪一個「決鬥選舉人」名單。

但是,俄亥俄州立大學法學教授斯內德·弗利(Ned Foley)在2019年一份探討選舉團爭端可能性的論文中稱,《選舉計票法》的措辭「幾乎令人無法理解」。

根據弗利的分析,如果兩院意見不一,特朗普的副總統彭斯作為參議院議長,可能會試圖完全放棄一個州有爭議的選舉人票。在這種情況下,法律沒有明確說明,候選人是否仍然需要270張選舉人票勝出,或者能否以剩餘選舉人票的多數票獲勝。

今年,選舉人團將於12月14日在每個州開會投票。但是,一些選舉人可以選擇投票給他們承諾支持的候選人以外的候選人,或者完全拒絕投票——這些候選人被稱為「沒有信仰的選民」。

選舉爭議必須在1月20日之前解決

選舉人票的計票工作和總統名單的公佈將由新一屆國會在1月6日進行。在副總統主持下,國會按字母順序計算來自每個州的選舉人票。

根據《憲法》第12條修正案,如果兩位候選人都沒有獲得多數選舉人票或出現平局,將引發「臨時選舉」。這意味著眾議院選出下一任總統,而參議院選舉副總統。

每個州的眾議員團只能獲得一票,因此總統候選人需要26票才能獲勝。

俄亥俄州法學教授弗利對《紐約時報》說,國會有可能在1月6日無法得出結果。這種情況在1876年出現過,當時由於選民舞弊的指控,一個特別選舉委員會被迫在就職典禮前兩天決定選舉。

國會中的任何選舉爭議都必須在1月20日之前解決,這一天是憲法規定現任總統任期結束的日子。

根據《總統繼任法》,如果國會屆時仍未宣佈總統或副總統的名單,眾議院議長將擔任代理總統。來自加州的民主黨人南希·佩洛西是現任議長。

兩黨可以要求最高法院解決國會的任何僵局,但不確定最高法院是否願意裁定國會應如何計算選舉人票。

官司將打到最高法院

如果對計票過程或結果有爭議,可能會在州法院和聯邦法院掀起一波訴訟浪潮,最終可能向最高法院提起訴訟。特朗普總統曾於9月份表示過,如果大選出現爭議,他將通過最高法院來解決問題。

現在,其全部由精英律師組成的競選團隊已經迅速邁出法律訴訟這一步,而拜登競選團隊也表示,準備好迎接法律挑戰。

傳統基金會高級法律研究員漢斯·馮·斯帕科夫斯基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如果有任何訴訟對計票提出異議、拒絕缺席投票或延長缺席投票的時間,我毫不懷疑,無論誰在訴訟中敗訴,都會準備向最高法院提起訴訟。」

這就意味著特朗普或拜登可能要過幾個星期,甚至拖到2021年才能被確認為獲勝者。

「最著名的先例大概就是2000年布殊與戈爾的大選訴訟。這並不是說最高法院決定了誰是總統,而是他們對佛羅里達州官員說的話。在重新計票中,佛羅里達州官員從一個縣到另一個縣對有效的投票使用不同的標準,最高法院告訴他們不能這樣做,必須對整個州有一個一致的標準。」斯帕科夫斯基說。

「因此,我可以看到可能發生的是,例如在賓夕凡尼亞州或北卡羅來納州,如果他們正在審查缺席選票,並決定是否應該算數或是否遵守州法律,州官員必須使用同樣的一致標準。他們不能在一個縣不遵循州法律要求,而在另一個縣嚴格遵循法律。如果他們這樣做,我認為這可能最終提交最高法院。在那裏,我認為布殊訴戈爾案的裁決將是最高法院判決此類訴訟的先例。」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