甫開播一年的YouTube自媒體——《世界的十字路口》,憑藉冷靜理性的風格、睿智精闢的分析,短短時間內累積了廣大的華人觀眾群,而主持人唐浩,也成為新崛起的網絡紅人之一。然而時常自稱「內向、嚴肅」的他,緣何從幕後走向幕前?背後隱藏了一個新聞媒體人最大的挑戰,與最真的希望……。

唐浩說,決定製作《世界的十字路口》這個節目,正逢香港「反送中運動」如火如荼之時。由於當時事件發展衝擊整個華人觀點乃至世界局勢,而唐浩身處在紐約,這個國際大都會既被稱為「大蘋果」,也被稱為「世界的十字路口」,彙集了不同文化、背景的華人思維,特別是對於中港台、美國等世界議題,大家會有不同立足點、世界觀,非常適合汲取並製作出適合多數華人解讀的面向,於是《世界的十字路口》就此誕生。唐浩說:「也有天時、地利、人和的因素在裏面」。

節目質素超高 但人員精簡

論證穩健的新聞時事分析、流暢的剪輯與配樂,有的時候以呈現畫面為主要訴求(如反送中十大史詩片段);有的時候如教科書般教學條列式般呈現(如透視共產黨系列),每一集《世界的十字路口》,都帶給觀眾滿滿的收穫。

由於節目風格偏重理性與邏輯思維論證,說服力極強,短時間內人氣急速上升,有大陸的網友發現節目對於中國金字塔頂層級的人群很有影響力,傾力為其宣傳,更有許多海外網友在收看節目一段時間之後,從原本擁戴共產黨的「小粉紅」,成為節目的「正義股東」,影響力不可小覷。

如此高質素的節目,人員編制僅有四位,但是每位都是箇中好手,製作能力超強,且分佈世界各地,來自不同地區。由於大家具備多元的生活經驗,有在美洲、亞洲、澳紐等不同地區生活居住的思維與體會,從而激盪交會,塑造了節目呈現豐富的觀點。

唐浩說:「我們只有四個人,確實比其它專業自媒體來說,算是很少的,但是我們團隊雖然小,每個人工作能力其實都很強,一個人可以當兩個人、三個人用,每個人都很吃苦耐勞,技術都很強,這是我很感謝他們的地方,讓我們節目質量、品質看起來可以高一些些,最主要的是大家都很富有責任感。」

喚醒沉睡的正義,唐浩與您相約《世界的十字路口》。圖為節目片頭拍攝過程的的剪輯紀錄。(《世界的十字路口》團隊提供)
喚醒沉睡的正義,唐浩與您相約《世界的十字路口》。圖為節目片頭拍攝過程的的剪輯紀錄。(《世界的十字路口》團隊提供)

業界洗禮後 發現媒體深陷紅色危機

「一個傳媒人沒有經歷過業界洗禮的話,其實是殘缺的。」唐浩說自己從知名新聞研究所畢業之後,原本想走學術路線,但卻誤打誤撞,一腳踏進傳媒業界,角色從財經雜誌記者、電視新聞製作人、主編,再到報社主筆,後來成為自媒體,足跡橫跨東西方。

一路走來,他發現東西方媒體工作者陷入一個巨大危機,就是中共以大外宣的方式無孔不入,以廣告名義在世界各地收買媒體,導致自由言論空間越來越萎縮,台灣也是其中之一。

「我自己就有一個親身的經歷,當我在台灣媒體工作的時候,我做一個報道,裏面引述國際媒體《財富》(Fortune)雜誌,提到中國經濟比較悲觀、風險的一面。」唐浩說,「過兩天,我就被公司兩大高層,董事長、副董事長約談,對我進行政治審查,測試我的政治立場。」

雖然當時的唐浩安然過關,因為他深明「中共」與「中國」不是一回事,但是這件事讓他深切體認,曾經深具歷史信譽與權威美名的自由媒體,卻要如此大費周章箝制作者觀點,顯已病入膏肓。

他說:「在這個過程我就明白,台灣的媒體已經被控制到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地步,任何的媒體主管只要一覺得報道當中有甚麼不對勁,馬上就會自我審查得非常厲害,你就很難從他們的媒體當中看到中國政治社會經濟的全貌,你只能看見他們希望展現的美好的、樂觀的、正面的宣傳那一部份,但是負面的、風險的、危機的那一面,通通看不到。」

當前自由媒體人最大挑戰:面對中共

「香港跟台灣是中共的實驗場,他們實驗成功了之後,就把那套做法搬到西方媒體來。」唐浩發現,很遺憾的是,近幾年來,中共也把這套手法,運用在西方媒體上。

他看到美國有許多主流媒體,如CNN、《紐約時報》、NBC等等,確確實實被中共滲透,不僅對中國風險噤聲不談,面對全球肆虐的這場疫情裏,中共造假、威脅世界等事實,也諱莫如深。中共的一言堂體制不僅侵害了中、港、台的言論自由,還要繼續侵害世界。

唐浩說:「所以目前,中共是全球人民與新聞言論自由的最大敵人。如果媒體失去新聞自由,對人民來說,就會失去一個預警的『烽火台』,以及失去防護風險的『防火牆』。失去『烽火台』與『防火牆』是很可怕的事。我的感觸是,對抗中共極權擴張和滲透,已經成為現代新聞人職場職責和道德的新挑戰,以前沒有人想過這點,但是現在,你想成為一個真正的新聞人,想實現原本的理想,落實新聞人該有的社會責任、正義感,那你很大的威脅和對抗對象,就是中國共產黨。」

唐浩說:「我希望透過自媒體小小的力量,去嘗試,也是自我實驗,看能不能把中共的本質、中共的特點、面貌、思維、行為、手段,一步步拆解、分析出來,讓更多人去看、去了解中共到底怎麼回事。中共之所以現在敢這樣張牙舞爪,就是因為他算準了很多人不了解它,因為它是一個欺騙性很強的政權,外部是一套、裏部是一套,西方人有些人說中共是紙老虎,確實如此。但就算是紙老虎也會騙到怕老虎的人,所以就是希望大家了解這隻紙老虎到底是怎麼回事。」

2019台灣總統大選期間,唐浩前往台灣,訪問館長等網紅、政治人物等。

喚醒沉睡的正義,唐浩與您相約《世界的十字路口》。圖為2019台灣總統大選期間,唐浩前往台灣,訪問館長等網紅、政治人物等。(《世界的十字路口》團隊提供)
喚醒沉睡的正義,唐浩與您相約《世界的十字路口》。圖為2019台灣總統大選期間,唐浩前往台灣,訪問館長等網紅、政治人物等。(《世界的十字路口》團隊提供)

初期困難重重 借鏡對象

即使唐浩從事媒體的使命與目的非常明確,但是投入初期卻是困難重重。他說:「我本身非常內向,也不喜歡在鏡頭前面講話,不喜歡和陌生人講話,怕人多的地方。但是為了做這個節目,為了說這些話、這些真相,就得克服這些恐懼,學習怎麼樣面對觀眾,對鏡頭講話,對攝影機溝通……,反正一路走來,就是真的也是千辛萬苦。」

在克服從幕後走向幕前的難關中,唐浩說,有兩個人對他影響至深,一個是英國國王喬治六世,也就是現在英國女王伊利沙伯二世的父親,原本是一個內向、說話口吃,與王位無緣的王儲,但是因為哥哥(溫莎公爵)放棄王位,在強敵壓境之際接下王位,領導國家對抗納粹。

唐浩說,這個例子給他很好的鼓勵與借鏡。每當感到挫折,或是覺得自己不大適合做影片時,就會想起喬治六世,進而湧生鼓勵與信心。這是在精神上影響唐浩的一個借鏡。

內容給予他啟發的,則是大家絕對意想不到的詼諧巨星,又稱冷面笑匠——周星馳。許多網友都對唐浩節目中出其不意的冷笑話絕倒。唐浩說:「我在節目裏偶爾會穿插一些冷笑話,那就是我日常中的風格。因為我談東西都很嚴肅,不妨學習他,用一點幽默來調味,讓節目不會看起來冷冰冰的,也能增加節目的人味感和層次度。」而兩位反差鮮明的借鏡,為他的節目增添不少效果。

唐浩也說到他自小至大神往傾慕的偶像,那就是「功蓋三分國」,名垂不朽的諸葛亮了。「他才高八斗,又能博古通今,掌握天象、預知未來。他展現的智慧,他的忠心和義氣,都讓我相當的佩服與欽慕,所以他從小到大,都是我最大的偶像。」

他說:「我的個性,從小以來說好聽一點就是正直,說難聽的就是,太好管閒事,看到有不公義的事就想揭露出來,最不喜歡的是,明明我看到風險了,可是別人還跟著往風險裏闖,這是我最不希望看到的事。」

「因為我接觸過很多的維權人士以及被中共迫害過的人,所以很清楚,他們當初都認為中共與我無關,我只是一個市井小民。可是總有一天,社會主義的鐵拳到你身上來,比方你的房子它需要,你的工資它需要。」唐浩舉例解釋道,「你看,馬雲啊、馬化騰、柳傳志,都把公司讓出來被中共接管了,所以一切不在於你怎麼想,而是中共怎麼想。」

因此,唐浩決定通過自媒體向大眾講述中共的真相,「試試看,把我看到的東西講出來,反正對我來說,我也沒有甚麼損失,也是一個機會,至少可以測試看看,目前社會上或全球社會上,有多少人還保存對中共的警覺,有多少人還願意為了自己的安危或自己國家、朋友的安危,而來認識中共、了解中共,這對我來說是一個測試的機會。」

製作驚喜與幕後秘辛

《世界的十字路口》開播以來,平穩、理性、從容的風格卻如靜水流深一般,影響力至遠。許多大陸網友原本深信中共說法,一集一集看下來之後,世界觀發生徹底改變。

在反送中期間,有網友說每一集他都是流淚看完,每一集都要錄下來帶回給國內親友看,讓大家知道香港真正發生了甚麼事。還有熱心網友自願將節目翻譯成英文,傳播給海外媒體。

一位居住在台灣的女士,原本是某位知名政論家的鐵粉,她在看了幾集節目之後,感謝節目讓她醒悟,發覺原來那位政論家的言論內容是設計過的,真正目的是在為中共宣導。

還有一些年輕網友說他們雖然沒有能力捐助節目,但會一集一集地播放所有頻道節目、盡力點擊廣告,為的就是表達對節目的支持,唐浩說:「世界各地網友的反饋,讓我有許多感動與驚喜。」

由於節目的洞察先機,無懼極權恫嚇,阻力在所難免。唐浩說:「我們做自媒體遇到網軍跟五毛是很正常的,這不意外,那我們也很歡迎他們來,這是他們的工作嘛。那他可以做他們的工作,我們也希望他們來了以後,看了我們的節目,可以靜心地去思考,這對他們來說就是最好的機緣。」但是更讓製作團隊意外的,竟是YouTube網站內部的暗潮洶湧。

唐浩說,去年香港反送中的時候,他們節目一直被掛黃標,箝制了訂閱觀眾和收入大半年。今年初疫情發生,觀眾和訂閱人數一下子暴增,但是發現黃標更明顯,並且包括「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甚至連「香港」等關鍵字都會被封鎖,令人瞠目。最離奇的是訂閱人數被「卡住不動」、還有觀眾反映被「自動退訂」。

本來一天訂閱兩三千人是正常現象,還有一天增加七八千人,後來點擊量就奇怪的一直停滯在26萬左右。

「其實這個數字卡三個月了。還有觀眾告訴我們,他原本訂閱我們的頻道,因為很久沒有收到,就點進去看,發現被自動退訂,他訂閱回來,又再度被退訂。」

唐浩說,「有的人說沒辦法收到新影片的通知,或者是說他在YouTube首頁看不到我們的影片,一直以為我們幾個月都沒更新了,去查了我們的頻道後,才發現一直有更新,但是沒有通知,原來就是YouTube把我們隔離了。還有觀眾反饋說,影片不讓網友們按讚,連按讚的功能都被封鎖。」

「那這些東西我們去反映,也沒有回應,我們通過一些特殊渠道發現,的確中共透過YouTube對我們下手阻擋。很遺憾的是,這些證據與數據都在他們後台,我們根本觸及不到。所以我們也拿不出具體證據,所以也無法有甚麼反制,只能一路挨打到現在。」

以詩作饗讀者

唐浩慨嘆,堂堂Google旗下媒體或大企業,居然為了保住既得利益,棄守西方原本重視的普世價值和媒體精神,這等於把靈魂賣給魔鬼,這是很令人痛惜的,因為短期之內或許得到一些好處,接下來就會面臨被取代,甚至喪失身家性命的悲劇。而這正是唐浩願意挺身疾呼,並且為了突破干預與封鎖,推出「正義股東」會員制的原因。

會員制度推出至今,觀眾反映頗佳。唐浩說他最感動的,不是觀眾給了節目多少錢或是多少人加入會員,而是「這群人清楚地覺醒、認識到中共是目前中、港、台,或者說是華人乃至世界最大的危害,而且他們心裏有著對正義和普世價值的認同」。再者,目前的狀況需要每個人挺身抵抗,因為當前中共一步步滲透世界政治、經濟、教育等領域,需要更多人站出來守護正義。

「可以說,基本上每一個觀眾都是我們的正義股東。」唐浩指出,「特別是現在,大家一起對抗中共極權體制的入侵。守護正義其實就是守護我們自己的未來,跟我們的下一代。」

在每一集節目的尾聲,唐浩都會以一首七言或五言的絕句形式作結,或恢宏或典雅,更添觀賞餘韻。

「一方面是我個人興趣,因為詩詞形式非常簡潔,但是傳遞的內涵相當的弘大」,唐浩說,「特別是在現代的社會裏,我希望能用短暫的幾秒鐘時間,帶給大家一點古風,或者一點文藝範兒,所以在節目最後,就想說不如用詩詞總結一下節目內容,或是抒發我個人的一些情感、情懷。」

唐浩也驚喜發現,原來觀眾裏面有不少人也喜歡詩詞,甚至還有不少行家。採訪最後,應本刊邀請,唐浩也慨然贈與近作一首,作為本文結尾:

喚醒沉睡的正義,唐浩與您相約《世界的十字路口》。(《世界的十字路口》團隊提供)
喚醒沉睡的正義,唐浩與您相約《世界的十字路口》。(《世界的十字路口》團隊提供)

《世界的十字路口》:新唐人亞太台播出時間—每周三、五 1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