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藎,湖南人,是中國第一個殉職的記者,被慈禧太后處以杖斃之刑,即用棍活活打死,遇難時年僅31歲;由被捕至行刑,只有短短12天。

沈藎早年致力維新運動,戊戌變法時與譚嗣同等人交往;戊戌政變失敗後譚嗣同等人被殺,沈藎一方面在天津從事記者工作,一方面繼續參與反清活動。1900年義和團事件爆發後,沙俄以保護東三省鐵路及其它權益的名義,出動十幾萬大軍,佔領中國東北全境,企圖兼併中國東三省。《辛丑條約》簽訂後,沙俄不肯從東北撤兵。東北人民群起反抗,英美日等國亦以利害衝突出面干涉。在國際壓力下,沙俄政府被逼於1902年與清政府訂立《交收東三省條約》,同意俄軍在18個月內,以每6個月為一期,分3期全數撤離,並交還山海關、營口和新民廳沿線鐵路,但清政府要給予賠償。第一期撤軍俄國如約實行,撤走在奉天省(今遼寧)遼河以西的軍隊。

1903年,俄國拒絕履行分期撤兵的約定,反而進一步提出在東三省及內蒙古一帶享有路政稅權及其它領土主權的「七條」要求,強逼清政府接受。軟弱無能、喪權辱國的清政府決定答應沙皇俄國的要求,欲與沙皇俄國締結密約。沈藎知道之後,決心要將密約內容昭告天下,最終他從政務處大臣之子手上查到了密約草稿的原文,並將其寄到天津的英文版《新聞西報》,該報將原文刊出後,國內外媒體爭相轉載,引起輿論嘩然,國內民眾憤慨,清政府處境窘逼,唯有宣佈放棄簽訂有關密約。

慈禧太后顏面丟盡,遂派人全力查找密約洩露的原因,不久,沈藎因為被朋友出賣被捕。審訊期間,沈藎毫不諱言自己的所作所為,並怒斥慈禧太后企圖掩蓋簽訂密約的賣國行徑。由於當時恰逢光緒帝生日期間,按清律不宜判處「斬立決」,老羞成怒的慈禧太后於是下令將沈藎即刻杖斃於獄中。

當時敢言的《大公報》報道了沈藎之死:「拿來刑部之沈藎,於初八日被刑,己志本報。茲聞是日入奏,請斬立決。因本月係萬壽月,向不殺人。奉皇太后懿旨,改為立斃杖下。惟刑部因不行杖,此次特造一大木板。而行杖之法,又素不諳習。故打至二百餘下,血肉飛裂,猶未至死。後不得已,始用繩緊繫其頸,勒之而死。」

沈藎慘死獄中的消息傳出後,激起國內輿論的普遍憤慨,數百名記者在上海集會公開悼念沈藎。香港《中國日報》更以無比悲憤的筆觸寫道「沈君之死,鬼神為之號泣,志士為之飲血,各國公使為之震動,中西報紙為之傳揚,是君雖死之日,猶生之年。」 沈藎因此被譽為「中國史上第一個殉職的記者」。

西方輿論界對慈禧太后的暴行同樣深感憤怒,跟沈藎私交甚篤的《泰晤士報》駐華首席記者莫理循,毫不客氣地將她稱之為「那個該殺的兇惡老婦人」。各國公使夫人在覲見慈禧太后時,也都對沈藎之死表達異議。面對洋人的詰難,慈禧太后理屈詞窮,只能公開表達「悔意」,並保證此後再不會有類似的事件發生。

沈藎,這是一個用生命說真話的記者!◇

(註:文題「文章總斷魂」一語,出自章太炎「獄中聞沈禹希見殺」一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