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日前在接受美國CBS新聞採訪時表示,美國最大的敵手是中共。美國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hew Pottinger)10月23日中文演講,批中共邪惡,利用統戰手段散佈虛假信息侵害西方民主。以「邪惡最害怕的是公之於眾的真相」結束演講。

特朗普:美國最大敵手是中共

據美國新唐人電視台報道,原定10月25日晚播出的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與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新聞主持人萊斯利斯塔爾(Lesley Stahl)的「60分鐘」採訪節目,在美國時間10月22日上午,特朗普提前發佈了該節目的未剪輯版。在採訪中,斯塔爾問,美國最大的敵手是甚麼?

特朗普回應說,美國最大敵手是中共,「它們(中共)絕對不應該讓這場瘟疫離開中國,傳遍世界」 。

在採訪中,斯塔爾問特朗普在國內最重要的任務是甚麼?特朗普表示,是從疫情中恢復正常,回到美國原來的狀態,讓經濟和就業再次騰飛,讓所有人都感到高興。

採訪中,特朗普再次強調,如果獲得2020年連任,他將繼續努力推動美國經濟發展。

此前,特朗普曾多次表示是中共引發全世界中共病毒大流行,中共應為此負責。10月14日,特朗普在白宮玫瑰園參加經濟俱樂部活動時表示,中共向世界釋放了中共病毒,美國政府將要追究它們的責任。

10月7日傍晚,特朗普染疫治癒回白宮後,在Twitter發佈影片。他說,疫情爆發,傳到美國,不是美國的錯,是中共的錯,中共將為它們的所作所為付出巨大代價,「記住這一點!」這段影片是特朗普自出院以來,首次以如此強硬的語氣談及美方對待中共問題的態度。

在這之前,特朗普多次批評北京政府隱瞞在武漢爆發的疫情,導致病毒沒有得到有效傳播控制,引發全球性的大流行。他對習近平的態度已經轉變,因為在疫情爆發初期,習一度稱疫情得到控制,但實際並非如此,現狀意味著習在該問題上欺騙了他。

博明(中)是「中國通」,非常關注中國人權的狀況。 圖為博明2017年到北京出席一帶一路會議。(Mark Schiefelbein - PoolGetty Images)
博明(中)是「中國通」,非常關注中國人權的狀況。 圖為博明2017年到北京出席一帶一路會議。(Mark Schiefelbein - PoolGetty Images)

博明中文批中共邪惡

美國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hew Pottinger),10月23日,在英國知名智囊「政策交流」 (Policy Exchange)以流利的中文,發表了題為《貴在坦誠:論中國與世界的關係》的講話,批評中共邪惡,利用統戰手段散佈虛假信息、侵害西方民主。

博明以波蘭民主變法失敗的歷史來提醒民主國家,要警惕來自專制政權對自由社會的干預,現今是信息網絡時代,專制政權將虛假信息散播到其它國家的公共輿論中。

博明在回顧中國國共內戰歷史的時候說,中共之所以能夠戰勝國民黨,除了軍事力量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統戰工作。中共通過思想滲透和信息操弄,通過拉攏和收買國民黨的精英破壞了國民黨的權力基礎,最終贏得了政權。

博明說,中共把對付國民黨的一套統戰手段用來對付西方。它們廣泛收集西方公民的各種信息,拉攏腐蝕西方精英,向西方民眾施加影響。

中共大數據監控有最終目的

博明說,中共統戰部的工作目標是「搜集它國情報,對海外居民施加影響」,因此,「統戰幹部是集情報、宣傳和心理誘導於一身的」。中共利用西方自由世界的自由環境,「我們自己(為中共)創造了條件,我們將知識產權、政府文件和私人生活任意公開,像本攤開的書」。中共統戰工作的主要手法「是給數百萬人建立檔案」,其中「包括你、我」,而在高科技時代的今天,中共藉助互聯網,「其心理誘導的原材料是大數據」。

博明剖析了中共利用高科技大數據監控的最終目的,「是通過軟硬兼施,使得個人選擇甚至國家政策陷入某種有利於北京為所欲為的心態,這是一種認知上的背離,既軟弱又恐懼,得意自滿而又無能為力。彷彿今天說,『認為中共構成威脅還為時過早』;可明天又說,『中共確實是威脅!但是大勢已去,為時已晚』。陷入這種特定心態,就像是服了《黑客帝國》中的『藍色藥丸』一樣被幻象所征服。」

他引用紐西蘭學者布雷迪(Anne-Marie Brady)揭露統戰伎倆的話說,中共「一帶一路」和「人類命運共同體」是這類宣傳運動的經典樣本;中共的統戰是「一種工具」,「專門腐蝕和侵蝕我們的政治制度,削弱我們的力量,製造我們的分裂,窒息我們媒體的批評聲音,並用鈔票堵住我們精英的嘴巴,使他們成為中共的維護者」。

 「邪惡最害怕的是公之於眾的真相」

博明提到,美國當今的對華政策講求對等和坦率。博明說,與中共的統戰手段相比,作為美國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標誌的「坦率」,形成了「針對中國(中共)的新共識」,不僅是美國共和黨、民主黨的「兩黨共識」,而且這一共識正為越來越多的美國在歐洲和印太地區盟友所分享。

博明表示,特朗普總統確立的兩個核心原則:對等和坦率。

「『對等』其實非常簡單,如果它國損害我國利益,我將以彼之道還之彼身。」他說,「『坦率』的概念是,當大家誠實地和公開地談論朋友、對手和自己時,民主制度是最安全的。但這可能需要一些時間來適應。」

他引用列根總統(Ronald Wilson Reagan)的柏林演講,當時的幕僚拚命勸列根刪掉一句話,但列根最終發自內心講出了這句話,並成為他總統生涯中最著名的一句——「戈巴卓夫先生,推倒這堵牆。」

博明在提到英國警長Colin Cramphorn的故事時說:「如果正確辨別邪惡,使它無所遁形,就會發現邪惡其實是脆弱的,甚至是虛張聲勢的。 讓邪惡曝露於光天化日之下,貼上標籤,能使人免受誘惑,擺脫恐懼。」

「制度性的邪惡有著根本性的矛盾,它同時可以強大無比卻又脆弱不堪,因此它那侵略本性終將導致自我毀滅。它意識到自身的道德荒謬,就像在善的海洋裏隨時傾覆的一葉扁舟。邪惡最害怕的是公之於眾的真相,那就讓我們大聲高呼吧。」 他以此句結束了演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