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權律師江天勇繼續遭當局迫害,出獄已有一年零八個月,依然受到嚴密監控。他的太太金變玲呼籲外界給予關注,要求中共還江天勇自由。

金變玲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江天勇出獄快2年了,河南國保監控絲毫不鬆懈,對江天勇的管控步步升級。家門外設崗亭,電線杆上、房屋前後左右都有錄像頭,到家裏坐客的親朋鄰居都被恐嚇、跟蹤、攔截、盤查、甚至帶走審訊。

10月30日上午,有幾位親戚到江天勇父母家看望老人。12時許,全家正在吃飯、說話,突然來了一群穿制服的聲稱查客人身份;問他們甚麼根據,回答說查疫情。帶隊的是靈山鎮派出所警察張強,他們是被看守江天勇的國保特務叫來的。

「江天勇等於從小監獄回到了大監獄,直接就是軟禁。」金變玲說,本身他刑滿就應該有自由,去看醫生、拜訪親朋好友,但感覺就跟當初陳光誠被軟禁在東古獅村的情況是一樣的。

「我覺得中國(共)就跟北韓一樣。也不知道當局為甚麼對江天勇看管得這麼緊,到底害怕江天勇甚麼?生怕他跑了?」

江天勇於2019年2月28日刑滿獲釋,被當局送回河南信陽市靈山鎮老家。中共政府除了派人對江天勇進行24小時嚴格監控外,還阻撓他就醫治療。由於在獄中遭受非人折磨,他身體受到的損傷,至今無法得到良好的治療。

「他身體也不好,根本也幫不上父母甚麼,提東西都提不動。上自家的二樓都氣喘。」金變玲表示,江天勇就是一名律師,沒做違法的事情,出獄後,不能工作,沒有收入來源,只靠父母種地種菜維持生活。

「他只要一出門,一二十個人就緊跟著他,搞得他心情很不好。他們還挑釁,想激怒江天勇,所以江天勇只能選擇在家不出門。」金變玲說,河南當局嚴密看守江天勇,長年的維穩經費對於國保們是一個掙錢的好渠道,所以他們很賣力。但這些維穩經費,都是中國納稅人的錢。

江天勇於2004年開始執業,2005年受託代理陳光誠案。此後還參與陝北油田案、廣州太石村案、胡佳案、山西黑磚窯奴工案,並且代理了大量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的案件。

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發生後,江天勇擔負起營救、關注和救助709律師及家屬的維權和協調工作。但在2016年11月前往湖南探望被扣押的人權律師的家屬後被失蹤,2017年6月被以「煽顛」的罪名批捕,11月被非法判刑2年。

江天勇被抓後,他的家人不斷受到官方的恐嚇和騷擾。江天勇本人則在被關押期間,遭強迫服用不明藥物,記憶力嚴重下降、身體腫脹、動作遲緩、渾身無力。多名被關押的709律師在獲釋後都證實,曾被迫服用不明藥物和遭受酷刑折磨。

現在美國的金變玲說,她一邊照顧女兒,一邊鼓勵安慰並為丈夫呼籲:堅持下去,我們總會有團聚的那一天。

「我是希望,美國對中共政府強硬些,中共政府說一套,做一套,甚麼依法治國、自由,實際在境內的老百姓沒有任何自由和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