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藍絲群組裏流出一篇文章,聲稱美國不敢和中共脫鉤,裏面的論點都經不起推敲和造假,不過文章也洩漏中共為應對特朗普連任而即將採取的經濟措施,其中之一就是開放股市。

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即將揭曉,中共控制的媒體開始改變態度,稱特朗普可能會像2016年那樣爆出冷門連任總統。此前香港親共媒體一直都在給拜登唱讚歌。

為應付尷尬的被動局面,香港親共的藍絲群體中熱傳一篇文章,標題是「轉發鳳凰衛視劉瀾昌破局,情況綜合——美國突然傳來關於中國的戰略調整,局勢可能出現新的變化」,在MP頭條網站上也引用這個內容,稱美國不敢和中國脫鉤,不過很多內容經不起驗證。

與之呼應的是,10月31日,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主持的金融委發佈新政策,將全面實行股票發註冊制。專家預測,這為中共超發的貨幣找到了新的蓄水池,未來大陸股市或將迎來一個牛市。        

評論分析認為,這是中共預測到特朗普會連任後,自己在給自己壯膽,同時提前做出相應部署。比如中共推出股市新政策,就是為了吸引國際資本繼續給中共輸血,也是為了應對未來艱難的經濟困境。

外界並不知道這個文章的作者是否是劉瀾昌。維基百科資料顯示,劉瀾昌曾任鳳凰衛視的公關主任,1999年加入亞洲電視,曾任亞視新聞總監,不過2016年因向傳媒表示亞視有停播風險而被解僱後辭職。

文章的落款時間是2020年10月19日,開篇就說,「一、美國高層正式表態,認為對中國,打是不可能打贏的」,不過看完全文,也找不到哪位美國高層表過這個態,這個說法的來源不知是哪裏。

文章中只是寫道,「美國副總統彭斯最近第一次明確表示,『以後將不尋求和中國對抗,尋求以公平、互惠和尊重主權為基礎的關係,我們將採取強而有力的迅速行動來實現這一目標。』這是美國白宮最新對華政策的標誌性調整。」

不過查一下來源就能看到,這是彭斯副總統一年前,也就是2019年10月24日在華盛頓智庫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發表的對華政策演說。彭斯在貿易、香港與宗教等多個問題上猛烈批評北京,但是彭斯否認美國尋求與中國「脱鈎」,稱美國不尋求與中國對抗、不尋求遏制中國發展,美國想要和中共領導人建立建設性的關係。

可是過去一年由於中共隱瞞疫情,導致美國巨大損失之後,中美關係早就不是一年前那麼溫和了。一個月前美國宣佈禁止中共黨員移民美國,要徹底處理從事間諜活動的中共駐美領事館,雙方互相關閉領事館,以至於可能出現斷交的可能,如今中美矛盾,哪是一年前的情況呢?

特朗普總統也一再強調,非常生氣習近平騙了他,兩人關係早就不是朋友了,他要求中共賠償美國的疫情損失,習特早就撕破臉了。特朗普還多次表示,他連任後會推出更多對中共的制裁。

此前美國對很多事沒有採取最後的行動,不是像文章說的是「不敢」行動或者行動「失敗」了,而是由於面臨大選壓力,中共在背後煽動民主黨鬧事。特朗普總統不願節外生枝,因此把很多行動推遲到第二任總統任期中完成。很多預言也指出,特朗普會在第二任期中促成中共垮台。

再比如文章談到華為時說,「就在最近,那些曾高調宣佈把華為清理出局的美國SD存儲卡協會(SDA)、Wi-Fi聯盟、藍牙技術聯盟等行業組織,全部重新恢復了華為的會員資格。」這是真的,不過發生在2019年5月。

文章還說,「就在昨天,曾經毅然決然把華為剔除的AMD和英特爾,也公開宣佈『已獲得政府的許可,恢復給華為供貨芯片』。」這也是對的。據美國媒體報道,9月21日英特爾表示,已經從商務部處獲得了繼續向華為供貨的許可,AMD也宣佈可以向華為供貨。

不過,哪些芯片能夠供貨、哪些不能、能供貨多長時間及是否選舉結束就停止供貨等,這些還都不知道,主動權只在美國手中,所以習近平才說中國科技發展被芯片卡住了脖子。

文章接下來引用毛澤東的話,「美帝國主義和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假如美國是「紙老虎」,它能卡住中國的脖子、令中共不得不「賣國」簽訂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嗎?

文章接下來談到,「二、美國如果不做對華政策調整,經濟上很難支撐和自理」;「三、美國對中國已經無牌可打,撒潑耍賴甩鍋也沒用」;「四、美國對華政策的調整,融入中國才是美國唯一的出路」等,這些都是不了解美國情況的人,根據中共虛假宣傳而得出的結論。

中美到底誰害怕脫鉤,中美到底能否脫鉤,可以從誰提出脫鉤來判斷:美國提出來可能要與中共脫鉤,那美國就不怕脫鉤,美國利用政府補貼來讓美國企業遷回美國本土,就是在做脫鉤前的準備工作,就像美國駐香港領事館出售大樓一樣,都是為脫鉤做準備。

今年8月23日特朗普總統在霍士新聞的專訪中再次指出,「若中方無法正確對待美國,美國將與中國經濟脫鉤。」

有專家分析說,為何中共害怕脫鉤,而美國不怕呢?因為美國依賴中國的主要是市場,是普通消費品和少數資源,而中國依賴美國的不僅是市場,還有核心技術、資本和金融結算體系等。美國在很大程度上捏著中國經濟的命門,而中國商品在美國經濟中的比重卻很小。

就算稀土(是一種金屬礦)這種中共自認為可以卡住美國脖子的商品,也早就被中共當成大白菜賣給日本和美國了,且美國可以回收舊的電器來保證未來幾十年有足夠的儲量;沒了中國的廉價商品,美國人只是多花一點錢就能買到印度或東南亞生產的產品;沒有中國市場,美國商品可以賣給其它國家。但中國商品賣到其它國家,並不能換回巨額的貿易順差。

也就是說,中美脫鉤,雙方都受損,但中共受損的程度遠遠大過美國。

文章最後小節談到,「在這樣的意義和背景下,美國開始進行接觸融合的談判,我們也開始了系列的應對」。這部份算是提前洩漏了中共的一些經濟措施秘密。

文章談到金融融合,「國家外管局建議美國資本投資中國股市。官方把這話都講出來了,說明事情都已經談的差不多了。再一個是建立區塊鏈金融網絡。」

下面是這篇文章最具價值的部份,稱中共將「重組國際貨幣體系,⋯⋯承接跨國資本。為了承接美國跨國資本,加快通道建設,除了香港、上海和深圳的金融服務升級外,全國多地都在建設自貿區。這些都是通道建設的準備」。

「同時,金融業的開放,則是市場建設的配套。管道接好了,水要流進來,得有足夠的池子蓄水,這就需要對股市進行深化改革,把池子建設好,放開對外資持股比例的限制,使中國的資本市場全面國際化,這正是在按照美國的標準,建設中國的資本市場。」

新紀元剛剛發佈的新視角節目,其中之一就有「劉鶴啟動股市擴容,危局中再打股市牌」。10月31日,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主持的金融委發佈新政策,宣佈將全面實行股票發行註冊制。這才是10月19日「劉瀾昌」文章透露的信息。

香港時事評論員石山分析,中美關係持續惡化,不排除中共同時考慮到特朗普要連任因素,提前做佈局,開放中國股票市場,吸引國際「投機者」來中共股市繼續賭博。不過,中共開賭局來搞國際聯歡,這個瘋狂的聯歡會能持續多久,就很難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