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和中共實際上已經進入了由中共挑起的新冷戰狀態。今年,中共開展了三項對美核威脅軍事行動。

第一項是在一月末,中共向中途島(Midway Island)水域派出核潛艇進行軍事演習,模擬了對珍珠港的襲擊並測試了第三島鏈(Third Island Chain)的完整性。該島鏈被認為是中美之間的最終戰略邊界,北起阿拉斯加海岸經夏威夷群島直至紐西蘭。

(譯者註,島鏈「island chain」是由美國前國務卿約翰‧福斯特‧杜勒斯在1951年冷戰時首次明確提出的一個特定概念,它既有地理上的含義,又有政治與軍事上的內容,其用途是圍堵亞洲東岸,對蘇聯、中共等共產主義國家形成威懾之勢,其中包括第一島鏈、第二島鏈、第三島鏈和太平洋鎖鏈。)

第二項是在三月份,中共宣傳喉舌宣佈,一艘能夠對美國發動戰略攻擊的核潛艇在南中國海確定了安全的發射位置,使美國處於中共核威脅的驚人距離之內。

第三宗事件是在六月底,中共聲稱其北斗衛星導航系統(BeiDou Navigation Satellite System)已經完成。該系統為全球定位系統(GPS)的競爭對手,它將為中共的核導彈提供「眼睛」,使其有能力對美國全境實行精準打擊。

這三種威脅的組合相當於美蘇冷戰時期的古巴導彈危機(Cuban Missile Crisis)。三十年後,美國現在面臨著另一個紅色核大國的威脅。

(譯者註,古巴導彈危機又稱古巴危機、加勒比海導彈危機或加勒比海危機,是1962年冷戰時期在美國、蘇聯與古巴之間爆發的嚴重政治、軍事危機。事件爆發的表面原因是蘇聯在古巴部署導彈。)

被迫捍衛自己的美國進入了與中共冷戰式的全面對抗。

美國七月份開始公開回應,並連續發表了四個里程碑式的演講,詳細闡述了其對中共的新外交政策。

過去四十年中美關係的那一頁已經翻過去。從現在開始,美國將把中共視為對手,並在削弱北京的同時採取全方位對策,以維護國家安全。

這種對抗已從四個領域體現出來,按重要性排序依次為軍事、諜報、經濟和政治。美蘇冷戰僅是軍事方面的對抗,當時還沒有經濟全球化。

今天的中美冷戰發生在全球化背景下,而且美國經歷了中共的全面滲透,給美國帶來了極其艱巨的挑戰。

九月下旬,美國在台灣南部的巴士海峽(Bashi Channel)進行軍事演習時,與中共的核潛艇發生了短暫衝突。

十月二日,在美國總統特朗普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入院之前,兩架美國波音E-6B「水星」(Boeing E-6B Mercury)核指揮飛機(又稱「末日飛機」)飛越美國領空,向對方發出明確警告,請不要輕舉妄動。

中共的全球戰略已深入滲透民主國家。

對於中共的行徑,我早在2003年就警告過澳洲政府,但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佔主導地位的放棄戒備中共的新綏靖政策持續了三十多年,已經將中共的威脅推向至全球。

如果該政策繼續為中共的發展和繁榮伸出援手,那麼不難想像未來將是多麼可悲和危險。

經濟全球化導致美國經濟遭受重創,也使中共有能力嚴重滲透美國。

如今,在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前美國國務卿)和華爾街大亨等那些非常熱衷與中共合作的著名人士的公共或私人協助下,中共在美國和其它西方民主國家中的「第五縱隊」(fifth column)的運作強勁而猖獗。

(譯者註,「第五縱隊」指在內部進行破壞,與敵方里應外合,不擇手段意圖顛覆、破壞國家團結的團體。現泛稱隱藏在對方內部、尚未曝光的敵方間諜。)

在澳洲,絕對有做過和基辛格相同工作的同一類人。但現在這裏不是「點名和羞辱」他們的時候。

當前,最值得注意的問題是美國何時能與台灣建交。我們期待著這件事情的進展。

我熱切希望澳洲在這方面能向美國提供幫助,並積極尋求增進與台灣的關係,從而幫助台灣擺脫外交上的孤立。

只要美國和台灣能夠建立外交關係,這就會使中共陷入外交、政治和民眾支持減弱的綜合危機中。如果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為取得政治上的突破,肆意在台灣海峽發動戰爭,那麼美國、台灣、日本、澳洲和印度就可以一起打擊中共,中共將立即被擊敗、瓦解。

結果將迫使中共經歷劇烈的政治變革,從而開啟民主化。

中美新冷戰正在發生,而不是在未來的某個時刻。

美國被迫與中共開戰,但它必須找到正確的時機和充份的理由。看起來美國現在渴望恢復與台灣(中華民國)的外交關係,但是台灣現在顯然也感到緊張。

美國不想先開火,它希望中共先開第一槍。然後,美國作為捍衛者具有參戰的合法性。因此,台灣與美國建交是迫使中共打頭炮的最佳方法。

但是台灣很膽怯。儘管現在是台灣恢復與美國的關係並可能重返聯合國的最佳時機,但蔡英文政府對能否承受日益絕望的大陸政權的初始攻擊非常謹慎。據估計,這可能會造成數十萬人傷亡。

美國政府的中國專家諮詢小組一直主張恢復台灣與美國的外交關係,以迫使北京先開槍。屆時需要美國、日本和澳洲的軍事干預,一勞永逸地解決中共政權野心勃勃的侵略行徑。

如果習近平判斷失誤並拒絕讓步,那麼台灣與美國建立外交關係的可能性就會大大增加。

我已得到消息,美國國務卿的中國政策規劃首席顧問余茂春(Maochun Miles Yu)教授就此事已對台灣進行了低調訪問。

因此,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不僅關係到美國,更關乎世界的命運。

如果特朗普獲勝,那麼蘇聯解體的昨天就是中共的明天。

如果拜登獲勝,我相信中美之間的新冷戰將很可能失去動力,中共將會鬆一口氣,然後繼續推進擊敗美國和統治世界的戰略。

我希望,在國際政治中的關鍵時刻,澳洲繼續與美國站在一起,加入民主國家的正義聯盟,直至徹底擊敗中共政權,迎來更先進的(儘管有缺陷的)民主制度的盛行。

原文The US–China Neo-Cold War Is Happening Now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澳洲的秦晉博士(Dr. Chin Jin)是民主中國陣線(the Federation for a Democratic China,縮寫為FDC,簡稱「民陣」)的全球主席。該組織主張通過反對共產黨和支持人權來實現中國的民主化,是在1989年天安門廣場抗議之後成立的。#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