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警察協會發言人、退休軍士史密斯(Betsy Brandner Smith)近日告訴英文大紀元,安提法(Antifa)不只是一種思想,它是一個危險的組織,有類似於伊斯蘭恐怖組織的結構。而美國媒體與左翼勾結,把安提法的暴力活動描述為和平活動。她呼籲執法部門逮捕和起訴違法的安提法成員。

沒有軍事結構的恐怖組織

史密斯在10月28日接受英文大紀元的採訪時指出,「安提法有很長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920和1930年代,從希特勒的棕色襯衫,到1960年代至今的無政府主義。」

史密斯說,美國民主黨人一直沒有對安提法做過正確定義,理由是安提法「沒有組織負責人」、「沒有真正的準軍事組織結構」。但是,「我們沒有發現安提法的準軍事機構,這並不等於它們不存在,也不等於它們不危險。」

那麼安提法的運作是以怎樣的形式進行呢?史密斯解釋說,左翼喜歡進入一個藍色的推特帳戶,然後臨時任命說:「好吧,這傢伙是安提法的負責人。」這就是它的運作方式。安提法的組織結構實際上更像是伊斯蘭恐怖組織的結構,類似那樣的東西。

今年8月,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對安提法是這樣形容的:計劃在美國建立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的「革命團體」,「本質上是布爾什維克」,這是一個激進、極左的革命性馬克思主義組織,在100年前推翻了沙皇俄國。

布爾什維克是列寧創建的俄國無產階級政黨,也就是後來的蘇聯共產黨。在1917年,布爾什維克通過十月革命以暴力奪取了俄國政權,並殘忍地殺死了沙皇全家。在這之前布爾什維克在俄國社會民主工黨當中實際上一直是少數。

今年5月以來,美國總統特朗普一直譴責安提法在美國各地的抗議活動中煽動暴力。特朗普總統甚至表示,想將安提法定義為恐怖組織。

美國各地的和平抗議活動經常遭到安提法和其它極端主義組織的劫持,後然演變成暴力事件,並導致商店被摧毀、洗劫和縱火。

安提法給公眾帶來危險

在談到如何指定和對付安提法為恐怖組織時,史密斯解釋說:只需要看他們的所作所為。他們是否聽從安提法的信念,是否像安提法一樣的穿著,是否參與安提法的行動。美國對付激進的伊斯蘭恐怖分子的辦法,就是我們對待安提法的辦法。

史密斯還提到,近日明尼蘇達州的國民警衛隊已經調動好了;因為針對威斯康星州基諾沙市(Kenosha)的布萊克(Jacob Blake)被擊斃的案件,大陪審團的結果可能會出來。安提法可能會利用這個判決發動騷亂,那時我們都會看到安提法的所作所為。

她提醒說:「民眾需要更多地留意安提法的活動,因為它們對美國公眾來說是危險的。」

這位警察協會發言人說,美國人民需要進行和平抗議的權利。不過她也點名「黑命貴」和平抗議活動中,「黑命貴」中的馬克思主義激進團體已經與安提法勾結,他們不是和平抗議,而是焚燒、搶劫、騷亂。

史密斯呼籲執法部門逮捕違反法律的安提法成員,並在盡可能起訴他們。她呼籲美國的所有警察局,應該給所謂的「大部份是和平」的抗議活動錄像,記錄執法人員在騷亂期間所處的危險境地,並向美國公眾展示現場的真實情況。因為這些暴力活動在媒體上經常被寫成是「和平抗議」。

史密斯說,美國一些州和城市的執法機構懼怕安提法,「因為媒體與左翼勾結,不想公佈這些非和平的抗議。媒體正在欺騙美國民眾。執法人員也是受害者。」

安提法組織及其背後金主

根據英文大紀元早前的報道,如果追究Antifa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到1921年的蘇聯的第三共產國際的聯合陣線。

安提法的英文Antifa是Anti-Fascist(反法西斯)的縮寫,簡稱「反法」,1930年代遍佈歐美各國,絕大多數的成員是年輕人,他們崇尚暴力,鼓吹暴力攻擊是必要手段,反政府、蔑視法律,屬於極左。「反法西斯」的組織和運動都是受共產黨組織控制,中國共產黨就極力宣傳和吹捧「反法西斯」。而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反法西斯」乾脆直接奉行共產主義。

在美國,安提法的暴徒一旦被抓,就會有人替他們支付保釋金,有律師無償為他們上法庭做無罪辯護,提供法律幫助,逃脫司法懲罰。這些律師來自「全國律師公會」(National Lawyer's Guild,簡稱NLG)。

NLG是安提法的非正式的「法律部門」,該組織跟美國共產黨關係密切。NLG由數千名左派律師組成,150個分會遍布全美。他們明確公開的支持安提法運動,NLG律師的聯繫方式和熱線號碼常常出現在安提法網站和社交媒體上。

NLG定期起訴警察,還領導了所謂的「法律觀察員」運動,在安提法的暴力活動中,NLG安排數百名志願者監視警察,以確保「參與者的權利」不受侵犯,並為被捕者提供無償法律顧問。但是,當保守主義者中的權利在實踐中受到侵犯時,這些NLG觀察員卻視而不見。

那麼,是誰在背後資助NLG呢?是福特基金會和美國投資大鱷索羅斯(George Soros)等大富豪。

2017年9月白宮請願網站「We the People」上,有一份超過10萬人簽署的請願書,要求白宮將索羅斯認定為「國內恐怖份子」(domestic terrorist),請願書中寫道:索羅斯蓄意且持續的試圖破壞穩定,通過煽動反政府行為來反對美國和美國公民,他創建並資助了數十(或許數百)個游離組織,這些組織的唯一目的就是使用阿林斯基(Alinsky)式的恐怖主義策略,來摧毀美國體系和憲政。

其實,索羅斯在金融市場上曾製造了多次動蕩,其中包括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