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普遍而準確地描繪為現代美國歷史上最重要的選舉即將到來。

人們普遍認為這是一場非常激烈的競選,現任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第一屆任期無疑是美國歷史上最成功的第一屆任期之一,僅次於亞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富蘭克林‧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和理查德‧尼克遜(Richard Nixon),可與詹姆斯‧波爾克(James K.Polk)比肩。

儘管選舉中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喧囂,但如果選民們回顧一下這位總統取得的成就,就會做出負責任的選擇。

此前,對總統所謂的叛國活動進行了毫無根據的調查,隨後又進行了虛假的彈劾程序,整個過程中始終伴隨著媒體輔天蓋地的敵意,這是自理查德‧尼克遜第二個總統任期以來從未有過的,而且彈劾理由也少得多。

特朗普在第一個任期內,解決了過去30年美國政府最大的失敗:兩黨默許多達2000萬拉美人非法進入美國,其中絕大部份是沒有技能的人,還有不少是暴力罪犯。

特朗普在為83%的美國納稅人和所有納稅企業減稅後,降低了失業率。阻止非法移民和創造充份就業的結合,首次讓收入最低的20%的人口的收入增長率快於收入最高的10%的人口。這是解決困擾所有發達國家的收入差距問題的開端。

特朗普成功地重新談判了貿易協定;準確地確定了來自中共的威脅,但沒有無禮或誇大其詞;使美國免於綠色恐怖(數萬億美元的能源浪費),整個石油工業被(民主黨)認為是環境犯罪的巨大根源。

特朗普重塑了北約,摧毀了伊斯蘭國,消滅了伊斯蘭恐怖份子的頭目,重建了美國的國防,恢復了有關伊朗和北韓的核不擴散理念,並在中東和平方面取得了自1978年吉米‧卡特(Jimmy Carter)在大衛營(Camp David)以來最大的進展。

在疫情大流行中,雖然有一些公關的失誤,但他領導世界開發疫苗,這是解決危機的唯一可能的方法,拒絕淪為一個擔驚受怕的、偷偷摸摸的物種,躲在自己家裏,處於越來越壓抑的孤獨和貧窮的狀態。

拜登取代桑德斯

特朗普在3月份新冠疫情爆發前贏得了選舉。當時,民主黨擔心自稱為社會主義者的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有可能成為提名人,於是扶持了在愛荷華州排名第四、在新罕布什爾州排名第五、被普遍認為已經慘敗出局的祖拜登,粉飾一番後讓他在黨內出線。

但隨後,拜登和桑德斯在廣泛的政策綱領上達成一致,正如兩人所評論的那樣,這是美國歷史上最社會主義(進步)的綱領。

這個綱領要求美國實行絕大部份十分昂貴而過份嚴苛的「綠色新政」,到2035年消除化石燃料的使用,大規模過渡到電動汽車,而由於禁用天然氣發電,電力變得更加昂貴,從而全面提高稅收。重新承認《伊朗核協議》,準予伊朗在2025年1月成為一個完全有能力的核軍事大國,徹底阻止除工會化的公立學校以外的任何替代性教育體系,並對所有未參加公共或私人計劃的人實行社會化醫保。

民主黨人正式相信存在「系統性的種族主義」和全球暖化的「生存」威脅。他們因縱容反白人的城市恐怖主義游擊隊而名聲掃地,這些游擊隊在整個夏天以騷亂、縱火和蓄意破壞,使整個國家陷入混亂。

但是實際上,代表民主黨進行競選的全國政治媒體並沒有太多關注政策的細節。整個競選活動都在指責總統處理新冠疫情不力,他是怪物,是食人魔,是白宮一個長著角、兩腳叉開的怪胎,必須像害蟲一樣被趕出去。

他們試圖放大總統人格的異常和弱點,假裝他是某種政治怪獸,而這次選舉實際上是對怪物的公投。

民主黨人讓全國人民相信,特朗普要為成千上萬人的死亡負責,否則這些人本可以在新冠疫情中倖存下來,或者沒有感染病毒,而且他對整個夏天的大範圍騷亂和任期內極有爭議的公眾氣氛負有全責。

特朗普問題

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是完全一致的,因為特朗普競選就是反對兩黨塑造和代表的整個政治體系,並著手「抽乾華盛頓的沼澤」,而民主黨也吸引了一些心懷不滿的共和黨人,如前俄亥俄州州長約翰‧卡西奇(John Kasich)和許多前布殊政府官員,如科林‧鮑威爾將軍(Colin Powell),特朗普就是問題所在。

但這不僅僅是對特朗普的全民公決,更重要的是,這是關於政府所有主要領域的政策選擇,也是對特朗普第一任期表現的評估。

雖然特朗普承諾要整頓華府,但他的對手在他來之前幾個月就表示,他們認為他與任何文明的政府理念都格格不入。從一開始,「抵抗力量」就宣佈要消滅他,他們認為特朗普自我表明是一個種族主義者、性別歧視者、蠢人、無能和騙子。

在他就職當天和就職後不久,世界各地都舉行了大規模的示威活動,指責他的莫須有的態度和觀點,以及他的莫須有的動機。在將近一個完整的任期之後,很明顯,特朗普在任何方面都不是一個種族主義者,一個厭惡女性者,或者一個希望修改憲法以擴大自己權威的人。

在某種程度上,情報機構和聯邦調查局串通一氣,試圖在選舉日前後改變選舉結果。這是美國歷史上最嚴重的違反憲法的行為。

索爾‧阿林斯基(Saul Alinsky)的套路一直是民主黨人遵循的:他們(希拉莉‧克林頓)讓俄羅斯人對特朗普進行全面的抹黑,然後將其作為合法情報,錯誤地呈現出來,因此媒體無需進一步調查就發表。而他們(拜登家族)在俄羅斯、烏克蘭和其他地方從事可疑的商業活動。

祖拜登顯然不能勝任他所競選的職位。全國性的政治媒體已經丟盡了臉面,絕不能讓媒體自以為它們無所不能和不可一世。看問題要看實質,而非表面。特朗普理應連任。

原文America Should Choose on Substance, Not Superficialit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康拉德‧布萊克(Conrad Black)40年來一直是加拿大最著名的金融家之一,也是世界上主要的報紙出版商之一。他是權威傳記的作者,著有富蘭克林‧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和理查德‧尼克遜(Richard Nixon)的傳記,最近還出版了《唐納德‧特朗普:一位無與倫比的總統》(Donald J.Trump:A President Like No Other),該書即將以更新的形式再版。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