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8日,成都智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成都智取)委託四川嘉世律師事務所,向綠地控股集團西南事業部公開催討廣告款的消息在網上流傳。該消息揭開了綠地集團高額負債的面紗,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綠地集團總負債超萬億人民幣。

據大陸雷達財經報道,28日下午,網易房產成都頻道發佈了一篇《綠地,請付款》的文章。

成都智取在文章中表示,2019年3月22日,公司曾與綠地集團西南事業部旗下的綠地集團(貴陽白雲)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和綠地集團(貴陽綠貴)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簽署服務合同,約定成都智取在3月22日~6月22日期間分別為貴陽國際花都項目、新裏城項目的微信公眾號提供定製系統使用及專業配套服務。

成都智取在約定時間內完成合同義務,並向有關公司提交工作總結及等額的正式發票,但半年多的時間內卻未收到任何對價。四川嘉世律師事務所出具的律師函顯示,該行為已構成違約,成都智取要求有關公司在2020年10月30日前一次性支付所欠付的服務款項。綠地集團被公開催債。

貴陽白雲和貴陽綠貴兩家公司由綠地控股集團有限公司100%控股。報道稱,綠地集團旗下的這兩家公司均涉及多起訴訟。

貴陽白雲成立於2011年,至今共243次被法院列為被執行人,僅今年就有39次,年內累計執行標的342.51萬元。公司在今年還涉及67宗法律訴訟,並有78個開庭公告。其中案由多為商品房銷售合同糾紛,但也不乏與策劃、傳媒公司的委託合同、廣告合同糾紛。

貴陽綠貴則成立於2017年,歷史上6次被法院列為被執行人,其中5次發生在今年,年內累計執行標的127.67萬元,公司同樣涉及其他服務合同、廣告合同類糾紛。

而綠地集團在濟南、武漢、徐州、銀川、大同、西安等多地項目被業主投訴,而在黑貓投訴平台中,涉及綠地集團的43條投訴的投訴時間均分佈在近兩年,更有31條是在今年發出的,投訴內容多為虛假宣傳、延期交房、無法退款等。此外,去年底還傳出綠地湖南區域公司強制員工買房的消息。

報道表示,綠地被催債背後是公司負債居高不下的窘境。數據顯示,2016年~2019年,綠地控股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89.43%、88.99%、89.49%和88.53%。

2019年,綠地控股剔除預收帳款後,負債率為82.81%,是當年營收超千億的A股上市房企中唯一一家剔除預收帳款後資產負債率仍然超過80%的房企。另外,綠地控股也是2019年營收過千億的房企中, 唯一一家連續五年淨負債率都在100%以上的企業。

即使如此,綠地今年以來依然在擴張拿地,10月26日綠地控股發佈的三季報顯示,前三季度,綠地累計獲取項目77個,權益土地面積約1053.30萬平米,與去年同期相比雖然減少了5個項目,但考慮到瘟疫的影響,綠地的拿地節奏並未減緩。

同時,以中共監管當局8月份給房企設置的「三道紅線」來看,2019年年報顯示,綠地控股淨負債率156%、剔除預收款後的資產負債率83%、現金短債比0.76,三條紅線全踩。綠地將不被允許增加發行有息債券,融資受到限制。

所謂房企「三道紅線」是指剔除預收款後的資產負債率大於70%、淨負債率大於100%、現金短債比小於1倍。

評論人士文小剛對此表示,大陸房企基本都在走拿地、高速開發、迅速賣房、快速回款,然後再拿地這樣一條高速擴張道路,而綠地是大陸房企中這方面走得最遠的一家。這條擴張之路要求周轉快,一旦其中一個環節卡殼,就會影響到這個鏈條運轉,現在大陸銷售下滑,綠地身陷其中,周轉出了問題。

對於綠地目前欠債纍纍還在大面積拿地,文小剛表示,這是因為房企只有拿地才能以土地作抵押向銀行貸款,這就不難理解為何大陸諸多房企欠下巨額債務,還在不停拿地了。

文小剛認為,綠地目前困境是大陸房企的一個縮影,目前大陸樓市銷售不暢,剛剛過去的傳統銷售旺季9月份和10月份的成交量不及往年,同時,中共又限制房企融資,加大了房企的資金鏈風險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