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前造勢雙方的對比和民調結果差距太大,說明這是一場特朗普一個人的選舉,無論是支持還是反對。為甚麼雙方都認為這是一場沒有退路的對決?這是決定美國是繼續過去幾十年的頹勢還是回歸傳統的重大關頭。

觀眾朋友好,自從我開了這個《橫河觀點》YouTube頻道以後,有很多老朋友老觀眾和一些新的觀眾都來看了、留言了,對這麼多年來大家的支持表示感謝。

11月3日,星期二,是美國的大選日,理論上,應該選出美國下一任總統,但由於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影響,大批的郵寄投票使得當天不可能全部得出結果,可能要拖幾天甚至更長。這是美國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也引發很多爭議、法律訴訟甚至暴亂,DC和紐約很多商家這幾天一直在趕著把櫥窗釘死。

總統大選:特朗普一人的競選

美國人空前熱情地參加這次大選,投票人數毫無疑問將超過歷史最高,競選雙方都把這次選舉當作是最後一戰,都是破釜沉舟,沒有退路,而全世界也高度關注。這是史無前例的,這是為甚麼?

造勢:挺特者熱情高漲

首先,從大選的造勢和民調的對立看。

我們先看一下競選集會,特朗普總統的集會,一如2016年大選,民眾熱情高漲,儘管有些地方設置了一些限制,但依舊是人山人海,再加上動輒數千的遊艇挺特、長達幾乎上百英里的汽車挺特,尤其在當前疫情的影響下,今年特朗普支持者的聲勢比2016年確實要更勝一籌。

而拜登卻很少露面參加競選集會,即使出來觀眾也是寥寥無幾,雖不至於都像一些錄像那樣只有幾十個人,但確實沒有看到過能被叫做集會的照片和影片,即使最後幾天奧巴馬出面捧場,也沒有顯著效果,賀錦麗也好不到哪裏去。

民調:拜登一直領先

另一方面,多數民調卻在競選的大部份時間顯示拜登領先特朗普,只是到最後幾天才調整為接近或輕度反轉,即使是極少數2016年預測準確的民調,今年顯示特朗普領先的,領先幅度也不大,和支持特朗普總統的各種集會遊行比較,反差太大。

當然我們知道民調不可信,尤其2016和今年民調,從問題的設計和調查的樣本都有偏向,但這種偏差也許不會超出統計偏差太多,甚至可能小於兩位數。也就是很可能特朗普領先在個位數,不一定會達到兩位數,但競選集會的人數差別卻是在2-3個數量級上。

投拜登票卻不支持拜登?

分析一下,既然拜登本人、拍檔賀錦麗、前總統奧巴馬都不能吸引到足夠的支持者參加集會,說明投拜登票的選民並非衝著拜登去的。這和疫情的社交距離無關,那只是個借口。投特朗普票的當然是支持特朗普的,但投拜登票的卻不是支持拜登的,而是反對特朗普的。換句話說,今年的總統大選,就是特朗普的競選。

美國歷史上少有的對決

這是一場美國歷史上少有的對決。有一部片子,叫Agenda(蠶食美國),作者分析了從冷戰結束以後美國共產黨是如何一步一步達到他們摧毀美國的目標的,有詳盡的計劃,如用女權運動摧毀家庭,用環保運動摧毀私營企業,用讓美國人接受各種性取向的方式摧毀建立在宗教信仰與道德之上的文化,等等,他們的計劃完成得如此之好,以至於製片人柯蒂斯‧鮑爾斯2008年由於一個偶然機會重審他自己在1992年參加美國共產黨會議的議程時才發現美國已經完全被共產主義蠶食了,他曾經預測,2016年美國是最後一次機會選出一位保守派總統。這就是我們看到的。

攪動華府泥沼 特朗普「糾偏」

過去四年,特朗普總統幾乎是憑一己之力對抗這股浪潮,我們不用列舉他所有的政績,用他自己的話說,他47個月做的比拜登47年做的還多。豈止是多少的問題,根本就是糾偏,甚至就是根本翻轉。而且把堅持傳統的保守派人士,從精英到民眾團結在他周圍。

由於特朗普總統攪動了華府的泥沼,觸動了無數既得利益者的利益,實際就是打擊到了背後的邪惡勢力,所以這次大選,就遠不是特朗普個人的選舉,而是一場決戰,是美國將走甚麼道路的問題,有些支持特朗普的華人說,我們為了逃避共產主義而來到美國,可不想美國也變成共產主義,更有人說,如果美國淪陷了,人類將無處可躲。

這不是聳人聽聞,而是現實,看看中共在香港的所作所為,看看被劫持了的黑命貴運動和Antifa在美國城市進行的暴力破壞活動和那些左派州長市長的鼓勵和支持,就是俄國十月革命和中共革命的重演。

當然這些組織個人運動背後的共產主義因素也不會甘於幾十年的苦心經營毀於一旦,雙方都意識到了這可能真的是最後決戰。因此民眾如此之高的投票熱情,也不僅僅是因為特朗普總統個人的因素,從傳統保守派來看,這是關係到憲法及其修正案給予人民的權利是否還能保障的大事,包括已經被侵蝕的很厲害的言論自由、宗教信仰自由、新聞自由,第二修正案擁槍權等等。也就是美國還是不是美國的問題了。

美國能否回歸傳統?在此一戰

過去四年,我們確實看到了美國社會的撕裂,然而,美國社會撕裂不是這四年發生的,更不是特朗普造成的。我在美國30年,眼看著工廠接二連三地關閉,搬到中國去了,很多社區荒蕪了,一切反傳統反宗教信仰的異端行為都成了政治正確,不一而足。

之所以沒有爆發,是因為看不到解決的希望,建制派,無論那個黨,都差不多,選誰都一樣,而受打擊最大的中產階級和保守派都是守法的公民,尊重選舉結果,這就是沉默的大多數的來源。

民主制度就是如此,不完美,但起碼大家要守規則,競選失敗了,過四年再來。但大家看這四年左派包括媒體都幹了些甚麼,其實就是不認輸,是左派不認輸挑開了美國社會的膿包。

美國的保守派,希望回歸傳統的,以前是沒有辦法,看不到希望,選誰都一樣,現在有了機會,可以選擇,如果四年前還是不知道競選承諾是否能兌現的話,現在應該沒有任何疑問了。

如果失去這次機會,美國將無可挽回地離神越來越遠,離正常人類社會越來越遠,而走向混亂和衰敗,而左派也知道,如果這次他們失敗,會有無數黑幕被揭開,這就是為甚麼雙方都有一拼,區別也是很大的,特朗普總統走的是傳統的和選民見面的路,一天五場造勢集會,年輕人都受不了,而左派雖然集會人數寥寥無幾,卻有廣告、左媒和社交平台助陣。

然而,四年前特朗普橫空出世就是奇蹟,我相信自助者天助之。

好謝謝大家,下次節目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