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總統大選前夕,美股三大指數周一(11月2日)在上周因疫情因素大跌之後觸底反彈,道指上揚1.6%,跑贏納指漲幅的0.42%,VIX恐慌指數也相應下挫2.4%,代表價值股已獲得投資者青睞,也意味著部份投資者已開始進場,預期總統大選或很快落幕。

但另一方面,代表避險需求的黃金期貨周一也同步上漲0.7%,收報1,892美元/安士,反映部份投資者預期大選結果有爭議、市場不確定因素增加,從而醞釀金價波段上漲行情。

然而,總統大選若在11月3日很快落幕,沒有出現懸而未決的不確定因素,金價很可能上漲動能頓失,2016年金價選後不漲反跌的現象或許重現。

在2016年11月8日總統大選由特朗普意外獲勝之後,金價期貨隔日最高漲4.89%,之後一度下挫0.61%,收盤小漲0.18%至1,278美元/安士,但當年11月金價卻大跌8%,直到12月1,125美元才觸底。反觀道指當年11月大漲5.4%,站上19,000點關口,此後不斷刷新歷史高價。

2020年究竟美國總統花落誰家?這對股市和金價的影響仍然很重要。特朗普若再度當選,甚至取得巨大的勝利,金融市場很可能遵循2016年股漲、金跌的方向,主要反映總統選舉的不確定因素消失,標普企業不會被民主黨加稅,資金可望再度追逐風險性資產,相應地退出黃金等避險資產。

對金價投資者而言,最好的情況是出現雙方差距很小,要等到通訊票計算出來才能確定,而在這等待最後結果的期間,市場不確定因素攀高,股市難免動盪,金價反而因此受益。

技術面顯示,金價在8月創下歷史天價2,089美元/安士之後已連續三個月下挫,但卻守住1,851美元支撐,2020年累計漲幅高達24.79%,行情本就欲小不易,隨時準備再度刷新歷史新高。

金價若要再度大漲,可能需要全球經濟二度衰退的配合,引導避險資金大量湧入。近期歐洲地區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嚴峻,許多地方已二度封城,許多專家估計歐洲第四季可能經濟二度衰退。但此一重磅的消息面利空,卻沒有對金價有任何刺激作用,已是金價牛市短期的一個敗筆。

除了11月3日美國總統大選外,4日~5日又有美聯儲公開市場操作委員會的例行會議,一般預估美聯儲可望在2020、2021兩年持續進行購債動作,美聯儲官員的發言或會議紀錄仍將是金價的利多消息。

由於美聯儲將採取長期寬鬆政策的消息已大多反應在目前的金價上,如果美國經濟沒有出現惡化的徵兆,美聯儲的寬鬆政策可能不會進一步放大,再如果特朗普總統再度勝選,美股和美國經濟的投資信心將持續增強,這或許成了此後金價上漲最大的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