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在安徽出生、長大的施太非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因透過翻牆軟件在推特(Twitter)上發文評論中國「毒疫苗事件」,而遭中共警方逮捕,最後還要被迫逃離家園。10月24日,他在洛杉磯接受了《大紀元》和新唐人的專訪。

中共長期監督、管控民眾的言論自由,無論是在生活中或網絡、社交媒體,大多數的中國人都知道有些敏感詞、關鍵字不能碰。但施太非說:「正義就是正義,邪惡就是邪惡。」

過去施太非和很多中國年輕人一樣,沉浸在紙醉金迷、歌舞昇平的生活裏,有錢就去唱KTV、請客吃飯、出國旅遊,但他總覺得生活空虛、沒有目標。2017年前後,施太非因透過翻牆軟件看了海外影片,逐漸了解了中國的近代史,他說:「一開始是看到辛灝年的歷史分析,後來漸漸意識到中共統治下各種社會現象的不公平。」

早上發帖 晚上警察找上門

在透過翻牆軟件了解海外資訊後,施太非開始關心中國社會議題,他說:「我真的很氣憤,怎麼可以這樣毒害小朋友,根本就是十年一次、有計劃地殘害,2008年發生毒奶粉事件,2018年發生毒疫苗事件。」因是透過推特在海外發言,施太非以為不會被中共監控,但他於2018年7月30日早上發帖,晚上七點多警察就找上門。

雖然警方沒有找到其它相關證據,但是沒收了施太非的電腦,並徹底搜查其住處,將96歲高齡的奶奶都嚇壞了。警方將施太非帶回派出所,扣押了一晚,將他反銬在窗邊,不能坐、不能蹲。施太非說:「其實那些警察都是明白人,都知道中共是怎麼回事,但為了工作,也只好當兩面人。」

施太非因在推特(Twitter)上發文批評中共而遭判尋釁滋事的判決書。(施太非提供)
施太非因在推特(Twitter)上發文批評中共而遭判尋釁滋事的判決書。(施太非提供)

警察:你知道就好了,幹嘛說出來呢?

施太非回憶派出所裏有個警察告訴自己:「你知道就好了,幹嘛說出來呢?」在旁另一名警察則悄聲說:「在美國還可以公開罵特朗普呢。」

施太非認為在中共體制下,眾人都敢怒不敢言,大家不是不清醒,只是不敢反抗,寧願裝睡。但他仍然堅持說真話、為正義發聲。警察質問施太非有無宗教信仰,懷疑他有精神疾病,對此,施太非說:「在中國我就是異類,大家都覺得我瘋了。」

過去,施太非曾幫助陌生人而被割斷大動脈、獲警局頒發「見義勇為」獎狀,他認為自己在社交媒體發聲,批評中共獨裁、腐敗也是一樣「見義勇為」的行為,只是沒想到中共連境外網站都嚴格監控。離開警局後,他被送到看守所關押11天,每日下午都被迫看「愛國主義」影片,施太非說:「這批騙子都是胡說八道」。

不過中共填鴨、洗腦式的教育顯然並不很奏效,施太非回憶當時有一名在西藏當了二十多年兵的教官直接告訴所有犯人:「抗美援朝」是個謊言。儘管該教官說的很委婉,但在場兩三百名犯人都震驚了,施太非甚至站起來鼓掌。他說:「這些體制裏的人都是為虎作倀,他們不是不懂局勢,在喝酒聊天都可以分享國外的情形。」

施太非被釋放後,國安還時常與其聯繫,表面上是關心他的近況,其實就是變相的監控。但施太非與國安們聊郭文貴、張林等在海外發聲的異見人士,對方也相談甚歡,甚至還要求施太非幫忙赴日本時,順道帶回日本製的藥品。施太非說:「都知道日本製藥比較好,但表面上還是要說國貨更棒,中國人就生活在虛假、自己騙自己的生活中。」

逃出國後,警察勸他不要回去

2020年2月16日,又有大批警察赴施太非家中搜捕,他當機立斷決定出國。施太非說:「還好護照是之前就辦好的,我也沒有被邊控。」他第一站先到了泰國,透過微信詢問相熟的警察、國安,究竟為甚麼警察又找上自己?他說:「我其實也不知道警察為甚麼原因來找我,但可能是因為在Instagram、還有面書上發了支持香港的照片。」

雖然警察告訴施太非沒有甚麼嚴重的問題,可以放心回國。但另一名國安透過微信語音告訴施太非:「國內疫情也滿嚴重,泰國也挺安全,能不回來就不回來了。」他一聽覺得事情可能不單純,或許是某種警告,於是就決定在泰國待著,也不敢再發佈支持香港的訊息。同時刪除了在社群網站上支持香港的言論。

後來在海外友人幫助下,施太非平安抵達洛杉磯。他說:「人都是有良知的,都明白是非對錯,我會繼續發聲、譴責中共。」施太非並不後悔在網絡上發帖批評中共,只是訝異中共的網絡審查亦擴散到海外。他呼籲民主、自由世界的人們一同抵制中共,珍惜海外難能可貴的言論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