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厘頭和一位胡小姐傾閑偈,就開始了我和《大紀元》的文字聯繫。生命充滿偶然,初次認識,居然提議陌生人為報社投稿,不知是她魯莽給予我機會?還是傻人自作聰明以為真能寫稿?輕描淡寫的兒戲,卻使自己每星期認真「交功課」作了5年文!當時心想,日常都聽慣假大空套廢話,「做文章」交差,應該是小兒科。況且平日生活,都是見人見客見朋友,偶然更見神見鬼見禽獸,反正都是見真見假見平常,就大膽在小方格,分享平常生活「見見」的瑣事。

未成為《大紀元》星期四「作文人」以前,基本上對報刊知之甚微。《大紀元》是甚麼?金輪法王和他們有沒有關係?法輪功又可以怎樣修煉成為絕世武功?偶爾在街頭接過報紙,只感覺他們和那些「西方」「啤梨」完全不同,既無嘩眾取寵的新聞,也無鹹甜香辣的娛樂,時時正正經經,更煞有介事去揭露某個世界的邪惡,除了心存疑惑,看文字篇章更覺得正經得有點古板。心想這樣的媒體,如何能在扭曲的香港生存?如何能滿足世人畸形的八掛心態?如何能和「懂執生識趣」的媒體去競爭?

隨著時間過去,很多疑團都逐漸打開。「真善忍」自己做不到卻非常佩服,而身心修煉的堅定與持續,不止是「強」,更絕對是不離地的「堅」。至於秉持講真話、報道事實的勇氣,更足以使所有懂執生識趣「自我審查」的媒體,包括我這種偶然作文的小民都心生汗顏!特別在當今現世,所有人都「知所畏懼」,既不能盡訴心中情,也不能如實講真相,都被迫變成忍氣鵪鶉或縮頭王八,只有《大紀元》練就「絕世武功」,依然堅定不移報道事實,揭露真相,才真正稱得上無所畏懼,令人敬服!

人到18歲,便可領取成人身份證,標誌人生步入另一階段。而《大紀元》在11月3日這特殊日子,既是19周年的報慶,也是世界新聞的重大時刻,如此標誌性的巧合,真的非常有趣。世事的大小「選擇」很奇妙,好酒好肉,吃到肚滿腸肥,往往喪失脊樑腰骨。捱肌抵餓,刻苦堅持,反而練就鐵骨錚錚。廣告利益的輸送,也許暫時無法與其它媒體相比,但「報道真相,初心不變」的堅持,又有哪些媒體「有臉」可與《大紀元》匹敵?當油管推特臉書,因各種原因自我審查做得有點「樣衰」時,《大紀元》仍然堅定不移,沒有改變,自然贏得各方的認同與尊重。

心無常態,故人不變,自心早變。三十年一世,十二年一紀,誰可世世紀紀仍然初心不變?18歲成年到19再進入20,已不是小兒科的堅持。路一點也不易行,日月且並不常照,《大紀元》的平實正經報道真相,在現今社會絕對是難能可貴!只因我們的世界早已呈扭曲狀態,黑白顛倒,是非不分,更個個識趣配合,並且視作理所當然!報慶在即,衷心希望《大紀元》永遠能「報道真相,初心不變」,而正義力量更會滙集不斷,真心有心永不變心。◇

(編者按:本版文章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