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美國開始驅逐中共的公派學者,還進一步收緊了中國學生赴美簽證。大紀元獲得內部資料顯示,公派學者、學生在海外受中共領事館的管控。前中共外交官陳用林證實確實如此,公派是一個特殊的團體,可以說他們是中共政府安插在海外的線人。

陳用林向大紀元記者介紹,中共政府公派的學者、學生首先在出國前一定要通過政審,組織上覺得這個人是可靠的。

「他們一般是帶著任務出去的,所謂的公派學者都是有要求的,回國要交出他的成果的,得到多少東西、研究的收穫及偷竊了多少東西,這樣回去後可以提幹、升職,可以拿到新的研究經費,可以申請千人學者的獎金。」他說。

他還表示,這些公派出去的學者都歸領事館管理,而且多半是共產黨員,有很多在中國原來都是有官職的。「他們一到當地,就要向當地的使領館登記,每隔一段時間要定期在領事館內進行政治思想學習,學習習近平的講話和黨的政策,要向領事館匯報。」

大紀元獲得內部資料,雲南農業大學的「農學與生物技術學院」一名教師,去年8月獲得中共國家留學基金委員會西部地區人才培養特別項目資助,於今年一月作為為期一年的訪問學者前往美國康奈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參與該校的兩個有關生物技術項目的研究。但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疫情爆發後,美國的防控措施影響實驗室的研究工作進度,因此申請延期一年歸國。

該校向上級部門提出申請時,承諾該訪問學者將嚴格遵守相關規定,「定期向使館提交研究進展季度報告,並充份利用訪學機會積極交流,參加學術會議」。該校還稱,此舉為加強與美國康奈爾大學科研合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雲南農業大學被爆,該校的一名教師作為公派去美國的訪問學者,向當地的領事館匯報科研成果。(大紀元)
雲南農業大學被爆,該校的一名教師作為公派去美國的訪問學者,向當地的領事館匯報科研成果。(大紀元)
 

陳用林對此表示,這些公派的學者,「他們的工作、他們的家庭都是簽了合同的,違反了合同要賠償多少錢的。他們相當於中共政府的人,安排在(世界)各地搞研究,或作為留學生也好,他們是中國(中共)政府最可靠的人員。」

他還強調,「公派是一個特殊的團體,他們就是共產黨的人,安插在海外充當中共的線人。」

他認為,這些人在海外參與高科技的短期合作項目,很容易掌握這些高科技研究內容,他們的作用就是到外面有機會能偷就偷。

「而公派的留學生中,除了從西方拿東西之外,還有部份作為中國(中共)政府獎勵的方式讓他們出國玩一下,但那也是中國(中共)政府的人。」他說。

據美國德州《丹頓紀事報》報道,美國北德州大學(University of North Texas)8月26日突然下令驅逐15名中共國家留學基金委員會資助的公派訪問學者和留學生,並限他們在1個月內離境。該校說,已通知了美國的簽證部門,這些公派學者的學習研究項目已經於8月26日當天結束。

大紀元於10月2日刊發的題為「中共文件曝『交流合作』獲美技術」的【獨家】報道,曝光了中共吉林省政府在2016年總結對外合作交流的報告,詳細披露了中共通過各種方式從美國「突破性取得」一批前沿技術。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美國大學驅逐公派學者、學生事件後曾接受媒體採訪表示,總統特朗普正在評估,是否進一步限制中國學生赴美簽證。

而今年的9月9日,美國國土安全部代理部長查德沃爾夫(Chad Wolf)表示,美國拒絕了部份大陸研究生和研究人員的赴美簽證,以防止他們竊取美國敏感的研究成果。當天,美國國務院發言人透露,已吊銷了一千多名與中共軍方有關係的中國公民的簽證。

而早在5月29日,特朗普就簽署行政令,美國從6月1日起暫停某些中國學生與研究人員入境美國,以限制中共利用美國的學生和研究人員簽證計劃,來竊取美國技術和知識產權。

近年來因牽涉中共「千人計劃」,包括通用電氣公司主任工程師鄭小清、維珍尼亞理工大學教授張以恆在內的多名美國專家被捕或被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