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西岸觀察】,我是林驍然。

距離美國總統大選僅剩13天,兩位總統候選人一位每天行程滿滿,造勢不斷,一位連續5天待在家裏不出門。特朗普到處跑,拜登原地不動,美國總統選戰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情況。就連拜登的副手賀錦麗現在也格外低調,造勢活動一結束匆匆走人,拒絕回答任何記者提問。

眼看拜登深陷「坑爹門」,前總統奧巴馬親自上陣,從10月21日開始為拜登四處拉票。不過從結果來看並不理想。奧巴馬首站來到賓州費城,直播時拜登YouTube頻道僅有5,000人在線,演講結束總共才兩萬觀看量,甚至比特朗普副手彭斯21日演講的關注度還低。

揭特朗普在中國有銀行賬戶 網友批紐時「環時化」

對於普通美國人來說,大家都在期待亨特「硬碟門」的另一隻靴子何時落地。21日《華爾街日報》發表社論,要求拜登必須回答有關兒子亨特兜售其影響力及自身財務往來的問題,特別是涉及中國的部份。文章說,即使拜登當選總統,硬碟中的文件也不會就此消失,拜登早晚得給大家一個交代。這是除了霍士新聞之後,美國第二家主流大媒體對拜登醜聞表態,表明隨著事件的發展,越來越多的媒體將加入戰團。

作為反擊,左派媒體《紐約時報》20日發文,聲稱當共和黨揭露拜登兒子與一名中國商人共同開設銀行賬戶之時,殊不知總統特朗普在中國也有個銀行賬戶,說他自己曾花十年時間在中國搞項目,有些還涉及到了中國政府,但是特朗普生意做得不成功,都沒有結果。報道說,這個銀行賬戶是在此前曝光的特朗普個人稅表上發現的。

《紐時》的用意很簡單,別總拿與中國人做生意說事,你特朗普家族不是也到中國去了嗎?可是《紐時》明顯搞錯了基本問題,特朗普是商人,他的兒子、女兒、女婿都是商人,商人做生意自然哪裏都可以去。而特朗普四年前首次宣佈競選總統以來,已把家族生意交給兩個兒子接管了,自己全身而退,一心從政。

倒是拜登,典型的政治人物,卻任憑兒子借助自己的影響力,在世界各地招攬生意。按照《紐約郵報》的爆料,拜登私底下不僅替兒子站台,還拿了數目不小的好處費。誰是正常做生意,誰是搞權錢交易,《紐約時報》看不明白嗎?特朗普團隊21日回應說,其實那個銀行賬戶只是特朗普集團公司在中國繳稅用的。

在《紐約時報》中文推特相關報道之下,網友一面倒的嘲諷這家美國主流大報,有的說:「如果是真有此事,還需等到貴報來叫囂嗎?民主黨一早就會以此吵嚮全美了,倒是如今這個拜登父子的醜聞,民主黨誰敢跳出來說一句反駁…嗯?」「《紐約時報》自己著急了,給拜登洗地。硬碟故事鐵一樣的事實為何不敢承認?真是《環球時報》太監化!」「你們雖然為美國媒體,但噁心程度不亞於《環球時報》和《人民日報》!」

與此同時,亨特色情圖片還沒有曝光,網上倒是流傳起疑似特朗普律師朱利安尼與不明女子開房的照片。有保守派網友痛批推特等社交平台操作太低級,一邊極力限制《紐約郵報》有關拜登家族醜聞報道的傳播,一邊卻無視造謠污衊朱利安尼的消息肆意傳播,明顯雙重標準。

爆料:面書僱用6名中國人審查網絡言論

《紐約郵報》上周二拋出大選前十月驚奇,獨家爆料了拜登之子亨特‧拜登和烏克蘭能源公司布里斯馬董事會顧問之間的電子郵件。證實拜登曾利用職務介入亨特與烏克蘭能源公司的商業活動。拜登此前一直對此予以否認。重磅報道出爐後,網友爭相轉載,此時社交平台推特出手,不但限制轉發甚至暫停用戶帳號,直到現在《紐約郵報》的推特帳號已經被屏蔽7天了。不僅推特,面書也史無前例的決定阻止或限制該新聞報道的傳播。

20日晚間,《郵報》發佈了一篇反擊面書的調查文章。其觀點欄目編輯阿瑪尼(Sohrab Ahmari)引述一位前面書內部人士的消息,該公司有一個負責研究言論審查算法的工程團隊,叫做「仇恨言論工程組」(Hate-Speech Engineering),辦公室在西雅圖,主要工作是編寫代碼,以便控制哪些內容可以推送給用戶,哪些內容會被限制和屏蔽。

令阿瑪尼感到不安的是,按照消息人士的說法,該團隊成員大約有12人,其中至少有6人是有中國國籍的華人工程師。他通過獲得的姓名資料,在人力資源網站領英上仔細查了一下,發現這六人中有在中國科學院畢業的,有吉林大學畢業的,有南京大學畢業的,有個曾在北京的國家鐵路設計研究院工作過,還發現有個是從華為跳槽過來的算法工程師。阿瑪尼說,中國是地球上最受言論審查的社會之一,面書怎麼能僱用和共產黨有關係的人來管控美國在內的自由世界的言論呢?有網友說,難怪面書壓制亨特「硬碟門」報道的傳播,中共當然希望拜登贏的大選。

許多大型高科技公司都會從中國、印度和其他地方招募外國工程師,他們拿著H1-B簽證,許多工人希望能永久地在美國定居並追求美國夢。可是又有多少是中共有意安插進來的科技間諜呢?

一直有中文自媒體人抱怨,自己的影片經常被YouTube貼黃標,限制打廣告,限制傳播,有的乾脆被刪除。也有中文網友抱怨,推特在做言論審查,有時抨擊中共暴政的推文發不出去,自己的粉絲數量有時多有時少,明顯也在被平台有目的地控制。看了阿瑪尼的報道,大家或許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拜登陣營吸納8名面書推特高管引爭議

社交平台擔當起了言論審查員的工作,限制消息傳播,惹怒了保守派。特朗普發文怒斥推特與面書,更揚言廢除要《通訊法》第230條。本周五,國會參議院委員會將就此事件傳喚推特和面書的行政總裁。

1996年美國國會通過《通訊規範法》,原意為打擊網上色情內容,大部份條文後來被法庭認定侵犯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的言論自由而無效了,但仍然保留第230條,允許網絡平台可刪除冒犯性或具爭議的內容,且無須為此承擔法律責任。

特朗普呼籲廢除第230條,目的就是為了讓社交媒體不能再就平台內容享有「免責保護傘」了。不過他的行政權力干涉不了法律,只有國會才有權修改。已經有共和黨議員率先在參議院發起動議,準備修改第230條,不過目前來看,即使在參議院過關,也很難通過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

有分析說,特朗普競選連任,除了民主黨,還面臨著三方勢力阻擊。華爾街的大財團、左派控制的主流媒體,以及矽谷的大型科技公司。谷歌、面書和推特等等向來不掩飾自己對自由派的喜愛。最近有媒體調查發現,拜登競選團隊裏至少有8名成員是從面書、蘋果、谷歌、推特或亞馬遜的高級主管位置上辭職後加入的。比如拜登的政府交接團隊,已經任命面書前高級主管赫茲(Jessica Hertz)擔任總法律顧問;另一位前推特公共政策總監蒙耶(Carlos Monje)也在辭職後,立刻加入拜登團隊。這些人都有社交平台工作的背景,也在前僱主有很深的人脈關係,他們的加入無疑是在幫拜登更好的在大選中影響輿論。

儘管社交平台極力壓制,左派媒體低調處理,《郵報》的亨特「硬碟門」報道在上周還是勇奪美國大選新聞社交平台瀏覽量第一名,相關報道被點閱470萬次。有分析說,如果社交平台不限制,或許還招不來這麼大的關注度,反而激發了大家的好奇心。面書、推特想幫拜登,卻助長了有關他的醜聞的傳播。

好了,今次的節目就到這裏了。如果喜歡我的節目,就請點讚、訂閱和轉發吧。咱們下期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