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手提電腦事件揭示了一些真正嚴重的問題,這是美國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先例。電腦的內容提供了證據,雖然是表面證據,但非常詳細和令人信服,證明他的父親祖拜登(Joe Biden)可以被指控犯有重罪和輕罪,祖拜登將在13天內作為民主黨候選人競選美國下一任總統。

而且,與唐納德‧特朗普和他所面臨的烏克蘭彈劾案不同,可能有真實和大量的證據來支持對祖拜登的指控。

如果祖拜登在受到懲罰前就任總統,這會給美國帶來甚麼影響?有一些非常重大的問題必須解決,而且解決的時間很少。這些問題包括:

●確定手提電腦的硬碟是亨特‧拜登的,而且內容是真實的。他的支持者甚至還沒有明確地否認這一點,而其中一些內容的披露已經在很大程度上無可置疑地證實了手提電腦和硬碟的真實性。

●證明亨特‧拜登利用他父親的名義獲得好處,使得損害美國利益的外國個人和組織得以接近和影響拜登。

●證明拜登完全了解亨特的活動,積極合作,並在自己的堅持下從中獲利。之前,祖拜登一再公開否認了解亨特的商業活動。

●確認祖拜登就是硬碟上許多郵件中提到的那個「大人物」,他分得了大部份報酬,總計達數百萬美元。當然,還要確定他在擔任美國副總統期間,為了個人經濟利益,把美國的利益置於外國組織和國家的利益之下。

●確定拜登在這些被指控的罪行中是否受到其他人的協助和教唆,直接或是通過妨礙司法公正,尤其是那些奧巴馬政府的高官。例如,質疑聯邦調查局(FBI)等機構為何沒有採取進一步調查行動,而FBI據稱早在2019年12月就已經知道了硬碟的存在及其內容。對協助和教唆的調查需要完全公開,甚至質疑奧巴馬總統在此事中所起的作用。

●質疑推特(Twitter)和面書(Facebook)等主要社交媒體的作用,它們在沒有任何合理的理由或解釋的情況下,公開干預、審查和阻止社交媒體傳播《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的文章,該文章披露了亨特‧拜登的手提電腦及其內容的消息。

上述問題在整個美國歷史上具有空前的規模和重要性。那麼,還有甚麼比這些重罪和輕罪指控更糟糕的呢?

當特朗普政府為特朗普總統辯護,不讓他受到勾結外國勢力侵害美國利益的指控時,一個不斷被重複的說法是責任完全在極少數流氓領導人身上,稱FBI99%的僱員完全沒有責任。

也許FBI是這種情況。但今天的美國媒體肯定不是這樣。除了《紐約郵報》和霍士新聞(Fox News)等少數媒體以外,媒體已經完全與推特和面書串通一氣,壓制對亨特‧拜登電腦中出現的驚人細節的任何審查。

即使在電腦硬碟被曝光之前,就有充份的證據表明亨特‧拜登通過擔任「顧問」積累了一筆小財富,而他這個「顧問」沒有任何相關的專業知識。

還有證據顯示,在公開的影片中,祖拜登曾吹噓迫使烏克蘭政府解僱一名檢察官,後來證明,這名檢察官一直在調查一家烏克蘭公司,亨特‧拜登是這家公司的董事會成員。他的高端聽眾對他的吹噓報以讚許的笑聲。

這些是媒體不作為的主要罪過,但更糟糕的是媒體如何犯下罪過的。絕大多數主流媒體對手提電腦曝光事件的反應是故意忽略整個問題。自從手提電腦事件曝光後,祖拜登曾多次接受多位資深媒體專業人士的採訪,這個話題被無數次地帶過,甚至沒有被提起。

完全無視這個問題,就像主流媒體幾天來所做的那樣,比黨派化的媒體試圖為他們所支持的團體或個人提供合理的解釋和理由更糟糕。

當幾乎所有的美國媒體,迄今為止以其獨立和完全致力於揭露權貴的罪惡而聞名的時候,充當一個卑微、奴性和諂媚的組織,當媒體的行為直接違背職業的最基本的價值觀時,我們真的需要開始擔心西方文明的未來。#

作者簡介﹕

大衛‧尤德爾曼(David Yudelman)曾是南非和英國報界的記者。

原文This Is Something Even Worse Than High Crimes and Misdemeanor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