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周二(10月27日)宣佈,一個由兩黨組成的美國參議員團體提出了一項決議,將中共當局對維吾爾少數民族的虐待定義為「種族滅絕」。

正視中共對維吾爾人的迫害

美國參議院議員吉姆·里施(Jim Risch)、約翰·科恩(John Cornyn)和羅伯特·梅寧德斯(Robert Menendez)共同在周一(10月26日)介紹了該決議。

參議員吉姆·里施在一份聲明中說,中共當局在新疆有計劃地使用強迫絕育、墮胎和其它做法,這真是令人厭惡。「針對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群體的這些行為構成種族滅絕,我很榮幸與兩黨的同事一起提出一項決議,將其定義為種族滅絕。美國和世界各國必須繼續引起人們關注新疆正在發生的事情。」

對此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表示,要求北京對其政策和行為負責,並將開始協調國際對策,終止其對新疆少數民族的虐待。

稍早前,美國政治新聞網Politico報道,援引兩名特朗普政府官員的話,美國白宮正在考慮將北京當局對穆斯林少數民族的殘酷鎮壓定義為「種族滅絕」。

美國總統大選民主黨候選人拜登(Joe Biden)的競選團隊周二(27日)搶先發表聲明,以「種族滅絕」字眼來定義中共當局在新疆對維吾爾人等穆斯林少數民族進行的打壓。

北京在新疆的政策,引起了國際特赦組織和人權觀察組織等人權組織的廣泛批評,他們指責北京政府排斥了中國的1,200萬維吾爾族人,其中大多數是穆斯林。

新疆地區約有1,000萬維吾爾族和突厥穆斯林族約佔新疆總人口的45%,他們長期以來一直指責中共當局對他們存在文化、宗教和經濟歧視。

美國官員和聯合國專家說,上百萬人被拘押在新疆「再教育營」內,約佔新疆穆斯林人口的7%,中共對這些維吾爾人進行「洗腦」。

據「報道者(The Report)」等多家網絡媒體的報道,「再教育營」就種族來分,「營裏面有維吾爾族、回族、哈薩克族、烏茲別克族、吉爾吉斯族以及漢族(多數是維族)。就性別來分,女生以「未婚、已婚、離婚、喪偶」被分類,許多未婚女子晚上被帶走之後,再也沒回來」。

文件顯示新疆「再教育營」目的

BBC《廣角鏡》節目看到的官方文件,披露了這些營地的囚犯如何被關押、灌輸思想和懲罰。文件還披露被拘押人士是如何被監控的,「對學員實行就寢床位固定、隊列位置固定、教室座位固定、技能操作崗位固定,嚴禁擅自調換」。其中一份文件披露,2017年中僅一周就有1.5萬人被送往再教育營。

文件還顯示,當被拘押人的行為、信仰和語言已經轉化時,他們才可以被釋放。

中共一直宣稱,這些「再教育營」提供職業教育和訓練,其實這些人被強迫勞動和強制絕育。

還有文件顯示,中共逮捕一些擁有外國國籍的維吾爾人,並跟蹤一些在國外居住的維吾爾人。文件揭示,中共駐外使領館已是全球搜索網的一部份。

揭露新疆「再教育營」酷刑

擁擠的牢房中積臭已久的便桶、禁食和睡眠剝奪等行為懲罰、強迫注射不明藥物……曾任中共新疆「再教育營」教師、逃往哈薩克的女子薩吾提拜(Sayragul Sauytbay)說,「我知道這些人是完全無辜的,他們甚麼都沒做。我沒有辦法幫助他們逃離折磨,我只能在心裏發誓,總有一天我會公開揭露「再教育營」中的實際情況。」

據「報道者(The Report)」採訪披露,中共當局告訴被關押者,他們主因有「宗教信仰、出國紀錄」,或有親屬有相關可疑行為,或與26個「敏感國家」民眾聯絡,都會被送進「再教育營」。

哈薩克三十四歲的葉爾哈利(Erhali)2017年11月走進中哈邊境特區葉爾哈利批貨,中共警察以他去哈薩克、信仰伊斯蘭、手機下載WhatsApp為由,將他逮捕。儘管他不認罪,仍被關押了四百多天,在獄中被打針、被強迫勞動,出獄後後遺症不斷。他還說,「再教育營」中有黑工廠,在工廠裏做免費的工,產品順著一帶一路外銷,創造當地經濟表現。

哈薩克的維吾爾裔女子古力巴哈(Gulbahar Jalilova)2017年5月因經商入境新疆烏魯木齊,莫名其妙的被當地警察逮捕,隨後就開始了為期一年三個多月的惡夢。

這位單親媽媽後經小孩營救、透過聯合國管道才得以出獄,重見天日。從此開始了到世界各地為新疆人發聲的使命,聲援極權統治下的受難人。她說,「我關心的是人和身為人應有的權利。」

據中央社專訪,古力巴哈講述她的惡夢,警察檢查她的手機資料,被要求交代在不同國家的活動,經數小時的審訊後,就被帶到一個沒有窗戶的悶熱房間,裏面關了40名女性,其中20人站著,另外20人緊貼彼此側身睡覺,所有人都戴著五公斤重腳鐐,其中一些人甚至單手上手銬、手銬連著腳鐐,就這麼站著。她遇到的最年輕的被監禁者才14歲,最老的是80歲。

當她恐懼地瘋狂哭叫時,一名女孩輕聲告訴她,我們都沒犯罪,但是不可以哭,否則會被關到只有一平方米的黑房間,那裏有大老鼠。

獄方訊問「人犯」一次可長達24小時,且在牢房就先給她們套上黑頭罩、戴上手銬,再帶到訊問室。一些人被提訊後,就再也沒回來;另一些人回來了,但往往全身瘀青、流血。

在獄中的三餐都有一個拳頭大的饃饃,而且用餐前必唱五首愛黨愛國歌曲。另外,每周得觀看一次長達20分鐘的政治宣傳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