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泰航空裁員傳聞終於落實。國泰航空於昨日(21日)公佈重組計劃,即日起停止旗下國泰港龍航空業務;並整體削減約8,500個職位,其中約5,300人為駐港員工。創香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裁員。工會擔憂國泰航空未來會有多輪裁員,亦有學者表示大裁員將推高香港失業率。而港龍航空的突然停運,亦令港人感概一個時代的結束。

在國泰計劃削減的8,500個職位中(包括港龍),其中約5,300個駐港職位將在未來數周內裁減,另有約600個非駐港職位將被裁減,其餘2,600個為現已懸空職位。國泰公告指,此次削減職位約佔集團35,000個職位總數的24%。

同時,國泰航空宣佈旗下港龍航空從昨日起停止營運。國泰航空及香港快運航空或將獲批營運國泰港龍航空的部份航線。

裁員每月僅省五億 國泰稱可維持充裕資金

對於重組計劃,國泰指,重組涉及成本約22億港元,集團並將就重組作出13億元的遞延稅項資產減值。此外,集團將繼續執行現金保存的相關措施,包括在2021年,所有員工將不獲加薪,亦不會獲發年度酌情獎金。國泰指,目前每月流失15億至20億元現金,料重組計劃可讓明年每月現金支出減少約5億元。

對於未來前景,國泰指航空業前景非常不明朗,復甦步伐明顯緩慢。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預測,直至2024年,航空客運量才有望回復至疫情前水平。國泰預期2021年上半年的客運運力將遠低於25%,但預計2021年下半年的客運運力將會逐步回升。

國泰航空主席賀以禮在昨日記者會上指,國泰目前無再融資需求,因集團資產負債表強勁,且6月公佈的融資計劃已完成,加之昨日的重組計劃,已經可以令集團每月現金淨流出額降至可持續水平,相信集團資金將會維持充裕。他表示,集團尚未有計劃出售包括餐飲、洗衣、亞洲萬里通(Asia Miles)等非核心業務。

█ 國泰航空主席賀以禮(左)在昨日記者會上指,國泰目前無再融資需求, 集團亦未有計劃出售包括餐飲、洗衣、亞洲萬里通等非核心業務。( 國泰航空 網絡記者會截圖)
█ 國泰航空主席賀以禮(左)在昨日記者會上指,國泰目前無再融資需求, 集團亦未有計劃出售包括餐飲、洗衣、亞洲萬里通等非核心業務。( 國泰航空 網絡記者會截圖)

財爺:重組屬國泰商業決定

今年6月9日,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在記者會上表示,港府將透過土地基金向國泰投資273億元,包括國泰將向港府發行195億元優先股與19.5億元的認股權證;港府並將向國泰提供78億元的過渡貸款。

昨日,陳茂波回應稱,國泰業務重組計劃屬集團的商業決定,政府已委派兩名觀察員,並提醒管理層在業務調整中,須盡量減低對員工及社會的影響。

他並表示,港府在6月注資時已表明無意長期持有國泰股權,亦不參與其日常營運。他又指,國泰正面對史無前例的經營挑戰和財務壓力,若不妥善處理,將危及香港國際航空樞紐的地位與發展,而負面影響更將輻射香港其它經濟環節,不利香港整體利益。

吳敏兒:多輪裁員恐會來 就業市場壓力大

對於國泰裁員事件及港府的回應,職工盟主席、前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主席吳敏兒對本報表示,據其所知,國泰此次裁員屬香港最大規模的一次裁員,而國泰航空昨日公佈的裁員數字以及24%的削減比例,僅是第一輪的數字,令人擔憂的是接下來是否還會有第二輪,第三輪裁員計劃。並且5千多人突然失業,對目前的就業市場亦會有一個很大的壓力。

同時吳敏兒批評國泰今次大裁員未能儘早同工會溝通,是此次國泰做法的不足。她指員工了解公司營運面臨困境,工會亦曾提出不少開源節流的方案,國泰應與員工代表、工會談一下其它可以避免大規模裁員的方案。根據目前國泰的財務狀況,並非去到必須裁員的地步。

她透露,國泰航空每一年原油對沖基金虧損已經達到60多億,而裁員8千多人,每月支出減少5億左右,不免令人質疑這是解決國泰的困境,還是對舊員工的大清洗。

對於港府的回應,吳敏兒認為香港政府亦有其應該負責的角色。因為政府早前注資國泰航空200多億所使用的是公帑,並派有兩名觀察員進駐公司。因此更加應該幫公眾看清楚,令國泰對其應有的企業道德負責,面對公眾,交代企業的財務狀況是否真的到了必須進行大規模裁員的程度。 

她並建議政府應該推出失業援助金,既然公帑仍有儲備,應該動用這些儲備幫助失業人士。

此外,職工盟與航空同業陣線已訂於今日(22日)午後前往太古集團總部抗議,控訴大財團以裁員手法減低成本,罔顧員工的貢獻及對社會影響。

未解僱空服員要重新簽約

據了解,未遭解僱的空中服務員被要求重新簽約,大幅削減薪酬福利。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主席王思敏表示,新合約底薪部份比舊合約減少14%至36%不等。按新約,以每月最低飛行時數70小時計,最初級的機艙服務員基本月薪上限為12,600元,機艙事務長及高級機艙事務長分別為18,200元及25,200元,機艙服務經理則33,250元;各職級的額外飛行津貼上限介乎180元至475元不等。時薪方面,有空服員原本時薪為208元,但在新約下僅得170元。

此外,新約列明,公司保留以強積金對沖員工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的權利。

空服員會收到新合約和新員工手冊,若本月28日或之前簽署新合約,按職級可額外獲發津貼3,000元至7,000元不等;若下月4日不簽署的員工會視作終止僱傭合約。

航空同業陣線理事Alan表示會聯合其它工會了解新合約的詳細內容,例如會否有魔鬼細節,希望可與公司再作商討,呼籲前線員工不要急於簽署新合約。

學者:裁員將推高失業率

中文大學劉佐德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常務所長莊太量表示,對國泰航空大規模裁員並不意外。因疫情影響嚴重,航空業大規模裁員並不少見,所以裁員對國泰來說,亦是無法避免。例如,與國泰規模相若的新加坡航空也已大規模裁員。但他指,國泰一次性裁員5,000多人,佔比香港300多萬人力市場的0.15%至0.2%左右,恐將香港失業率推高0.2個百分點左右。

莊太量並指,在載客量已跌九成以上的情況下,若國泰未來未能恢復營運,則可能會出現第二波裁員,甚至不排除出現更嚴重的情況。各地政府應考慮通關的問題,香港政府亦應檢討14天的檢疫措施,因為代價是一個航空公司。對於航空公司,恢復航線營運才有生機。

前空少:國泰空服很優秀 裁員令同事很忐忑

曾任國泰航空空少的本報主播Zac表示,雖然離開國泰10個多月,但仍有很多個朋友在國泰航空工作,昨天的大裁員令他們很忐忑、很傷心。他透露因為每個國泰員工的手機都會安裝公司的Apps,如果一個員工被解僱,這個Apps會自動從手機上消失。昨天上午,他了解到有舊同事的Apps突然間消失了,但當時這位舊同事還未收到任何電郵通知遭解僱。所以大家都很緊張,不知何時輪到自己。

Zac說,國泰這麼多年來得過很多獎項,尤其空中服務員這一方面更是經常得獎。相信這對國泰航空的舊同事來說,都是一件難以接受的事情,因為不少人真的很喜歡這份工作。

施安娜:港龍消失 香港的獨特價值隨之消失

█ 施安娜(大紀元資料圖片)
█ 施安娜(大紀元資料圖片)

除了史無前例的裁員數字外,同樣令外界感到錯愕的還有國泰航空突然宣佈旗下港龍航空停運。

前港龍航空空勤人員協會主席施安娜在接受本報《珍言真語》採訪時說,一個幾十年的好品牌,要這樣結束是很令人心痛和可惜的。港龍始終有它的價值,這麼多年來,每一個同事都曾用心血去經營、營造這一個品牌;那些搭過港龍航空的人,不論香港人、外國人,甚至第一次搭港龍的乘客,對港龍有非常好的印象。相信這對港龍員工、曾經的乘客以及不少香港人來說,都是一個很大沉重的打擊。

施安娜說,在港龍工作最深刻的感受是「互相扶持」,完全可以感受到甚麼叫「同舟共濟」。但是現在港龍消失了,就好像這些年,看到香港的一些價值消失了。以前的香港是很有人情味的,人與人之間也互相關懷,但是現在就不同了,大家互相有些防備,很害怕,沒有了安全感。她感嘆道,原來香港已變成大陸的一個城市,香港自己獨有的一種價值和地位已不復在,現在這個感受更加深刻。

曾深具中資背景的港龍落幕

港龍航空於1985年5月,由多名「紅色商人」及多間中資機構成立,包括曹光彪、李嘉誠、霍英東、郭鶴年和馮秉芬,以及中資機構中銀集團、華潤和招商局等。據悉,港龍是在當時中共官方新華社的前社長許家屯的游說下成立。

成立之後,中資機構逐漸掌控港龍,港龍已成為中資、英資對抗的航空企業。至2004年,中國國際航空集團透過中航興業持有港龍約43%股權。2006年,國泰以82.2億元收購港龍,但國航亦持有國泰10%股權。今年其控股方國泰航空獲得來自香港政府的注資,港府也因此獲得該公司6.08%的股份。

在中共病毒疫情的衝擊下,在香港營運了35年、曾深具中資背景的港龍航空停運落幕。有文章寫道:「港龍航空從此消失,中資抗衡英資壟斷航空市場的故事也隨風而逝。」「紅色商人故事僅存在老香港人回憶中」。◇