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和朋友午膳,他說:「明年3月,我便會移民台灣。剛剛得到審批,是專業移民!其實好好笑,60幾歲人,還批我專業移民?」我笑說:「你都退休啦,到了那邊怎會預計你去工作?批你過去,大概因你的存款數字。老實講,真的一去不回?」

他說:「現在香港的生活,已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此地不留人,自有留人處!況且台灣的社會文化和香港差不多,另外我喜歡台灣的民情,起碼有繁體字,有文化、有傳承、寫書法更有美感。回不回來,就要看情況,看世界局勢,反正明天美國大選,等待有甚麼驚喜。另外香港會留兩個物業,一個回來自住,一個收租,其它全放盤。子女也早移民英美,更不必擔心,到了台灣就吃喝玩樂,享受不戴口罩、不必封口、可自由呼吸的人生。」

我說:「好呀,朋友都移民世界各地,去到邊都有人招呼。恭喜過新生活,只是有點失落,又有朋友要分開。」他笑說:「現在處於聊齋誌異倩女幽魂的劇情!」即唱:「黎明請你不要來,就讓夢幻今晚永遠存在,留此刻的一片真,隨傾心的這份愛,命令靈魂迎入進來。不許紅日教人分開,悠悠良夜不要變改!現在不知是由好夢進入惡夢的幽靈境界,還是多年良夜浪漫,終究要醒?反正紅日再次教人分開,夢中的良夜更早已變改!」

我說:「走人,要不要講得這樣浪漫?」他回唱兩句:「現在浪漫感覺,放我在浮世外!人生其實可以很浪漫,偏偏有太多主義,令到世界不浪漫!甚麼種族國家資本共產民粹等等,你覺得浪漫嗎?大概只有浪漫主義還可以勉強浪漫一下,其它所有主義,驗證完再說。我想重新出發,享受:那清風的溫馨,冷雨中的熱愛,默默讓癡情,突破障礙!」

我說:「倩女幽魂我也喜歡哥哥唱:人生路,美夢似路長,路裏風霜,風霜撲面乾,紅塵裏,美夢有幾多方向,找痴痴夢幻心中愛,路隨人茫茫。人間路,快樂少年郎,路裏崎嶇,崎嶇不見陽光,泥塵裏,快樂有幾多方向,一絲絲夢幻般風雨,路隨人茫茫。所以人生好矛盾,你就紅日教人分開,有些人就覺得崎嶇要見陽光,不過何去何從,都是尋覓自己的人間路和心中方向。」

朋友笑說:「和我玩歌詞?片中另有首:自尋路,望前路,自由人間道。山與水,走了幾多未去數。……道人道,道神道,自求人間道。妖也好,魔也好,都道最好。少年怒,天地鬼哭神號。大地舊日江山,怎麼會變血海滔滔,故園路,怎麼盡是不歸路。驚問世間,怎麼盡是無道。其實路和道都是自己所揀,無需干涉別人,因為最終大家都要承受自己選擇的結果。最重要,是自己能否找到生命出路及人間正道。」我笑說:「侏羅紀:生命自有出路!還是討論西方電影好。免得這樣浪漫的東方歌詞,都被紅日溶化,崎嶇路裏,更多讀寫障礙。」◇

(編者按:本版文章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