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座落於台北貓空的一間茶坊名字,環境與陳設一如其名典雅,傍山而築的設計,近谷底處竹依林繞;還聽得見流水聲。

山中多雨,長年可見雲霧縹緲的景致。置身其中,彷彿親臨不食人間煙火仙境。

退伍後,甫入社會的前幾年喜歡四處「找茶」,凡聽聞有喉韻佳、景點美、園藝設計獨特的飲茶處,一定會想盡辦法並排除萬難的造訪該處,「邀月茶坊」及「寒舍茶坊」就是年少輕狂時醉愛的心靈旅點。

猶記得多年以前,同事Joe邀我初探貓空時,我們第一個找到的茶坊就是「邀月」,我們找了一處最接近溪底能聽見涓涓水聲的位置,當時的心情,因為對這裏的一切都充滿好奇與期待,所以是那麼開心而且快樂,那感覺就如同泡茶時的頭三回合,茶香濃郁香甜,好聞,底韻回甘,後韻直搗舌尖,茶味強烈有厚度,但缺乏圓融且有點傷胃!當時二十來歲。

事過境遷,而自己的年歲漸長,喝茶對我而言已不再追逐表象的氛圍,但仍執著於喉韻。

第二次造訪「邀月」,是婚後偕同妻子與岳母一家人到該處遊玩。那時候三十多歲,婚後於工作中正充滿理想與幹勁的當下,個性難免衝撞與氣直,於職場上難免遭逢挫折、起伏!但人生閱歷漸增,態度經過修正與調整,在時間的琢磨下沉潛,反而漸有倒吃甘蔗之感。那感覺就如同茶已泡至四至五回合,喉韻雖淡但茶香猶在,茶味輕薄也算順口,回甘力道強。

記得當時,茶飲至黃昏,似乎有股幽香隱隱的自溪畔傳來,原來,那是野薑花的恬味啊!我向老闆要了幾束回家。

於是,那一朵朵清新潔白的野薑花,為我的客廳帶來了一整周的清新與歡愉。

而今,又是秋至,仲暑過後一陣雨一次涼!前年於田間水畔親手栽植的野薑又是芬芳滿園。每天清晨巡走於田園,返家時必定順手摘折幾束插養於玄關。

如今,小孩漸漸長大懂事,人生裏的風雨、事業上的順逆、生命中的悲喜早已逢遇多次轉折了,現在每每有好友約我上山泡茶,我總是直言:在家最好。縱使於假日或夜裏只有自己在家獨飲,於心靜下來的剎那,耳朵似乎聽見了溪畔的流水聲;眼裏似乎也看見了美不勝收的園藝;喉咽也沁潤著無比清甜的餘韻,也許那早已是回泡五、六次的茶湯,喝起來是那麼的淡淡、淡淡……!可是,不需要幾秒鐘,它回甘的喉韻是那樣的豐富又有層次,從年少到中年的況味,就一層一層地點滴湧至舌尖。

再忙,依然堅持每日必飲一杯台灣清茶,包種也好,烏龍也罷!金萱尤佳,東方美人更是了得!轉眼秋節將至,在全民皆烤(烤肉)的當下,今年……我不再邀月,只想邀你。

來吧!縱使我手邊的壺水已經回沖了十回,但是我可以保證,那經過九轉聚合、十全十虛的壺底早已深具湖之智慧,倒在你杯中的茶湯也許色澤如水,但是喝進你的口裏,必定是十分自在,回味無窮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