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澳洲政府正在對擬訂的《外交關係法》進行議會聽證。前中共外交官陳用林向聽證會遞交了提案,詳細揭露了中共駐澳領館從事間諜活動的手法,並表示支持澳洲政府出台《外交關係法》。

8月底,澳洲政府宣佈推出了一項前所未有的國家安全法案——《外交關係法》(Foreign Relations bill),該法案將賦予澳洲外交部長對與外國政府或機構簽署的不符合澳洲外交政策和國家利益的協議行使否決權。

中共駐澳領館從事間諜活動

曾擔任中共駐悉尼總領事館一等秘書、政治事務領事的陳用林表示,十五年來他一直密切關注中共對澳洲的滲透。

他在提案中揭示中共早在2004年就確定把澳洲作為一個大周邊鄰國部署其戰略。在習近平摒棄了鄧小平「韜光養晦」的戰略後,澳洲的優質自然資源和世界領先的技術被中共視為實現海外擴張和習近平「中國夢」的關鍵。

陳用林在提案中首先提到中共駐澳的領館都分配了大量資源用於間諜活動,目標滲透各州、領地的政府、機構、公司和當地華人社區。

他揭示中共在澳洲大城市的領事館都有工作人員從事間諜活動,其中包括參與中共國家安全部和解放軍總參謀部的軍事及安全間諜活動、參與中共外交部和中共中央統戰部國務院僑辦的間諜和大外宣活動、參與科學技術部和商務部的工業間諜活動以及參與教育部和文化部的政治間諜和大外宣活動。

他詳細列舉了中共駐澳領館的任務,包括竊取世界領先的技術和創新;推動中共的宣傳,左右澳洲政策;控制中國留學生,以避免國內可能出現「顏色革命」;減少澳洲對中共侵犯人權的批評聲音;壓制澳洲的六個反共團體,即法輪功、民主異見人士以及來自台灣、西藏、新疆和香港的所謂「分裂分子」等。

中共滲透華文媒體 助中共大外宣

陳用林在提案中特別提到中共對華文媒體的滲透。

他揭示,中共駐澳洲的媒體分支機構積極參與中共的統一戰線行動。「中國國際廣播電台一直為FM 2000-98.5頻道的華語節目提供定製的現成或半成品節目。」

「幾乎所有的本地華文媒體都為中共宣傳服務,以獲得豐厚的利益。其中的今日傳媒集團、周澤榮擁有的《澳洲新快報》、《澳洲時報》和2月份關閉的澳洲《星島日報》都極力地與中共保持一致。」

「澳洲納稅人仍在為SBS電視台通過衛星播放中國中央電視台(CCTV)的早間中文新聞買單。」

他指SBS廣播電台華語台有關中國的新聞報道「似是而非」,該台「一直在經營一個遵循中共審查準則的微博帳號」。

他揭示說,中國目前在澳洲約有270家公司,其中不少是大型國有企業。澳洲的許多華文社區媒體嚴重依賴這些中國公司的廣告收入來維持業務。

他提到,除了《大紀元時報》和極少數自由媒體之外,其它大部份的私營中文媒體都是親共的。這些親共的媒體平台給來自中國大學研究中心或研究所的學者提供了一個傳播共產主義宣傳的平台。

華裔政客成為中共滲透的首要目標

陳用林在提案中還揭示,具有華裔背景的州議員和市議員往往是中共滲透的首要目標,中共希望通過華裔政客打通澳洲政壇的關係網。

他舉例說,2019年,萊德市議會浪費了四個月時間,來回辯論市議會是否應該發表聲明支持香港抗議者的議案。他說:「黃向墨(被澳洲政府取消永久居留權的中國商人)的朋友、市議員周碩在阻撓辯論中扮演了嫻熟的角色,並引起了來自香港的移民與中國大陸移民之間的仇恨和衝突。」

他說:「十五年前,當我在中國駐悉尼領事館工作時,許多市議會受到中共的脅迫,限制法輪功團體的公民權利。悉尼市議會甚至禁止法輪功團體參加中國新年遊行。幾位華裔議員向中共領事館秘密舉報社區團體的政治敏感活動。」

澳洲政府如何有效應對滲透

針對中共在澳洲的間諜行為及媒體滲透,陳用林建議:

1.聯邦政府應監督外國專制國家的所有國營實體,包括駐澳的官方代表團、中國的媒體和智囊團等;

2.在外交貿易部建立州、地方政府與中國之間的訪問和交流的國家登記冊。外交官員和領事對當地少數族裔團體的訪問也需要在外交貿易部登記;

3.中國文化中心應被列為外國使團;

4.考慮到中國國家安全部的不良記錄,應仿傚美國,限制中國國家安全部官員訪問澳洲或限制來訪人數;

5.要求SBS華語電視台停止通過衛星播放中國中央電視台北京台的早間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