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我們都會聽見人們形容某些不可能發生的事件,便會說:「除非太陽從西邊出來啦!」

比如今日的美國,她的國情變化是足以影響全球人類福祉的,故此,深受各國人民關注,而今屆美國總統大選,亦已進入了最後階段,現正等待點票結果完成公佈後,才知誰人可入主白宮,左右世界。

話說選舉期間,美國民主與共和兩黨各出奇謀,競爭激烈,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在醜聞不斷爆發、欲蓋彌彰下,仍獲得同道及既得利益者與部份傳媒偏袒,而對手共和黨的特朗普、現任總統,卻在多項民調中,都落後於拜登,不禁令其擁護者擔憂和斥責,指民調作假,意圖影響特朗普勝選。而於10月20日,一向偏向支持民主黨拜登的《華爾街日報》發表了一篇評論文章,指特朗普再次勝選連任機會渺茫,更嘲諷:「特朗普要連任,除非同一個地方,被雷劈兩次啦!」詎料,兩天後,這個大多數人都信奉上帝的國家,位於美國芝加哥的特朗普大樓,竟遭遇3次雷擊後,即時引起了大眾熱議,紛紛指出,莫非此乃「天意」?

常言道:世事冥冥中自有主宰;或謂:神蹟、果報「信則有,不信則無」,但歷史上也曾有這類奇蹟發生的記述。現時大家都認定,太陽是從東方升起,而日落西山的。據我國春秋戰國時期的魏國史書《竹書紀年》曾有記載:「(西周)懿王元年,天再旦於鄭。」意思是指:當日發生了兩次「日出」,第二次日出,在魏國以西的「鄭地」升起的,即是魏國人看到「大陽從西邊升起了」。從現代科學來論,也許是「日全蝕」的現象所致。而西方的《聖經》,也有記述一則上帝為固守耶路撒冷猶大王希西家顯示了一個神蹟,使日晷「倒行」十度的記載。即是讓太陽對於地球發生了「倒行」的現象,「十度」以現今的換算法,代表的時間,應是40分鐘。不單止此奇蹟,更有其它歎為觀止的神蹟記載。

人在面對前景茫然時,總希望能夠預知未來,可趨吉避凶。當年,香港在面臨九七,很多人無奈要移民他國,重新努力,但又不甘心放棄現有的成果,惟有求諸於星相問卜,因此,風水星相行業遂異常興旺,不知發了多少執業風水星相者,可惜也有因過分貪婪而身陷囹圄的!莫非真的是解人厄困自沉迷?

坊間每年於臨近歲晚,各家生肖運程書刊,大量充斥市場,至今亦然!上輩人常說:「一本通書睇到老。」他們舉凡紅白二事,需要擇日選時,創業開學,占卜教化等,《通書》內包羅萬有,更奇怪的是,此書內文裝潢設計,連上輩有些從沒上學者,也懂得拿起來翻閱自己擇日。

人們因風水術數的神秘面紗未解,總會自然地依賴民間各種迷信雜說,而漸俗化為術數,以種種方法觀察自然或社會的現象,來推算國家和個人的氣數命運。「術」指方法,指的是星占、卜筮、六壬、奇門遁甲、命相、拆字、起課、堪輿、占候等;「數」則指氣數,乃說可用「數」學的原則描述氣運變化。換言之,可說是以方術推測氣數。

我國古代文獻解釋術數的,有《漢書.藝文志》將術數列為天文、曆譜、五行、蓍龜、雜占、形法6種。術數又被指為權術、策略,即以規劃控制之術引伸到人事、政治上用,主要指以「刑名之術」(法制),進行治國的方法。

術數在我國的文化內,也有這些定義,即本義、俗化義和引伸義。單說本義的術數,即是以陰陽五行生剋制化及易象爻變之理為主要內容的古代數學規劃系統,或可說是我國古代的宇宙論。而西方也有英國哲學家伯特蘭羅素的「神秘主義與邏輯」,他將其定義為3種傾向:(一)宇宙中萬物為一體,各範疇互不分隔;(二)宇宙永恆靜止,時間並不存在;(三)知識乃通過神靈啓示而得,而非通過經驗。而我國術數的心態,較傾向於第一項和第三項,而無第二項傾向。我國宇宙觀十分重視過程,為一種過程哲學,其中以道家哲學為甚。並有第三種「啓示」的傾向是由於歷代術數師均相信易理是伏羲氏觀察「龍馬」和「神龜」上的河圖洛書紋理悟得的。由於有這兩種傾向,所以本義的術數很自然地被俗化為神秘主義的民間信仰系統。

我國儒家哲學,其天命觀,也崇尚卜筮,這是敬天的自然流露,不是求神喻來控制自然,也不是望求發財,而是以敬天、畏天命的宗教情操,(天命觀)「終日乾乾以進德修業」。而道家有自然養生保形之說,佛家則為果報論,法家的權謀之術,均各有存在的價值,及傳統的各種宗教活動,都是導人向善,現今世界上舉凡開明的政府,基於人權宗教信仰自由的原則下,都不會加以取締的。

行文此日,正是世界矚目的美國總統大選投票日,兩政黨陣營,正在如火如荼的激烈聲勢下,且待塵埃落定,再看花落誰家!祈天𧙗賢良,世界和平!

今日點煮:「枝竹火腩炆桂魚」

材料:

游水桂魚(又名:桂花魚):1條,約14両重(可請魚販代宰)。

支竹:1條。

獨子蒜:10粒。

火腩:半斤(於燒味店買燒腩肉)。

冬菇:6粒(浸軟洗淨)。

薑:4片。

芫茜、蔥:各1棵。

做法:

(一)桂魚洗淨後抺乾水份,在魚身𠝹幾刀後,撒少少鹽及胡椒粉,再撲少少生粉,成條放落熱油炸,拉油至剛熟,起出瀝油待用。

(二)原鑊油將支竹成條炸至脆身見起泡泡,撈出後,即投入已備的一盆清水中,浸軟,然後切2吋長待用。

(三)原鑊油,放下去皮的獨子蒜,原粒炸至金黃色,浸軟的冬菇也揸乾水放落去略炸,一齊撈起瀝油待用。

(四)各項分別處理完成後,準備炆燴了,將那鑊油倒出剩約2湯匙油,再燒熱爆香薑片後,將已炸的蒜、菇回鑊及放蔥白、火腩一齊爆炒,再放成條已炸的桂魚,灒酒,再放支竹,加入上湯,不用太多湯水,剛浸過面便夠,喜歡的也可加一些豆腐卜,浸煮熟透後,試味,可埋些少薄芡,最後放上芫茜蔥度即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