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日,香港媒體報道兩件比較特別的事,一個是港警再次在凌晨抓捕7名抗爭議員,而香港《文匯報》的大頭條標題竟然是「攬炒七頭目落網!」二是據香港01報導,港警在掃黃行動中抓捕了一些從大陸偷渡來的妓女,其中一名妓女被確診感染病毒,報導特別神秘地引述消息稱,有23個警察與該妓女接觸,其中4個警察與妓女「密切接觸」。

為何要曝光港警這個醜聞呢?莫非有人故意讓港警出醜?有消息稱,中共在港土共有人在謀劃,要阻止林鄭連任。

據香港01報道,「一名中國籍待遣返的42歲女子今日確診新冠肺炎(中共病毒),感染源頭不明。她住在旺角塘尾道206號東方泛達酒店,據悉上周三(10月28日)在警方掃黃行動中,她涉嫌非法入境被捕,女事主曾扣押在旺角警署、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及馬頭角羈留中心。」

文章介紹,有賣淫集團於社交媒體Telegram開設頻道,以「雙飛超級姐妹」圖片為頭像,公然招攬嫖客,集團疑租用多間酒店房間作賣淫場所,包括今次有確診患者的東方泛達酒店及北角一間酒店等,相信供偷渡來港女子長居酒店房間及提供性服務,更標榜全套服務僅收費400元。

文章最後寫道:「翻查資料,10月28日當日下午,旺角警區聯同入境處進行掃黃行動。警方派員喬裝顧客,搜查區內多個地點,其後在塘尾道206號及花園街97號拘捕6名年齡介乎24歲至42歲的內地女子,涉嫌非法入境。

「消息指,當中包括該名確診的內地女子。有23名警務人員曾與其接觸,其中4人被列為『密切接觸』者需要接受隔離檢疫。

「消息指,警方調查塘尾道206號的酒店單位時,是由酒店經理開門,然後作出拘捕,過程中沒有警員接觸該女子或進行放蛇行動。」

最後這句話意味深長,好像那4名警察並不是在執行公務時與妓女正常接觸,而是事後某種神秘行為導致。

這無疑是香港警察的醜聞。是誰把警察醜聞告訴媒體的?這樣洩密的目的是什麼?莫非有人故意要給警隊難堪,讓特首林鄭難堪,至少是警隊管理不合格。

11月2日,《文匯報》的頭版大標題是「攬炒七頭目落網!」文章開篇就是:「攬炒派議員和政棍續為過去擾亂議會的所作所為找數!警方昨晨拘捕7名攬炒派政棍,包括4名現任立法會議員民主黨胡志偉、尹兆堅、黃碧雲及工黨張超雄,兩名前立法會議員陳志全和朱凱廸,以及工黨主席郭永健。」

警方11月1日下午交代案件詳情表示,被捕者均涉今年5月8日在立法會召開的內務委員會上作出擾亂行為,觸犯《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中的藐視罪及干預立法會人員罪,各被捕者經調查後,全部准以1,000元保釋,11月5日下午在東區裁判法院應訊。有消息指,民主黨議員許智峯也在拘捕名單之中,但至本報截稿時尚未證實其被拘捕。

警方和法庭都還沒有定性,但《文匯報》已經給他們定罪為「攬炒七頭目」。有讀者表示,《文匯報》的用詞和語氣都違背了媒體中立客觀的原則,一上來就是「7名攬炒派政棍」,很像是在給北京的主人邀功,匯報他們抓了7個北京不喜歡的議員。攬炒一詞是港人熟悉術語,有同歸於盡的意思。

此外,有消息稱:「最近有三件事發生:首先林鄭競選連任的班底重新運作;其次習來深圳半月前已經確定,但林鄭蒙在鼓裏,結果施政報告被迫押後;第三,林鄭天真地想五中全會之前去北京,結果落空。另外,港共內部要求相關人士不要在公開埸合批評林鄭,上述情況的發生,似乎習已經開始討厭林鄭,她想連任機會將會消失。」

港版「國安法」通過後,中聯辦一改過去低調方式,開始大聲發佈命令和警告,突顯其新地位。以至於人們說,駱惠寧是香港的中共黨委書記,香港特首類似香港市長,駱惠寧管著林鄭。

林鄭在接受《深圳衛視》訪問時表示,不介意香港本地生產總值被深圳超越的說法,她還說,在香港行事困難,每次到深圳,該市領導都同情她,因為在內地說得出就會去做。」

如今這個爆料談到林鄭想連任,但習近平好像已經討厭她了,林鄭連任的可能性為零。

時事評論員王華分析說,這消息的來源很可能是中聯辦的港共,也叫土共。

《新紀元》5月刊中有篇文章叫「中聯辦奪權 曝光『香港土共』養寇自重」,講的是今年4月18日,港警以涉嫌參與反送中抗爭活動為由,抓捕了黎智英等14名民主人士,被認為是香港警隊的又一恐怖襲擊。

4月18日同一天,香港還發生了一件大事:港府6小時內三度改稿,最後定性中聯辦具有管轄香港政府的權力。當時《新紀元》就分析說,「今年可能會成為香港一國一制的元年」,結果兩個半月後,香港實施「國安法」,真的否定了香港的「一國兩制」。

11月2日與4月18日類似的是,警察都是在凌晨早上6、7點左右從家裏抓人,抓黎智英時還故意擺出很大的陣勢,就像演戲一樣。後來被捕者都被保釋出來了。

《新紀元》文章說,真正掌控香港的,不是特首辦,也不是中聯辦,而是香港共產黨的工作委員會,簡稱工委。而且掌控香港警隊的,也不是名義上的警隊隊長,而是警察中的中共組織「員佐級」。

1997年之後,中共在港勢力被中央壓制,因為要成全鄧小平提出的所謂「一國兩制」計劃。對此港共一直心懷不滿,他們認為,港共過去近百年流血犧牲,勝利之後卻沒有論功行賞,成功果實反被一批資本家和「港英餘孽」竊走。

比如,1967年港共發動左派暴動,200萬人口的香港,他們一聲令下,就能讓50萬人出來參與暴動。港共鬧革命,但最後革命成功卻被「港英餘孽」偷走了,他們非常不滿,因此每有時機,必對港府落井下石。

文章採訪了一位專家稱,未來中聯辦必繼續以激化矛盾和鬥爭為先導,逐漸展開奪取香港實權的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