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河北省平山縣第一任「610辦公室」主任薛青更患腸淋巴瘤(腸癌),手術後遺症使腸粘連,最後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中死去。

臭名昭著的「610辦公室」,最高級別稱中央「610」,全稱為「中央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簡稱「中央防範辦」,是江澤民集團於1999年6月10日,為系統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凌駕於法律之上的非法機構。

在各省、市、街道,各級都有「610辦公室」,它可對各系統、各部門直接下達指令,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實施迫害。

「610」對法輪功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它是當年的「中央文革小組」再現。

由於「610辦公室」這個名字名聲太壞,2018年3月,中央「610」被當局裁併,職能併入中央政法委和公安部,對外則稱「610」已被「撤銷」,但其實是換湯不換藥,即使對外掛的名稱改了,但「610」在內部的名稱一直沒有改變。

直至現在,所有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都是由各級「610」系統直接指揮、督促、脅迫、操控公、檢、法、司和各級政府相關機構實施的。

善惡有報是天理,如今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610」被稱為「死亡職位」,因成千上萬的「610」人員遭厄運。

薛青更,平山縣南甸鎮東莊村人,1999年6月至2001年4月,任「610」主任,是當地第一任「610」頭目。期間,正是法輪功學員進京為法輪功上訪的時期,也是各鄉鎮按照「610」指令對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大肆抓捕、拘押、毒打、搶劫、罰款、酷刑的嚴重時期。

薛青更自從走上這個「死亡職位」之後,他的家庭就沒有了安寧。他在縣醫院當醫生的妻子康隨竹莫名其妙地當了電梯工;次子薛振華不幸摔斷了腿,後來又出了車禍;2001年4月,其長子薛國華又無端被人在腹部及胳膊上連捅數刀。

以下是薛青更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事實。

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原下槐鎮人大主席、法輪功學員崔鴻俊進京上訪,為法輪功鳴冤。1999年7月25日中午,崔鴻俊剛回到家,已守候幾天的下槐鎮副書記張建設、派出所所長王新堂帶隊開車闖入他家中,威逼他放棄修煉,被他拒絕。

張建設當場宣佈說,接到縣「610」主任薛青更的通知,鎮黨委決定從1999年6月1日起停發崔鴻俊全部工資。

2007年,流離失所多年的崔鴻俊曾去找薛青更(當時薛青更已經調離「610」),給他講法輪功真相,並要求恢復工資。但薛青更仍威逼崔鴻俊:只要寫不修煉法輪功的「保證書」,可以恢復工資。崔鴻俊拒絕。

現已77歲高齡的崔鴻俊從1999年6月至今已被扣發21年多工資,累計已是幾十萬元。他工作了一輩子,卻因信仰「真、善、忍」,被中共迫害得身無分文。

薛青更任職「610」主任期間,除在公安局、看守所非法關押過幾十名法輪功學員之外,還將迫害延伸到鄉鎮。

大吾鄉黨委書記侯同霄、政法委書記蘆素芳多次非法囚禁本鄉的法輪功學員,私設公堂,並對學員進行毒打、罰款、抄家、搶劫等。搶劫的物品有:拖拉機、電單車、三輪車、單車、電刨子、壓麵機、電視機、手推車等各種物品,僅大吾鄉累計對法輪功學員的罰款數額就達數萬元。

政法委書記蘆素芳曾狂妄叫囂:「國家就是往死鬧(整)你們法輪功……」

下槐鎮黨委書記趙振芳、政法委書記秘春英(女)、鎮長陳躍峰帶領鎮政府幹部、派出所警察到各村綁架法輪功學員、抄家、勒索錢財;在政府大院非法囚禁學員,私設公堂,毒打折磨學員。

寒冬臘月,他們把法輪功學員雙手抱樹銬起來,連續數天,將崔長江毒打致昏死。特別是趙振芳親自下手毒打韓食堂、封同書夫婦。

警察、惡人們在村子裏見甚麼搶劫甚麼。如:糧食、拖拉機、立櫃、桌子、椅子、床、電視機、電風扇、縫紉機、收錄機、液化氣爐具、石英鐘、高壓鍋、座鐘、枱燈等。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薛青更任「610」主任期間,遭到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中,被非法判刑者1人(趙建梅);被非法勞教2人(馬素平、李靜麗);被開除公職者3人(安三慶、康瑞竹、王樹全),被迫流離失所者5人(安三慶、封強、崔鴻志、封同書、李桃妮)。

古語曰:「湛湛青天不可欺,未曾舉意已先知。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

明慧網指出:正義可能遲到,但絕不會缺席。至今仍把迫害當作工作的中共體制內人士應立即懸崖勒馬,認清中共的邪惡,在歷史的最後關頭,為自己的生命留一條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