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選舉結果情勢仍未明朗引發全球關注,一些台灣民眾對特朗普或拜登當選、白宮是否易主、今後對台政策方向感到焦慮。有觀察人士說,可以理解台灣人民為何焦慮,不過美國外交政策有延續性,台灣是美國利益所在,就算改朝換代也不會讓台灣落入中共控制之下。

據美國之音報道,最近一個跨國民調顯示,台灣民眾有42%支持特朗普連任,是亞洲8個國家和地區裏最高的比例,對於特朗普與拜登究竟誰勝,台灣民眾不僅關注,也擔心一旦換黨執政可能在對台政策上有不確定性。

為此,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和駐美代表蕭美琴11月5日分別在面書上貼文,希望民眾對美國選舉結果無須擔憂,台灣政府與美國的民主、共和兩黨都有交往接觸,支持台灣也是美國的主流民意和跨黨派共識。蔡英文更強調,她的政府會密切注意台海局勢並確保台灣內部股匯市及經濟環境的穩定。

「美國台灣觀測站」(US-Taiwan Watch)共同編輯、密蘇里大學政治學博士陳方隅說,台灣人會有焦慮感是一定的,台灣樂於見到特朗普政府將中共視為威脅,因為對台灣人來說,中共「是台灣的生存威脅,也是敵人」,特朗普的看法與站在中共威脅第一線的台灣比較相近,自然會比較希望特朗普政府可以連任,「這是可以理解的一種心情」。

他說,近來台灣社會在關於美國選舉的討論上「有點激動」,「一些陰謀論或沒有查證過的東西一直在主流媒體放送」,所以蔡英文和蕭美琴的發文是想要為此降溫,希望民眾能安心,但這個「安心」必須從美中台三邊關係的大框架變化來看。

「因為美國對中國政策的轉變其實是一個結構性變化,」陳方隅說,近年來中共各種計劃,例如「中國製造2025」,「擺明了都是在挑戰美國在全世界經濟上、軍事上等各方面的領導地位」,美中關係的本質已經發生改變,不再是過去30、40年來一樣的「賺大錢、發大財」交往接觸,因此台灣要做的是,無論民主黨或共和黨執政,都要在這種質變下爭取最大利益。

陳方隅說,事實上,即使是特朗普政府執政下,美國對台政策都沒有改變,仍然維持著《台灣關係法》、一中政策、戰略模糊等大框架,因此台灣人民其實不用擔心美國對台灣的政策會有根本性的變化,因為「外交政策會有一定的延續性。」

不過,拜登在競選期間不斷被批評對中共立場過於軟弱,前美國國防部官員博斯科(Joseph Bosco)此前就曾表示,他很高興見到特朗普政府在對台政策上所走的方向,因此對拜登入主白宮可能走回頭路感到擔憂。

「我非常憂慮,如果拜登主政會發生甚麼事?我們可能會開始走回頭路。我非常擔憂那個情況。」

美台商業協會會長韓儒伯(Rupert Hammond-Chambers)上星期在一場關於美台經濟關係的討論中就指出,在拜登主政下,他的政府在與中共的關係方面會有自己的優先事項要處理,他本人和他的團隊都已經表明,氣候變化將是一個重要議題,這個議題也會在中美之間扮演重要角色。

「在我看來,中國(中共)也必然會要求美國展現某種善意才會願意在那方面進行接觸。」韓儒伯說,在拜登政府調整與中共交往的優先順序時,人們可以提出的合理疑問是:他與中共會做何種交易?「我的看法是美國在兩個領域有高度脆弱性,因為中國(中共)會在這上面對下一任政府——在這個例子上是拜登政府——施加非常大的壓力,那就是台灣和技術政策。」

陳方隅也同意這種看法,「這個擔心是可以成立的」,因為從拜登的競選顧問和與其接近的民主黨智囊人士發言來看,他們都強調氣候變化和環保會是民主黨著重的議題;而特朗普政府與之前的民主黨政府最大的不同處在於,它是採取單邊方式,美國自己去和個別國家談相關議題、自己對中共發起制裁行動,而民主黨已擺明要走回多邊機制,包括利用國際組織等。

「在短期內我們可以看到,中國(中共)的確有一些休養生息的空間,因為多邊機制就是大家坐下來談,慢慢談,不確定性蠻高的,」因此陳方隅認為,在短期內拜登政府對中共的政策的確可能會比較軟,但他說,台灣也不用太擔心。

「因為對美國來說,它是不可能讓台灣被中共控制的,不管哪一個政黨執政這都是美國的根本利益,如果台灣被中共控制,那美國在太平洋的第一島鏈就完全丟掉了,中國(中共)就可以完全控制它在太平洋的出海口,所以美國是不可能會讓這些事情發生的。」不過陳方隅也提醒台灣人要習慣,若拜登當選美國總統,在拜登政府主政下美台關係可能轉趨低調,不會像過去4年曝光率那麼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