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10月27日)都好嗎?

現在距離美國總統大選投票日只剩下七天的時間,選情十分激烈,加上今年10月確實驚奇不斷,對兩黨選情都帶來新的變數。相信大家一定很好奇,究竟誰能在這次大選裏脫穎而出,成為白宮的新主人?

所以,今天我們要跟大家聊的話題,將聚焦在一個重點:2020美國大選 特朗普拜登誰將勝出?

從去年拜登宣佈參選以來,拜登的民調支持度在絕大多數的時間是一直領先特朗普的,特別是如果跟2016年的總統大選相比對,整個競選期間,拜登的民調支持度數據不但比2016年的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莉高,而且還高出5個百分點。

而且,如果以投票前8天的民調支持度來比對,2016年希拉莉在選前8天的支持度是領先特朗普2.9%,而今年拜登在選前8天的支持度是領先特朗普7.9%。所以如果只從民調數據來研判選舉結果,那拜登看起來應該會是今年的大贏家。不過,真的會這樣嗎?

我個人認為,還不一定。畢竟四年前的美國大選,我也親眼見證過希拉莉是如何民調一路領先,但最後突然風雲變色、大幅落敗。現在的局面,跟四年前的情境是相當神似,只是在方方面面更加「升級」、更加「激烈」了。

所以,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我對這次大選的觀察預測,我個人認為,這次大選的結果很可能還是將由特朗普勝出,完成連任。為甚麼呢?為甚麼我會說出這麼一個跟主流媒體民調大相逕庭的預測?接下來,我要一一說明我的理由,提供給大家參考:

理由一:人民重視經濟 半數民眾比四年前過得更好

根據蓋洛普民調顯示,今年大選讓美國民眾最關心的首要話題就是經濟,特別是美國在經歷這次疫情的衝擊後,許多民眾失業、生活受到影響。因此,新任總統能不能在最短時間內重振美國經濟,將是美國人民攸關生計的重要希望。

重振經濟是當年特朗普參選的重要承諾,而他上任後也確實努力拼經濟,他大幅減稅,鬆綁政府管制、鼓勵中小企業投資,創造了大量就業機會,也讓美國失業率持續下降,一度降到3.7%,創過去50年來的新低點;就業增加,也帶動勞工的平均時薪一路上漲。

也因此,蓋洛普的總統連任民調發現,有高達56%的美國民眾認為,他們現在的生活過得比四年前好。而根據這項民調的經驗,除了1992年老布殊(老布殊)的滿意度只有38%從而連任失敗之外,其他如列根、小布殊、奧巴馬等人都成功連任,但他們的滿意度最高也只到47%。

換句話說,特朗普的56%,締造了過去40年最高的人民滿意度,因此,特朗普如果成功連任,應該不令人意外。

更受矚目的是,市場對特朗普拼經濟有信心,美國股市也因此連創歷史新高。投資銀行摩根大通也指出,如果特朗普能夠連任,會對美國股市最有利,標普500指數還可能上漲到3900點,再創新高。

事實上,摩根大通分析師在9月也指出,雖然大多數投資者都押注拜登會勝選,但摩根大通認為特朗普成功連任的機率正在攀升。

還有,美國財經媒體「市場觀察(MarketWatch)」專欄作家在日前也指出,根據過去百年來的股市經驗,只要在大選前三個月,美股主要指數都上揚的話,那麼現任總統就有九成的機會會連任。

如果這個歷史經驗是準確的,那麼特朗普連任的機率恐怕會遠比媒體民調的數據高出許多。

理由二:人民重視國家安全與法律秩序

根據蓋洛普民調,這次大選,美國人民重視的議題除了經濟排名第一位之外,「國家安全」和「應對疫情」分別排在第二、第三位。而國家安全也是特朗普政府的強項。

特朗普不但在任內徹底擊潰伊斯蘭國(ISIS)恐怖組織、擊殺伊朗最重要的軍事將領蘇萊曼尼(Qassem Soleimani),最近還全方位追查、驅逐中共滲透美國的間諜以及危害國家安全的種種因素。因此,「國家安全」應該是特朗普的加分項目之一。

另外,蒙莫斯大學(Monmouth University)的民調也指出,有65%的美國民眾認為「法律與秩序」是當前美國最重大的社會問題,特別是共和黨與有色人種,對這個問題最感到憂心。

而特朗普自己就是「法律與秩序」的最主要擁護者,他不斷在推特上、在集會場合公開強調,要維護法律與秩序,他更反對民主黨陣營刪除警察經費,堅持力挺執法人員,也讓特朗普罕見地獲得紐約警察工會公開背書支持。

大家想想,這些警察、國民兵或邊境執法人員,甚至是軍人,他們都有許多家人親友,特朗普力挺執法人員與軍人,是不是可能會同時爭取到這些家人親戚的認可?所以這背後帶來的選票基礎,絕對不能小看。國家安全與法律秩序,也將為特朗普帶來許多選票。

理由三:特朗普兌現競選承諾 團隊清廉無貪腐

特朗普上任後,曾經提出一項口號,叫做「做出承諾,說到做到(Promises made, promises kept)」。事實上,就我在美國的親身觀察,特朗普還真的是少數會認真兌現競選承諾的總統當選人。

根據媒體統計,到2019年底,特朗普上任以來兌現的選舉承諾高達319項,包括減稅、掃蕩ISIS、打擊黑幫與毒品、修築邊境牆、修改《北美貿易協定》等等。《華盛頓郵報》的評論文章還因此說特朗普是美國「史上最誠實的總統」。

特朗普的執行力在我見過的東西方政治人物裏確實非常少見。大家知道,許多政客經常在選前大開競選支票,選後通通跳票,但特朗普顯然是拿經營企業的務實態度來面對選民。

另外,特朗普從上任到現在,不但每年只領取象徵性的1美元作為總統薪資,他自己與副總統彭斯等重要官員都沒有出現重大的弊端或貪腐問題。想想看,如果有的話,三年下來,這麼多想追打特朗普的媒體會查不到嗎?

特朗普剛上任時,許多媒體批評他當總統可能是要做自己的生意、增加自己的財富。然而,根據福布斯(Forbes)雜誌的最新統計,特朗普上任前的財富是32億美元,但是到今年9月,特朗普財富只剩下25億美元。而且光是在過去一年之內,就銳減了6億美元。

所以,特朗普政府的兌現承諾與清廉,應該會讓他與拜登之間顯出鮮明差異。

理由四:媒體立場偏頗 民調摻水 誤導民眾

這次美國主流媒體,特別是大家耳熟能詳的CNN、ABC、NBC、CBS、《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等知名媒體,不但言論立場相當鮮明,明顯偏向支持拜登,就我的觀察,應該是歷年來最激進的。特別是《紐約時報》,攻擊特朗普與共和黨更是不遺餘力。

而且這些媒體的民調數據都一致顯示拜登遙遙領先於特朗普,領先幅度還都超過10%。照這些數據看來,拜登已經贏定了。

不過,請大家留意,過去三個月來,拜登除了躲在地下室外,有具體做出甚麼重大貢獻或重大事件嗎?沒有。那為甚麼他的民調能維持這麼高,而且是越到選舉前夕越高?這本身是不是有點可疑?

巧的是,一名記者披露,拜登陣營的選戰經理在一場沒有留下記錄的視像會議上向支持者表明,「事實上我們並沒有領先兩位數的差距」,「那些全國性民調數據是膨脹過的」。換句話說,民主黨內部自己承認,現在的媒體民調確實有造假的水份在。

所以,我想引用兩個曾經在2016年預測準確的民調數據,提供給大家參考。

第一個民調是英國《周日快報》與美國民主研究所的合作民調,他們曾經在2016年準確預測特朗普勝選,而且他們的民調數據、細節、問卷都透明公開出來。他們的民調發現,特朗普的得票率可能是46%,拜登45%,雙方難分上下。

但是,當問到「特朗普總統會不會連任」時,高達61%的民眾認為特朗普會連任,認為拜登會勝選的只有39%。而在幾個主要的搖擺州里,特朗普的得票率可能會是47%,拜登是43%,雙方的差距十分接近。

再看另一個民調,是拉斯穆森(Rasmussen)公司民調,他們曾經在2016年準確預測普選得票率,也是少數長期進行每日民調的機構之一。

根據他們的每日民調,可以發現民眾對特朗普執政的認可程度在10月26日來到了52%的新高點,而且長期的趨勢是呈現一路上揚的態勢。也就是說,越到投票日前,民眾心裏越來越釐清應該支持誰。

理由五:特朗普支持者隱藏身份 民氣與民調相左

過去三年來,在主流媒體群起攻擊特朗普的氛圍下,許多特朗普的支持群眾選擇隱藏自己的身份,不對外表態說自己支持特朗普,也拒絕接受民調,從而形成一群「沉默的大眾」。

比方說,大家知道紐約是著名的民主黨城市。我有個朋友,他在科技公司上班,之前他跟同事聊到政治話題,稍微說了一點認同特朗普的話,結果他的同事紛紛來圍剿他,他的主管也來找他「曉以大義」,嚇得他從此不敢再跟同事提到任何特朗普的話題。

所以,在紐約你很難看到公開的特朗普支持者,加上媒體民調都是拜登遙遙領先,所以就讓很多人保持沉默。不過,在特朗普的造勢活動上,卻每場都是人山人海。

所以,這種熱騰騰的現場「民氣」和冷冰冰的媒體「民調」到底哪個才可信?會是今年總統大選的一項重要看點。

值得注意的是,香港的ASI大數據分析公司開發了一項新的調查方式,從不同立場的媒體信息需求量來做分析,結果發現最近親共和黨的媒體信息需求量遠遠高於親民主黨的媒體。

特別是在拜登家族的「電腦門」或「電郵門」醜聞公開以後,大數據分析發現特朗普在大多數的搖擺州取得明顯優勢。至於結果是否如此,我們很快就會知道。

理由六:雙方在搖擺州的差距拉近

儘管目前美國媒體民調的數據差異相當大,但是從長期的趨勢來看,可以發現,各個搖擺州的民調都顯示,特朗普與拜登之間的差異正在逐漸縮小。

像佛羅里達州,拜登的領先差距平均只剩下1.5%,在誤差範圍內;賓州雖然拜登平均領先幅度為5%,但是拜登的領先幅度已經從過去的最高10%下降到5%,甚至還出現特朗普領先2%的民調。

其它像北卡羅來納州、亞歷桑納州也都有民調差距縮小的趨勢;在內華達州,拜登的領先差距也縮小到2%;佐治亞州更幾乎是難分難解。

請大家注意,剛剛提到,拜登的選戰經理坦言,民調有造假的水份在,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這些搖擺州的民調雖然看似拜登領先,但差距已經在逐漸縮小,如果再扣除摻水的水份,那實際上雙方誰勝誰負,就更難預料了。

理由七:黑人與有色人種中 特朗普支持度上升

比較特別的是,歷經特朗普三年的執政,特朗普的黑人群眾支持率也持續上揚。根據統計,2016年特朗普拿到的選票裏,只有8%來自黑人。但是在2019年底,支持特朗普的黑人比例已經上升到34%、35%左右,

而根據拉斯穆森的最近民調更發現,黑人選民支持特朗普的比率已經上升到46%。這或許跟大選日越來越逼近促使越來越多選民作出決定有關,當然也可能跟拜登家族的醜聞爆發有關。

理由八:美國反中共情緒高漲 拜登與中共關係匪淺

這次武漢肺炎(中共肺炎)對美國人民的生命安全與經濟生活帶來重創,加上中共對美國社會方方面面進行滲透、竊密,導致美國國內反共情緒日益高漲,國會兩黨議員都同聲譴責中共,並堅持對中共採取強硬政策。

然而,拜登家族卻長期與中共關係密切,拜登從2011年初開始,在短短18個月內,就與習近平會面了8次。拜登甚至還吹噓自己跟習近平私交非常好,兩個人的私人晚餐時間合計多達25小時,拜登也因此長期支持中共崛起。

民主黨候選人拜登:

「我們想要看到中方崛起。中國是偉大的國家,我們希望他們繼續壯大。中方不是我們的敵人。」

「中方要吃掉我們的午餐?拜託,兄弟。他們不是壞人。中國不是問題。」

現在,當美國兩黨同仇敵愾地反制中共,又有高達73%的美國國民對中共抱持負面看法,身為中共「老朋友」的拜登,顯然會有所不利。

理由九:拜登個人問題多 兒子醜聞難止血

拜登已經高齡78歲,不但經常失言,忘了自己該說甚麼,還把競爭對手特朗普說成了小布殊,甚至還說自己在賓州有個「作弊組織」。他的健康問題也因此是個不穩定的「問號」。

高達59%的美國民眾認為,拜登即使當選,也做不完四年任期,必須改由副手賀錦麗接任。但賀錦麗被認為是民主黨內「激進左派」的代表人物,能否獲得中間選民認可,也是個問號。

此外,拜登從政長達47年,但他實際上有甚麼作為或政績,似乎又是另一個問號。許多民主黨支持者被問到「記不記得拜登做過哪些具體成就」,他們幾乎都答不出來。

記者:「您能說出拜登在47年政治生涯裏有甚麼成就嗎?」
受訪者A:「呃,可能不行,現在不行。」
受訪者B:「他是支持……支持生命權的,對嗎?」

另外一個更大的問題,是他的兒子亨特‧拜登。小拜登的「電腦門」已經成為沸沸揚揚的國際醜聞,不只是因為情節駭人聽聞,更重要的是背後的權錢交易牽涉到美國的國家利益與國家安全。

也因此,最近谷歌上出現許多人在搜尋「可以更改投票嗎」,這意味著,有不少提前投票、支持民主黨的選民現在因為拜登家族的醜聞感到失望,準備更改投票對象。而在美國多個州是允許選民更改的。所以拜登個人與家族的種種問題都可能為他的選情帶來困擾。

另類指標:義烏指數

最後,我們再來看一個比較另類的指標——「義烏指數」。「義烏指數」是指浙江義烏商城接到美國候選人商品的訂單數量,這個指數曾經在2016年成功預測特朗普當選。

今年的義烏指數顯示,特朗普很可能會連任,因為特朗普的旗幟訂單數量遠遠高於拜登,拜登的旗幟訂單只有特朗普的五分之一不到。因此,從這個市場商品的另類角度來推測,特朗普的勝選機率確實比拜登要來得高。

好,以上就是我個人認為今年美國大選特朗普可能會順利連任的主因,我們再重複一遍:

理由1:人民重視經濟 半數民眾比四年前過得更好
理由2:人民重視國家安全與法律秩序
理由3:特朗普兌現競選承諾 任內幾無弊端
理由4:媒體立場偏頗 民調摻水 造成誤判
理由5:特朗普支持者隱藏身份 民氣與民調相左
理由6:雙方在搖擺州的差距拉近
理由7:黑人與有色人種中 特朗普支持度上升
理由8:美國反中共情緒高漲 拜登與中共關係匪淺
理由9:拜登個人問題多 兒子醜聞難止血
另類指標:義烏指數

我們再次強調,這是我的個人觀點,提供給大家參考。至於選舉結果會是怎樣,誰能入主白宮?讓我們一起等待答案到來。

好,今天就先聊到這裏,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節目,請記得訂閱、留言、按讚,跟你的親朋好友分享。也歡迎您到蘋果的Podcast和Spotify平台上,訂閱我們的音頻節目。

我們下次再會。


秋風落

夕落西嶺風滿樓
金閣醉茫已見秋
雕樑碧瓦神雷破
一城邪佞墮獄愁

唐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