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最新發佈的消息。

「唐納德·特朗普總統正準備接受外國政府的回扣!

他的兒子小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是該家族的房地產帝國的管理者,並且不在政府任職。在與該國進行的數百萬美元的談判中,他的兒子被發現利用他特殊的姓氏進行交易。該計劃是讓他的父親在最終交易中獲得10%的提成。小特朗普沒有在該領域談判的經驗。顯然,外國人正在尋找一種幕後交易:讓一個有權力的人的兒子變得富有和快樂,從而期望得到回報。

同時,在政府任職的其他特朗普家族成員,也肯定因他們著名親戚的名字而獲利,他們以令人質疑的方式致富,並賺了數百萬美元。」

當然,以上這一切都是子虛烏有的。

但您一定知道,假如這是真的,有人肯定會發起多項調查,比如眾議員亞當·希夫(Adam Schiff),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和參議員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等政客必定會在鏡頭前大喊大叫:我們要真相!並重啟對總統的彈劾。

但是,故事的角色需要交換一下。上面列出的所有事實恰恰是對前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及其兒子亨特(Hunter)的指控。這些指控來源於被遺留在特拉華州一家電腦修理店的一台廢棄手提電腦上所發現的信息,其回電聯繫人是亨特的手機號碼。

拜登尚存的兒子長期存在的問題包括吸毒成癮、誠信問題、未能找到與其未知技能相匹配的任何工作。在亨特醉醺醺的生活狀態中,常酩酊大醉赤身裸體的拍照,他跟阿肯色州的一個跳脫衣舞的女人生了一個孩子。而當時他正在和自己哥哥的遺孀搞在一起。亨特否認了親子身份,但脫氧核糖核酸測試證明了他在撒謊。

兒子不應因父親的罪惡而受懲罰,反之同樣的道理也應該適用。孩子們常常使父母失望,亨特恣意的行為不應推在喬·拜登的肩膀上。

但是,前副總統應對自己所說的負責。他反覆說過:「我從未與亨特討論過生意」。真的嗎?那麼,為甚麼根據拜登兒子手提電腦上的電子郵件,老拜登顯然是參與了,並且在亨特與一家中國公司的交易中獲得一筆10%的橫財。

還有亨特將他的副總統父親介紹給與他有豐厚利益往來的烏克蘭商人。為甚麼當他的父親擔任副總統時,完全沒有任何能力的亨特能從俄羅斯第一富婆那裏得到350萬美元?其中預期的幕後交易是甚麼呢?

我之所以寫這篇文章是因為那麼多的「正規」媒體對此隻字不提。公眾應該對媒體報道的不公平感到憤怒。所有總統候選人都應受到同等的調查。《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NBC、ABC、CBS或CNN的調查記者到哪裏去了?

他們都一起消失了。

如果喬·拜登贏得大選,亨特會在政府擔任職務嗎?如果他仍留在私人領域,那麼誰來監管他的行為,以確保他與國外的幕後交易不再繼續?

有報道說,拜登一家中有多達五名成員利用與前參議員、後來的副總統的關係而變現,其中包括他的兩個兄弟、一個姐妹和一個女婿。喬·拜登卻說,他從未與任何親戚討論過生意。真的嗎?

去年,Politico媒體發表了有關副總統的弟弟詹姆斯·拜登(James Biden)收購紐約的全球對沖基金的調查報告,這真令人大開眼界,詹姆斯吹噓說:「我們吸引了全世界想要在喬·拜登身上投資的人們。」拜登的兄弟充滿信心,因為有錢的外國人無法合法地向拜登的競選活動捐款,所以他們會排著隊「把塞滿一747飛機的現金投資到這家公司」。那裏預期的幕後交易又是甚麼呢?

《紐約郵報》和《霍士新聞》是唯一深入調查手提電腦故事的媒體,據報道,聯邦調查局已經獲得了這台電腦,並且顯然正在調查中。參議院委員會計劃舉行聽證會。

隨著選舉的臨近,主流媒體為甚麼不按常理馬上報道這個故事呢?我聞到了幕後交易的味道。#

原文The Quid Pro Quo of Political Coverag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黛安·戴蒙德(Diane Dimond)是一位作家和調查記者。她的最新著作是「在犯罪和司法界之外的思考」。

本文中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