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爆發迄今已經九個月,全球死亡逾百萬人,然而中共病毒的源頭,對外界來說仍是一個謎團。《紐約時報》近日發表調查報道,揭開中共如何對調查多方阻撓的內情,而世衛領導層則臣服於北京,並幫助其洗白,且即將開啟的另一個調查也同樣將成為一個「政治調查」。

據《紐約時報》報道,2月中旬的一個周末,當人們認為中共病毒有可能得到遏制時,一個世衛小組抵達北京,希望找到這場疫情的源頭。科學家們希望,找到病毒的動物源頭可能幫助找出如何阻止、治療和防止此類疫情爆發的線索。

然而那些小組成員當時不知道的是,他們根本得不到去調查源頭的許可。因世衛組織的領導層早已向中共讓步。該組織同意不調查中國的早期應對問題,或是開始對動物源進行調查。它甚至都不能保證有造訪武漢的機會。

與此同時,關於無症狀感染者的傳播風險,世衛組織提供了前後矛盾的誤導信息。該組織的專家遲遲沒有接受病毒可能是經過空氣傳播的觀點。高級衛生官員仍鼓勵人們如常出行,而這一建議基於政治和經濟考慮,而非科學。

世衛幫著中共掩蓋疫情,其對中共的公開稱讚及暗中讓步,間接地幫助北京洗白了其應對疫情爆發早期的失敗。這也讓該組織的許多支持者感到不滿。

美國大使安德魯·佈雷姆伯格(Andrew Bremberg)更是直接敦促世衛總幹事譚德塞收回對中共的讚美之詞,並斥其是「拿你自己和這個機構的聲譽冒險」。

最近,中共當局又批准了一份外部調查人員名單。但根據《紐約時報》獲得的文件,作為回報,世衛組織同意調查的關鍵部份——關於中國首批患者和華南海鮮市場在疫情中扮演的角色——將由中方科學家主持。這些從未公開的文件顯示,世衛組織專家將審查並「擴大,而不是重複」中方開展的研究。

該組織拒絕披露與北京方面談判的細節,也沒有向成員國分享概述其調查細則的文件。

「不幸的是,這已經變成了一場政治調查。」在新加坡工作的澳洲病毒學家王林發說,他曾幫助確認蝙蝠是首個SARS冠狀病毒的宿主。「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象徵性的。」他說。

《紐約時報》獲得的文件執行摘要顯示,世衛組織的病毒起源研究將分兩個階段展開。其中一個階段將通過查看醫院記錄和走訪去年12月因該病毒接受治療的人來尋找首批患者。根據摘要,該小組還將調查武漢市場上出售的野生動物,並跟蹤供應鏈。世界衛生組織已經同意,這一階段將由中國科學家主導,由外部人士對其工作進行遠程評審。

在第二階段,國際專家將與中國同事合作,在動物宿主和可能的中間宿主中尋找該病毒。

訪問的日期尚未確定,但外交人士說,中國和世衛組織似乎都迫切希望暫時停滯,等到美國大選之後再進行訪問。

世衛組織徵集專家參加這項任務,美國推薦了三名政府科學家。一名美國高級官員表示,他們全都沒有入選該團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