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特朗普執政四年中,民主黨人及主流媒體時常將特朗普描繪成一個應受譴責的白人至上主義者。然而,在本次美國大選中,特朗普有26%的選票來自非白人選民。自1960年以來,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從未獲得如此高的來自少數族裔選民的支持。

美國知名專欄作家喬希·哈默(Josh Hammer)在《紐約郵報》上發表一篇分析文章指出,民主黨左派政客宣揚的議題,實際上無法獲得少數族裔的支持,許多少數族裔的選民也拒絕了特朗普是白人種族主義者的誹謗。

文章中舉例,佛羅里達州的邁阿密-戴德縣(Miami-Dade County)是古巴裔美國人的中心地帶,2016年希拉莉·克林頓在當地取得了超過30個百分點的領先。但在本次大選中,民主黨的領先已縮小到個位數的微小優勢。

德州的斯塔爾縣(Starr County)位處格蘭德河谷的中心,大多數選民都是墨西哥裔美國人。根據州務卿辦公室的統計,本次選舉中特朗普在此地拿下了47%的選票,這一數字對比四年前已大幅增長,在2016年民主黨在此拿下79.1%的選票,如今領先優勢正快速萎縮。事實上,拜登在其他關鍵搖擺州,如俄亥俄州和佐治亞州的西班牙裔支持率,與2016年的對比都有所下降。

根據出口民調,總體來說,32%~35%的拉美裔選民投票給特朗普,此外,年輕的非裔男性選票也正以顯著的速度增加。

事實證明,少數族裔對民主黨極左派議員歐凱秀(Alexandria Ocasio-Cortez,簡稱AOC)等人所宣揚的「覺醒主義」(woke-ism)並不那麼著迷。

Woke是一個源自美國的政治術語,源於非裔美國人的白話英語中的「stay woke」,指的是對社會正義、種族正義等問題持續關注。在「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力推之下,廣泛用於左派政治。

喬希·哈默指出,「當政治界、法律界、媒體業、企業甚至學術機構都全力投入覺醒主義議題時,卻也讓其成為包含種族和性別壓迫、社會主義、黑人的命也是命、無政府主義的有無混合物。然而,許多拉美裔和非裔美國人對此並不買帳。」

文章中稱,美國政治界進步主義精英將無法理解,「(特朗普)實際上不是白人種族主義的化身,也非法西斯主義即將來臨的預兆」。

喬希·哈默表示,接下來一段時間內,進步主義政治精英將無法解釋特朗普獲得少數族裔選民支持的原因,也無法理解為何他們的口號會被越來越多的民眾拒絕,包括西班牙裔和非裔選民在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