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個美國港人組織與移民律師呼籲港人不要仿傚有關人士的做法進入美國領事館尋求庇護,稱這只會使情況更政治化、更難得到保護。

據美國之音報道,正在努力推動美國國會通過《2020年香港人民自由與選擇法案》(Hong Kong People's Freedom and Choice Act 2020)的香港民主委員會(Hong Kong Democracy Council)稱會盡力加強擴大現有法律基礎,協助有意到美國尋求政治庇護的香港抗爭者。

早前已宣佈解散的獨派學生組織「學生動源」的前召集人鍾翰林10月27日到美國駐港總領事館尋求庇護未果,之後被香港當局逮捕。這一事件引起了美國官方與民間多方面的反應。除了國務卿蓬佩奧譴責並要求立即釋放外,多個港人組織也舉辦了網上研討會跟進。

進入領館求政治庇護 專家指不可取

流亡海外港人組織「避風驛」聯合創辦人梁繼平邀請了「香港民主委員會」創辦人朱牧民、「曈行者人道基金會」代表與現職美國移民和難民律師黃真出席一個網上論壇,共同探討評估了這次事件的風險與影響。他們一致認為闖美國領館尋求庇護的做法不可取。

朱牧民說,美國政府目前沒有明確的政策規範如何處理領使館尋求庇護者,這種做法只會使領館與所在國被拖進僵局演變成政治角力事件,使局勢變得更加困難與敏感。

早於1989年北京天安門六四事件時,中國著名天體物理學家方勵之與妻子李淑嫻前往北京美國駐華大使館尋求政治庇護,他們在使館內逗留長達一年,經中美兩國外交斡旋同意下,於1990年6月25日獲准乘坐美軍飛機前往英國,半年後轉至美國。

美利堅大學前法律學院教授黃真表示,投奔領事館的做法不切實際與不可行,也沒有保證必然得到庇護。她希望香港的抗爭者不要自我美化幻想,不要以為自己在影片中演繹英雄角色。

黃真解釋,根據美國現行政策,香港抗爭者若想得到美國保護,可以在香港以外及美國以外的國家地區,向當地的聯合國難民專員公署申請難民資格,再轉介至美國政府審核處理,成功批准後前往美國永久定居。

黃真強調,要成功申請的前提是,必須證明有主觀與客觀的理由,使美國政府相信,並證明自己是政治迫害的受害者。

但在過去一年多的反修例社會運動中,被捕者數以千計,並非每一位抗爭者受到傳媒報道關注,他們的知名度也不如前「香港眾志」組織核心人物黃之鋒及羅冠聰等人。普通的抗爭者又如何使美國政府信納為真正的政治迫害者?黃真認為,要自己舉證證明受到主觀與客觀的迫害恐懼當然並不容易,只要對美國政府提出相同處境的香港受害者個案,也有機會被接納。

美國國會全院正等待通過「香港人民自由和選擇法」

正推動美國國會加快通過《香港人民自由和選擇法》(Hong Kong People's Freedom and Choice Act) 的香港民主委員會創辦人朱牧民也贊成儘管目前現行法律對恐懼迫害的定義較為模糊,但透過在美港人民間組織的游說工作,使新的立法通過可以更好地保護有意尋求獲得難民資格或政治庇護的香港人。

這項正在等待眾議院全院通過的法案將擴大逃避政治迫害的香港居民的保護範圍。法案讓在指定期限內已置身美國境內的香港居民可以合法居留和獲得工作許可。它亦將建立登記香港居民身份的程序,加速辦理在美港人的合法永久居民身份「綠卡」。有關計劃類似於當年為回應1989年天安門事件而在1992年實施的《中國學生保護法》。

朱牧民解釋說,將來《香港人民自由和選擇法》實施後,將會針對香港抗爭者可能遭受到的拘捕、扣押與控告作出詳細說明,使美國當局審批港人的政治庇護與難民申請程序時更有法可依,以加快審批決定,使抗爭者無需憂慮遭到無理的阻攔。

輔助流亡港人組織:抗爭者需重新投入新生活

目前「曈行者人道基金會」正協助在美國流亡的港人抗爭者,負責提供生活上的各種需要,使流亡者儘快適應展開新生活。這位沒有透露真實姓名及展露樣貌的基金會代表提醒有意流亡的人士說,流亡生活絕對艱苦,從語言、就學、就業、住宿空間以至社交等各個層面,抗爭者必須謹記一宗旨,徹底忘記昔日香港的生活,不要用香港便利的尺度量度美國的生活標準,否則只會陷入自我孤立的境地中。

這位基金會代表說:「無論是流亡的生活或是到第二個國家之後展開的生活,都會有很多不習慣的地方。我們曈行者會儘量去支援一些新來、新到步的港人,看看他們如何可以連結一些當地的美國家庭,儘量在住宿上、食物上以及交通上可以支援他們,這就是我們正在進行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