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泰航空21日宣佈,即日起結束營運35年的國泰港龍航空公司,航權需要交還給港府,今後營運方向如何仍屬未知。在此之前,具深紅資本背景的「大灣區航空」似乎已悄然行動,年中已正式申請航空營運人許可證,其後或有機會獲得港龍的航權。當國泰航空宣佈大規模裁員的同時,大灣區航空亦正展開招聘,或吸納港龍被裁員工。香港經濟學者羅家聰表示,自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後,英資企業淡出是正常的事,隨之換來的是中資的逐步滲透。

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後,國泰員工同樣參與抗爭,機師員工因此被解僱消息屢次傳出。曾是全球排名最佳航空公司的國泰航空連續跌出三甲,本月21日更宣佈裁減8,500個職位,約佔集團24%,包括約5,300名駐港員工,主要以香港機師及空服員為主。其餘非駐港員工,也可能裁減約600人。同時宣佈停止營運集團旗下的國泰港龍航空,並冀「監管機構」批准由「國泰航空」及「香港快運航空」營運國泰港龍航空的大部份航線。不過,今後方向仍屬未知。

經濟學者:97後中資逐步滲透代替英資企業

香港經濟學者羅家聰接受「自由亞洲」訪問時表示,在全球疫情下,多國航空公司都有裁員,國泰未來會否被中國資金收購,目前仍難以估計。不過他表示,自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後,英資企業淡出是正常的事,隨之換來的是中資的逐步滲透。

羅家聰說:「原本預料到1997年之後不久就會發生,但拖了20、30年才發生,已經是很久了。其實這個不是這家公司才體現這件事,這十年八載也很明顯。中資一直滲透,比例越來越大,其它行業,是英資的話越來越難做,任何一個界別都是。你無法加入他們的派別,金融界全部都說國語,外國人說英文難以融入,生意難做就離開。」

議員:航權交還政府不符國際慣例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接受商台節目訪問時表示,「國泰港龍」的航權需交還給港府不符國際慣例。他解釋,「國泰港龍」為國泰航空的全資附屬區域航空公司,根據國際慣例,若屬全資擁有的公司,航權理應可以交給母公司或姐妹公司營運。

議員質疑:國泰講的「監管機構」是否指大陸的「監管機構」

他批評,數月前國泰港龍有意將航權交給國泰或香港快運時,卻遭中國民航局阻撓,中國民航局並以航空安全理由限制國泰的航權。譚文豪質疑,是否因此事仍未能解決,故需將航權交回給政府?譚文豪認為,航權問題理應是決定結束營運國泰港龍時已處理好的問題。並質疑,國泰講的「監管機構」不知是否主要指大陸的「監管機構」?

譚文豪說,去年反送中運動時,中國民航局突擊檢查國泰,非常頻密,一些檢查做法並非合理:「這麼多年都是同樣安全物件,為何這麼多年check都無事,現在check就有事?」,他指一般慣例下,航權理應可以讓航空公司自行調動解決。

與此同時,有「深紅商人」之稱的港區全國政協委員、深圳東海航空董事長黃楚標旗下的「大灣區航空」近日招聘人手,而民航處在7月已接獲其航空營運人許可證申請,目前正在處理。有業內人士相信,大灣區航空或會聘請國泰被裁員工,招聘有助加快許可證獲批時間。

學者:「大灣區航空」獲證後可申請航權

對於港府將決定航權分配予誰,譚文豪預計深圳東海航空董事長黃楚標旗下的「大灣區航空」有可能在民航業大餅中分一杯羹,譚又說:「會不會是其中一步棋,好快就會知」。他在「自由亞洲」訪問中指,相信「大灣區航空」今年之內不能營運,不過,國泰港龍航空的航權及起飛、降落時刻,不知會否落入「大灣區航空」。

香港中文大學航空政策研究中心高級顧問羅祥國對「自由亞洲」表示,結束營運的航空公司的航權一般會交回給民航處及運房局,並在適當時再開放予本地註冊航空公司申請航權,即使是母公司全資擁有,子公司結束營運後的航權申請亦需得到政府的批准。羅指,若政府開放申請國泰港龍的航權,目前本地的註冊航空公司都可以申請,若大灣區航空獲得許可證之後,同樣可以申請。

網民:「劇本一早寫好,最後一定落入中共手」

網民留言說:「香港航空仲(還)未死 反而港龍玩完 邊(哪)個操控 顯而易見」。「唉!方向明顯不過,最後都係(是)要變成國企。」「香港實行共產主義,外國投資者睇(看)得好清楚。」

網民嘲諷:「航空業係(是)『國家安全』重要資源,點(怎麼)可以落係(落到)英國人手上,一定要從英國人手上搶返黎(回來),交畀(交給)信得過既愛國愛港人士。」

「港版國安法之『災難』浮現了⋯⋯香港曾引以為傲之『國際航運中心』宣佈死亡⋯⋯!僅存之『國際金融中心』也在消亡」。「劇本一早寫好,最後一定落入中共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