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螞蟻集團的上市動作全球矚目之時,11月3日,上海證券交易所發佈了一則公告,緊急叫停了螞蟻科創板原訂於11月5日的上市。公告中說,「因近日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及董事長、總經理被有關部門聯合進行監管約談,且螞蟻方面也報告所處的金融科技監管環境發生變化等重大事項。該重大事項可能導致螞蟻不符合發行上市條件或者信息披露要求」,因此上交所決定暫緩螞蟻集團科創板上市。隨即港交所也公佈,螞蟻H股上市也將暫緩。

上交所發佈螞蟻上市暫緩消息後,螞蟻集團有關上市進程的網頁已經被刪除,科創板網站的多個頁面,也顯示不存在。

這一場聲勢浩大的螞蟻上市,在前一秒還是轟轟烈烈,舉國歡慶、全球矚目,下一秒竟突鳴金收兵了。做為這一場盛事主角的馬雲,本已成竹在胸的臨門一腳,坐等歡呼,如今卻被裁判在最後一刻生生叫停,不得不收回那一腳。

對暫緩螞蟻集團上市,新華網給出的消息是,依據「註冊制」相關規定,要求擬上市企業在增加信披透明度方面做出實際行動,10月31日的時候,中共金融穩定發委會剛剛宣告將全面實行股票發行註冊制,沒想到,首當其部的就套用到螞蟻集團頭上了。

11月2日,中共證監會官網發出消息,中共央行等四部門聯合約談螞蟻高層時,已經釋放出非同一般信號,業內人士已經猜測這次約談很可能會影響到螞蟻上市。而此番約談,也讓人聯想到10月24日,馬雲在上海「外灘金融峰會」上一番頗具爭議的「驚世言論」,所謂驚世,主要是驚了中共。馬雲這場演講帶來的強烈後效應之一,就是在過去幾天裏,中共的金融高官和黨媒相繼發聲,對馬雲觀點窮追猛打。

馬雲回應王歧山講話 針尖對麥芒

馬雲說了什麼呢?馬雲說,當前中國金融面臨的「不是金融系統性風險,而是仍缺乏健康金融系統的風險」,並批評官方把風險控制為零的做法才是「最大的風險」。這話的意思就是說,中國不存在系統性金融風險,因沒有系統,而且如果金融系統把自己弄得沒任何風險,那麼整個社會就處於很大風險中,並批評中國(中共)過分嚴苛的金融監管在扼殺創新,導致「誰都幹不了什麼事」,「誰都可能出事情」。

除直接質疑中共監管金融市場有否必要的話外,馬雲還指責中國銀行是當舖思想,害了很多企業家。

馬雲這番話,看來是把中共的金融系統一網打盡了,中共一直有不懂經濟的土共別號,所以聽到中共耳朵裏,很容易對號入座,而且他的這一番演說,正好和在峰會上發表致辭的王岐山的言論,可以說是針鋒相對,前後呼應。

作為中共黨內最懂經濟的高級別人士,中共副主席王歧山在上海金融峰會發表視頻致辭時警告說,要堅持金融服務於實體經濟,並防范金融系統風險。他說,中國金融不能走投機賭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環的歧路,還有龐氏騙局的邪路。

不知道王歧山講話是不是針對螞蟻集團的有感而發,但馬雲做為後者的發言,卻讓人聽上去是針尖對麥芒了。作為能夠遊走於中共政府高層的一員科技大佬,想必馬雲對自己在中國所擁有的話語權也有相當自信的,只是,這一番演說,幾乎被所有人認為是在向王岐山叫板。

我們可以看到,馬雲演講視頻中,馬雲有稿件在手,不時的低頭看稿發言,看上去不是因為要回懟王歧山致辭所做的即興演講,所以,馬雲當時的講話應是他深思熟慮後的有感而發,這也說明中國金融系統的風險與矛盾不但積澱甚深,也由來已久。

中共經常愛講一句話,絕不允許吃黨的飯砸黨的鍋。在中共扶持下坐大的馬雲,應很快就明白自己是犯了中共的大忌了,不僅是砸了王岐山的場子,還砸了中共的場子。

其實馬雲在金融峰會上,除談到的那些直擊中共金融管理的尖銳言論之外,還直接講到螞蟻的大數據,他說,「在當下,我們必須用借助技術能力,用大數據為基礎的信用體係來取代當舖思想。」

馬雲的大數據來自哪裏?支付寶、芝麻開門等,這些螞蟻旗下的應用已經滲透進中國社會的方方面面,從日常生活水、電、煤支付,到金融借貸、社會信用體系,螞蟻17年的發展史,一直是和中共的扶持與監管互為依托,相伴而行的。

在中共社會裏,馬雲成功構建的大數據鏈條,依託的不只是科技的支撐,重要的,是來自於黨的支撐。儘管在馬雲眼裏,螞蟻姓馬,馬雲的馬,而在黨的眼裏,螞蟻也姓馬,不過是馬克思的馬。

有了這樣的前提,對國際金融監管法例是否適用於中國經濟模式提出質疑,想要監管自由的馬雲,確實是有些脫離實際了。於是在獲得網絡上大量點贊聲的同時,也必然會招致批評,被中共揭開老底。

馬雲言論 招來各路批評聲音

10月31日,中共央行旗下金融時報的官方公眾號轉載了一篇學者文章,文章說有些大科技公司設立之初不需要接受審慎監管,但後來變相吸收公眾存款,比如螞蟻集團,拿到很多金融業務牌照,可以進行與銀行類似存貸款業務,就需要進行審慎監管。

這段話透露的意思,不僅是說螞蟻變相吸收公眾存款,也提醒螞蟻能夠拿到很多金融業務牌照,那都是政府給你的便利。

這篇文章中還說,金融科技存在誘導過度負債消費、形成「贏家通吃」、增強金融風險傳染性、過度採集客戶數據等四大特殊風險。

相信這幾大風險,在螞蟻發展史上,一直是有目共睹的,現在才珍而重之的拿出強調,不過是警告亂說話的馬雲。

文章還強調說,不能因為金融監管存在一些問題,科技大公司就可以要求超國民待遇,不進行監管。

做為為黨提供大數據監管服務、並協助公安機關用大數據抓了幾千人的螞蟻集團,不知馬雲聽到此言會作何感想。文章強勢表態,在黨面前,只有趙家人說了算,其他人等不過是黨的奴才。

11月2日的時候,中共銀保監會消費者權益保護局局長郭武平也發表文章,表示螞蟻集團旗下貸款公司,如「花唄」和「借唄」需受到最嚴格監管。郭武平說,這些金融科技公司有著銀行功能,因此應該實施相類似的風險管理。這話和金融時報的相關評論很相似。

此外,郭武平還在文章中對「花唄」所謂的普惠金融的理念進行質疑,他說「花唄」與銀行信用卡業務基本相同,但實際上是普而不惠,分期手續費卻較高,還批評金融科技公司誘導和刺激超前消費,讓一些低收入人群和年輕人深陷債務陷阱,並強調「金融科技公司侵害消費者權益的亂象更加值得高度關注。」

郭武平這一番表態,直接把螞蟻集團拉到消費者對立面,這也是中共一直擅長的,製造對立和矛盾,煽動起普羅大眾的仇恨。

這些代表官方聲音的警告,都在表明,所謂話語權一直都在黨的手裏。螞蟻金服,你不服不行。

此外,還有代表民間的批評聲音熱傳,一段標註為同濟大學金融領域的學者在視頻中反駁馬雲說,螞蟻金服是想做高槓桿循環放貸,而要實現這一目的只有兩個辦法:一個是銀行放貸,但有抵押率限制;另一個做法是資產證券化,但這又受資本金的限制,這也是「巴塞爾協議」中要求的。

正因為有了上述監管限制,因此馬雲才會批評銀行要改掉當舖說法、以及批評「巴塞爾協議」是老人俱樂部。

在這位學者看來,馬雲的言論並不是為中小企業貸款難、貸款貴而發聲,而是為旗下的螞蟻金服繞開監管大力發展信用貸款備書。這位學者還以螞蟻集團發佈的招股書中的數據舉例,表示真正貸給小微企業的比重只有20%,其它80%都是消費貸款。

除這些官民合奏的批評聲音外,更高級別機構,由中共副總理劉鶴領導的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也發出警告,提示金融科技業快速發展帶來風險,對各類違法違規行為要「零容忍」。說的是誰,自然也不言而喻。

黨老大習近平,也在11月2日的一場會議上,強調健全上市公司退市機制、從嚴打擊證券違法活動。

毫無疑問,中共最高層聲音,不只是針對馬雲而來,它表露出中共當局已經發出對金融證券行業動手的強烈信號。

「國家級龐氏騙局」罪魁禍首全身而退

馬雲近些年很多話,都曾引熱議,這一次的演講,更是一石激起千層浪,在各方利益的撞擊下,顯然觸碰到了中共金融領域的層層紅線,在這場該不該監管的對峙中,你分不清誰更在理,也或者,當和中共的利益捆綁在一起時,沒誰能站在真正有道理的位置上說話。

王岐山在金融峰會上說,中國金融不能走龐氏騙局的邪路,考慮到中共體制的特點,這種說法真有賊喊抓賊的嫌疑了。這些年,一場「國家級的龐氏騙局」P2P正在全中國上演。

作為中共大力推薦的「金融改革創新」平台,P2P曾獲得官方力捧,央視等喉舌媒體、以及中共官員都曾為P2P站台,有些平台甚至被官方稱為獨角獸企業。

據媒體報道,截止到去年9月,已經有6,000多家借貸平台違約或倒閉,涉案金額約達306億美元,至少超過270萬投資人受損慘重、求助無門,自殺與破產悲劇頻發,對民眾造成巨大傷害。而因參與P2P而被騙破產後維權的中國民眾,還被中共以維穩的名義抓捕打壓。

P2P,這場以政權金融改革名義詐騙中國全民資金的罪惡,可以說是舉世無雙的,也是史無前例的。然而,中共從沒有對這一場國家級的騙局做出任何積極的解釋,在中共的言傳身教下,沒有法治可言的中國社會早已是投機、行騙成風。

8月份,大陸《財經》雜誌披露,P2P網貸平台目前只剩29家,當初火遍全國金融創新網貸公司目前正面臨全部清場。

一場騙局進入尾聲,中國民眾交了昂貴學費,罪魁禍首卻全身而退。

馬雲在演講中,也提到了P2P,說P2P根本不是互聯網金融,不能因為P2P就把整個互聯網金融業的創新否定了。並說好的創新不怕管,但不能用昨天的辦法來管未來。

在中共制下,可以說根本不存在任何正常金融體系的管理系統,這也是馬雲的觀點,他認為中國沒有金融系統。中共管理下的金融機構是什麼呢?是中共控制中國經濟的工具和武器。

這幾年,中共一直在為推行數字貨幣做準備,一些城市已做為試點城市試行,而中國的移動支付領域,這一二十年來,都是被馬雲旗下的阿裡巴巴和騰訊所壟斷,中共力推數字幣,必然會衝擊到支付寶、微信支付等,想必這也讓馬雲有了危機意識。

馬雲不服管的言論,似乎也是在喊話中共,有錢大家賺,不能你這個黨老大為了防風險,你就把我們的發展空間給擠掉了。

此外,也有觀點認為,並不僅僅是因為馬雲一番野馬脫韁的言論,衝撞了王岐山、習近平,和中共整個金融體系,也可能是因為中共要繼續「宰肥羊」、「割韭菜」也或者涉及到中共高層權鬥,因馬雲也只是高層權貴的白手套。

馬雲:中國首富有好下場的不多

根據彭博億萬富翁指數,馬雲身價超過400億美元,阿裡巴巴的市值超過4000億美元,而隨螞蟻上市後,據稱馬雲也將成為世界第十一大巨富。

去年時,馬雲卸任消息曾引爆海內外輿論,很多分析認為,馬雲是聰明人,提前交權一是為保證自己能在中共體制下全身而退,二是避免成為被中共宰割的「肥羊」,而近年來中國幾大金融大鱷的命運,似乎也印證中共宰「肥羊」的做法。

如,3年前億萬富豪肖建華被當局秘密帶走調查;前安邦集團總裁吳小暉被判刑18年,沒收財產。這些富豪都被認為與中共權貴集團有利益關係,而馬雲的阿裡巴巴也被指有中共高層家族涉入。

馬雲早前曾說過「我今天這些所謂的財富根本不是我的,中國首富有好下場的不多。」「不要貪戀權力」,「會惹出事的」。聰明又精明的馬雲,這二十年的打拼不知到底參沒參透中共的權力和財富遊戲,這一番爭議言論,不管是有意為之,還是無心之言,但想推螞蟻上市的雄心應該是無疑的,約談之後的一盆冷水澆頭,如今「馬已今服」四個字已經成了網絡熱搜詞。

其實,在這場針對馬雲和螞蟻的各種批評聲中,應該說,吃瓜群眾們受益了,可能以前的各種猜測正好被印證,也正好可以重新對螞蟻進行風險評估,那些熱情參與螞蟻上市的企業們,可能也意識到,和中共企業做生意,風險無時不在的。

一場螞蟻的上市狂歡暫時叫停了,竟讓人聯想到了泰國皇室前一段上演的貴妃詩妮娜戲劇化失寵後,又很快戲劇化復寵的事。

目前,被約談後的螞蟻已表示要「擁抱監管」,在這場大起大落的劇情中,也許過段時間,螞蟻又復寵了也說不定。總之,在黨的江湖中,馬雲始終都沒法真正像雲一樣灑脫。@

粵語配音影片

國語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