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明星黃秋生憑藉ViuTV劇集《理想國》,獲得第25屆亞洲電視大獎(Asian Television Award)的最佳男主角提名;而香港電台電視頻道製作的《鏗鏘集》也獲得3個獎項提名,其中參與編導的蔡玉玲突然在11月3日下午被警方重案組拘捕。聽聞此事,黃秋生吃驚之餘,忍不住發出一番感嘆說,「物以反常為妖」,香港現在的怪事多到成為常態了。

港府做反常事已成常態

ViuTV劇集《理想國》旨在探討、反思未來科技帶來的道德問題,首播以來口碑亦甚佳。其中一集《聲音監獄》以「反烏托邦」為背景,由黃秋生演獨腳戲,飾演被獨自囚禁在由AI(人工智能)系統管理的監獄囚犯。

在這個「反烏托邦」中,社會資源分配嚴重失衡,連監獄都是由廁所改建,只有一部電梯那般大。囚室設備簡陋,沒有床板,而且大小二便與日常作息的地方共用,剝削囚犯的基本人權。監獄沒有獄吏,囚犯的一切訴求只獲「錄音機式」回應。

而港台《鏗鏘集》的編導蔡玉玲參與製作的《7.21元朗黑夜》,也將在第25屆亞洲電視大獎中角逐「最佳新聞節目獎」。在第25屆亞洲電視大獎宣佈入圍名單的同一天,香港警方重案組,以蔡玉玲在製作元朗7.21主題節目時,查看涉案車主的個人資料,包括車牌、姓名、住址、身份證號碼等,之後將資料用於節目中,不符合聲明所寫的用途為藉口,突然在周二(11月3日)拘捕了蔡玉玲。

黃秋生在周三(11月4日)接到《蘋果日報》記者的通知,獲知自己入圍電視大獎時表示,這樣的消息不是電視台通知他,而是由媒體記者的轉告得知,真是有趣。

同時,他對蔡玉玲被警方拘捕感到相當吃驚,他諷刺說,這種事情不應該由重案組出面做,但現在竟然都由重案組來做,就如同重案組抓街邊小販一樣,重案組的工作量豈不是很大?是不是連過馬路撿到錢包也要出動重案組呀?

對於香港當局專門挑選在電視大獎宣佈入圍名單的同一天抓人,黃秋生表示,當局「唔識貨」,經常做錯事已然變成恆常事。他解釋說,出動重案組(抓人)給大家的感覺是錯誤的。就好比樹上的蘋果掉下來,落到地上是應該的。但假如當你看到蘋果升上天的話,那就是「物以反常為妖」囉。

他補充說,港府做類似的反常「怪事」已變成了常態,未免令人覺得現在很多規則跟以往不同,所以大家肯定覺得奇怪。

11月4日,公民團體、立法會議員、區議員與街坊召開記者會,譴責警方昨日拘捕調查「721元朗」襲擊事件的港台編導蔡玉玲。(宋碧龍/大紀元)
11月4日,公民團體、立法會議員、區議員與街坊召開記者會,譴責警方昨日拘捕調查「721元朗」襲擊事件的港台編導蔡玉玲。(宋碧龍/大紀元)

蔡玉玲獲保釋 憂新聞自由被削弱

蔡玉玲在被捕後,引發外界嘩然,香港記者協會以及許多團體、社會知名人士都公開指責警方的做法是侵害新聞自由。

而蔡玉玲在被捕的當天晚上10時許,獲准以1,000港元保釋,離開大埔警署。她面臨兩項指控,「取得道路交通條例下的證明書而作出虛假陳述」罪,將在下周二(11月10日)在粉嶺裁判法院出庭。

蔡玉玲強調自己多年來一直恪守新聞原則,表示作為記者因進行採訪被警方上門拘捕,心情上必然有衝擊。她希望同行們不要因此而影響對新聞工作的信念及熱誠。同時認為此事造成的客觀效果可能令公眾對新聞自由有擔心和疑慮。

「元朗7.21」成抗議運動的轉折點之一

「元朗7.21」恐怖襲擊事件,是2019年7月21日「獨立調查、捍衛法治、守護真相、重申五大訴求」遊行的當晚及翌日凌晨,發生在香港新界元朗區的暴力襲擊事件。

在事件中,大批穿著白衫的暴徒,持武器在雞地及港鐵元朗站無差別襲擊途人和列車乘客,連穿制服的消防處救護員為傷者急救時也遭遇白衣人襲擊,事件至少有45人受傷,當中包括孕婦,有1人危殆,5人重傷。

香港警方在市民報案後拒絕到場制止襲擊,在事發後又聲稱沒見到有白衫人集結地點「南邊圍村」有人持械,當晚入村調查時亦沒有人被拘捕。外界批評警方對襲擊計劃早已知情並故意縱容,更有社會輿論指事件涉及「警黑勾結」,引致警方受到廣泛批評。「元朗7.21恐怖襲擊事件」成為「反送中」示威運動的其中一個轉折點,催化了日後多場大規模示威抗議活動。

港台電視頻道的新聞節目《鏗鏘集》,在去年和今年七月分別製作了《7.21元朗黑夜》及《7.21誰主真相》的專題節目,蔡玉玲都參與了編導工作。製作節目記者查看案發地點的閉路電視,透過查找車牌的資料,發現當天接載白衣人的車輛持有人都是村代表,但村代表們都不肯接受採訪。而受訪者之一、立法會議員何君堯事後對節目感到不滿,曾去信港台顧問委員會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